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310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310节

    “薛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手机被我拍在桌子上的时候,不光是薛勇的脸色变了,就连一直保持着耐心旁听的贾世儒,也终于是忍不住了。
  “贾队,我真的没有做过那些事情。”薛勇用力挣脱了我的手,可言语却显得异常苍白。
  “既然你说没有做过,那要怎么解释手机里面的照片和录音?”我冷冷的望着他,“怕是你自己都没有想到,周子歌为了活命留了后手,如果不是她拍下了你狰狞的丑态,如果不是她录下了你们的对话,如果不是她将手机趁机压在了你行凶之地的一块儿石头下面,或许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你才是隐藏最深的幕后真凶。”
  “我……”此时的薛勇,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嚣张气焰,一张脸充斥满满的都是紧张和苍白,甚至还有几滴冷汗,正在从额头上面冒出来。
  “贾队,你要不要看看?”我将手机递向了贾世儒的同时,按下了其中的一个键,当屏幕亮起来的时候,作为屏保来使用的周子歌的照片也呈现了出来。
  这一刻,我注意到薛勇的眼角出现了跳动,那张本就已经有了些苍白的脸上,更是没有了丝毫血色。

  “给我。”看到周子歌的照片之后,贾世儒深吸口气站了起来。
  “罢了……”就在这个时候,薛勇突然长叹了一声,而后如同瘫痪一样跌坐在了椅子上面,“我认罪,我交代,周子歌……的确是被我骗到达格县的。”
  “啪。”他的话刚刚说完,贾世儒的酒杯已经狠狠砸在了桌子上面,指着薛勇的那一只手也是忍不住的哆嗦了起来,“你,你,你个混蛋,你个王八蛋,你怎么能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来?”
  “贾队,对不起,是我骗了你。”薛勇失魂落魄。
  “对不起?”贾世儒气极反笑,“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一句对不起就能抵消你犯下的罪恶吗?一句对不起,能让照片上的这个女孩儿活过来吗?”
  “……”薛勇沉默着。

  “薛勇,我告诉你,该说对不起的不是你,而是我。”笑容消失,贾世儒愤恨的骂着,“我对不起前辈们这些年的栽培,我对不起那些因为打击文物走私因公殉职的同事们,我对不起照片中这个死去的女孩儿,我对不起这起案件当中的每一名受害人。我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党,更对不起身上的这身警服。”
  “贾哥,你先冷静一下。”苏沫劝着。
  “冷静?”贾世儒那张黝黑的脸才是因为怒气上涌变得通红,拍着桌子咆哮道,“我怎么冷静?你们告诉我,我要怎么冷静?我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名罪犯,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刽子手,我甚至不敢想象,以往的行动有多少次是因为我失败的,又有多少人是因为我而丧命的?”
  “贾哥,那不是你的错,错就错在……”我也尝试着想要劝解。

  然而,贾世儒并没有给我说下去的机会,他狠狠抽了自己两个嘴巴子:“都在我,所有的错都在我。是我瞎了眼,选了这样一个人来做耳目。是我利令智昏,为了让自己的履历看上去更为光彩一些,为了谋求一个铁血神探的虚名,被这样一个猪狗不如的畜生玩儿弄在了股掌之中。”
  “贾哥,谁也不会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你没有必要这么责怪自己。”苏沫依旧在坚持劝着,“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谁又敢说自己这一生没有犯过错呢?”
  “犯错?”贾世儒凄然的笑了笑,“有些错,犯了还有改正的机会,可有些错,只要犯了就再也没有可能去弥补了。我们是丨警丨察,别说这种法理难容的大错,哪怕是一个细节出现疏忽都可能导致有无辜的人丧命。这样的错,是没有机会改正的,犯下这种错误的人,也是不能被原谅的。”
  “贾哥……”
  “你们不要再说了。”贾世儒坐下来,解开了里面衬衫的扣子,随后望向了我和苏沫,“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们能答应,就当是给我一次赎罪的机会吧?”

  “贾哥,你说。”我点了点头。
  “让我亲自审讯薛勇。”说完,贾世儒陷入了短暂的失神,“等审讯结束之后,我会去向局领导承认错误,并且……会主动脱下这身警服。”
  “贾哥,事情还没有严重到……”
  “小沫,不要再说了。”制止苏沫之后,我转向了贾世儒,“贾哥,我们尊重你的决定。从心里来讲,我也希望你来亲自审讯薛勇,我们去外面等着。”
  “谢了。”
  “疯子,你是不是真的疯了?”出了门,苏沫便责难起了我。

  “小沫,我很清醒,也很冷静。”
  “那你为什么要阻止我劝贾哥?”
  “因为,我知道劝了也没有用。”叹口气,我才继续说道,“小沫,我想你应该能看出来贾哥是什么样的人。他是真心想当丨警丨察、真心想当个好丨警丨察的,他有着强烈的责任感和荣誉感,他不会允许自己的从警生涯中出现任何错误和污点,那是他内心中怎么都不能僭越丝毫的底线。”
  “你说的我都明白,可就此断了……”
  “你还是没有完全明白。”我摇摇头,将目光落在了包厢的门儿上,“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贾哥跟林山是一种人,他们有着自己的坚持和信仰,并且愿意为之付出所有。一旦他们感觉自己的信仰不再纯洁、或者受到践踏的时候,那么他们的精神和心理就会崩溃,同时会亲手结束它。”
  “或许,你说的在理吧?”苏沫也叹了口气。
  “而且,有一个事实是无法否认的。”看了一眼苏沫,我继续说道,“不管贾哥出于什么目的发展的耳目眼线,说到底根源都在他的身上。他能领受通过眼线和耳目侦破案件带来的荣誉,那也就必须承担犯下的错误。我觉得,他脱下那身自己挚爱的警服,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唉……”苏沫颇为苦涩的笑了笑,再说话时语气里面有了些惋惜,“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没有设下这个局,没有让贾哥直接参与进来,结果是不是会不一样呢?”
  “也许会,但我相信现在的局面才是贾哥真正愿意接受和面对的。”说完,我简略的回忆了一下,“当初设下这个局,我唯一的想法是让薛勇如实交代他的罪行。昨天回公主岭复核物证的时候,我们在周子歌的相机照片里发现了她拿着的手机,但仔细搜索了几处现场都没有找到,十有**已经彻底丢失了。不得已,只能是购买了一个品牌、型号相同的二手机,再从相机的照片中拷贝出一张作为屏保背景图,使之成为给予薛勇心理防线最后一击的利器。当时咱们所想的都是案情,根本没有考虑到贾哥,但我相信就算我们是有心之计,他也不会怪我们的。”

  “但愿吧……”苏沫陷入了沉默。
  包厢门再次打开的时候,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贾世儒简单的跟我们打过招呼又留下一根录音笔之后,便带着薛勇直接走出了酒店的大门。
  薛勇犯罪过程还原:
  薛勇,明面上做的是倒腾土产生意,但暗地里进行的却是文物走私的勾当,这也是为什么全县那么多做土产生意的,只有他坐到了家财万贯的原因。
  日期:2017-03-12 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