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307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307节

    “但录音终归是录音,不可能如同人一样问答,于是就出现了答非所问的情况。灯,同样是被机关开启的,而且就在录音播放键跳起来的瞬间。至于苏宁说看到屋子里面有你的影子就更容易解释了,你能制作出华美的服饰以及栩栩如生的人偶去犯罪,那么弄出一道影子混淆视听也就成了手到擒来之事。”
  “你继续说吧……”随着我的讲述,林山的脸色愈发黯淡了起来,之前那股子嚣张挑衅的气焰,也是在逐渐弱灭着。
  “你提前守在受害人的家里有两个目的,一个是顺利接应木偶进入屋子,另外一个就是利用剧毒眼镜蛇将苏奇等人咬伤。但你还是低估了人在死亡时候爆发的能量,至少苏奇就曾经尝试过咬死那条眼镜蛇,虽然最后失败了,可是他的喉咙深处却留下了一块儿蛇鳞,成为了有力的证据。”
  “没错。”林山点点头,“在我的计划里,根本就没有使用麻丨醉丨剂的打算。因为苏奇他们常年硝酸钡中毒就已经虚弱不堪了,加上又感染了肺炭疽,根本不可能出现剧烈的反抗。眼镜蛇的神经毒素完全可以让他们陷入到瘫痪甚至休克当中,当他们彻底失去行动能力之后,只需要一把火就能抹除所有的证据。”
  “是啊……”我唏嘘一声,“之前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都是被烧死的,山洞前的林海会出现挣扎,可是苏奇他们却没有,后来总算是找到了答案。因为林海没有硝酸钡中毒,因为林海没有感染肺炭疽,因为林海被眼镜蛇咬伤的时间比较短,神经系统并没有被蛇毒彻底的破坏掉。”
  “你们还知道什么,都说了吧……”林山彻底放弃了抵抗。
  “知道全部。”我翻了翻卷宗继续说道,“你烧死林宏亮等人的东西也不是固体酒精,而是添加了化学物质的胶状汽油,通常用来制作战争中的凝固汽油弹。那东西远远要比固体酒精可怕,燃烧时间更长,火焰峰值温度也更高,这就是为什么苏奇等人的创口呈现蓝黑色的原因。”
  “你们,你们找到了?”
  “嗯。”我点头,“我提取到的剖面组织在市局进行了化验,发现了汽油燃烧后留存的烟尘物质。得知这一点之后,我们对你家进行全面细致的搜索,发现了几块沾染烟尘物质的混纺布,如果我判断正确的话,你在烧死苏奇他们的时候,曾经用混纺布遮盖了墙壁,从而杜绝了墙壁上留下汽油燃烧烟尘物质的可能。”
  “如此说,那根绳子你们也找到了?”
  “当然。”我拿出一张照片说道,“这是你家最西边儿的房子。那天林文书让我们去跟你告别,可你并不在家,我们等候林文书寻找你的同时,也躲进了那间屋子避风,在那里我们看到了一张粘网。那张网有着内外两层,当时苏沫说是为了粘捕不同的走兽和飞禽使用的,里面那层细线暂且不提,就说外面的那些粗线,其实就是尼龙绳被拆散后编织的结果对吗?”
  “你都猜到了,又何必再问我。”林山苦笑一声。
  “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林海知不知道你要杀他,他是怎么被你骗回来的?”这是我至今都想不通的疑点。
  “那个不争气的东西,还需要骗吗?”看了我一眼,林山继续说道,“自打他从刑警队逃走之后,就一直跟我保持着联系。在打算跟穆羊人那个孽种摊牌的时候,我就已经给林海打了电话,说让他回来拿一笔钱作为跑路的资金,并且让他去后山的山洞找我。在他到了之后,我就用眼镜蛇袭击了他,当穆羊人怒气冲冲带着同归于尽之心赶到山洞的时候,林海已经是口齿不清了,加上穆羊人因为愤怒失去了理智,所以便把林海当成了我。”

  “而你,在那个时候已经踏上了前往生成的路。”话说到此,所有的疑点总算是解开了。
  “这本是我的金蝉脱壳之际,如果我以林海的身份自首,最多也就是被判**罪坐牢,十年八年之后,我依旧能够活下去。但没有想到,小小的两块儿蛇鳞居然让你们挖出了李树清被杀的事实,这或许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吧?”
  “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可真是充满了讽刺。”苏沫说。
  “讽刺吗?”林山笑了笑,“你们觉得我疯了也好,认为我心理变态也罢,总之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如果从来一次,我还会杀了他们。”
  “再来一次,我们还是会抓到你。”苏沫的脸上已经挂上了寒霜。
  “其实你杀害了这么多人,也不光是因为周子歌对吗?”我转移了话题。
  “……”林山没有说话。

  “不想说就不要说了,我说你听着就好。”回忆了一下,我继续说道,“因为穆婉的事情,你对“公主”有了疯狂的迷恋,这种迷恋随着周子歌的出现也被转移到了她的身上。我想你是真的爱上她了,否则也不会用祭祀的方式去表达痛不欲生的思念,你明知道“乌甲”的传说是虚妄的,却还是河边烧了一只。或许,你是真的希望周子歌能带着前世记忆回来找你吧?”
  “……”林山,依旧沉默着。
  “可是我知道,你杀死苏奇他们并不是出于他们侵犯过周子歌这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越来越贪婪,而你守着的那座宝山则越来越小,当有一天你无法满足他们胃口的时候,所有的事情就都会被揭穿,那是你所不能接受的。因为那件事情不光关系着你,还关系着你的父亲。”
  “你,你们,你们连这些也都知道了?”林山第一次露出了绝望的眼神。
  “都知道了。”我点头,“在第一次听说你父亲是十里八乡首富的时候,我对他是充满了钦佩的,可现在我想说的是,他置办的丰厚家业并非打拼出来的,而是投机倒把、窃取国家财产的结果。”
  “他没有投机倒把,更没有窃取国家财产……”林山咆哮了出来。

  “没有吗?”我冷笑一声,又甩出了几张照片,“你的房子之所以盖在河边儿,并不是真的为了公主岭镇的防洪防汛工作吧?而是,为了掩盖住这个地下通道的出入口,对吗?”
  “我,我……”
  “你想不想知道,我们是怎么找到的这座地下军事物资仓库的?”
  “事已至此,你就直接说吧。”
  “一切,都是因为你,是你给的我们线索。”
  “我?”林山愣住了。
  “没错,就是你。”我站起身,走到了他的身边,“在我们初到公主岭的时候,林文书说过,你是个尽职尽责的镇长,为了公主岭的发展建设呕心沥血,甚至不惜散光了自己的家财。当时我是从心里敬佩你的,可是当一个个疑点被慢慢解开之后,我产生了极大的困惑,一个设计残忍诡局害死了这么多人的刽子手,真的会为镇子做这么多事情吗?”

  “不会。”林山自己先承认了。
  “是的,不会。如果你是真心发展公主岭的话,完全可以答应县里引资立项的事情,那才是造福镇民们的长远之计,可你为什么三番两次的阻挠呢?因为一旦水泥厂之类的企业在公主岭镇建设起来,那就势必要动镇子周围的山,可那些山是不能动的,因为一动的话,你们林家的秘密就会被所有人知晓。”
  日期:2017-03-09 1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