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300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300节

    话说到此,我的心已经彻底悬了起来,将那几张纸放到桌子上的同时,也谨慎的问着:“小沫,你跟我说实话,你是怎么知道林山没死的?”
  “我不知道。”苏沫摇头。
  “不知道?”听完这话,我顿时愣住了,“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疯子,你难道不明白我的意思吗?”苏沫没有回答我,而是反问了一句。
  “我懂了。”苏沫的眼睛里面是蕴含深意的,跟她相处这么久,我根本不用去做过多思索便能读懂,“如果我没有猜错,你用的是代入选择法对吗?”

  “是的。”苏沫点头,“刚才我将所有案情从头到尾的捋了一遍,发现很多地方是充满矛盾的,于是就想从头解析一遍。可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所有的涉案人员中只有林顺和尚未抓捕归案的林海还活着,其他人已经全部死亡了,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一切已经是无从查起了。”
  “所以,你就想到了这个方法?”
  “没错。”苏沫不假思索的说道,“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在结案的阶段,不管涉案人员是生是死,案情本身都是能够梳理通的。即便是有个别疑点存在商榷,但只要细致的排查、推导,也都是能够得到合理解释的。可是这起案子不同,不光存在着诸多的疑点,而且很多还都是充满矛盾的,这只能说明两个结论。”
  “第一,案情是合理的,可是我们没有找到将阶段性案情串联起来的关键证据;第二,案件是不合理的,有人希望看到我们将不合理的地方通过主观性的生填硬补之后结案。”我替她说了出来。
  “完全正确。”话说到此,苏沫的眼睛里面闪烁出了智慧的光芒,“不管是谁在幕后主导着这一切,他既然希望我们去做主观性的生填硬补,那我们为什么不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呢?所以,我就想着将每个涉案人员全部代入到案情之中去,将他们每个人都放在幕后主导的这个位置上,最终我得到了一个可怕的结论。林山,这个我们眼睁睁看着被穆羊人杀死的人,是最符合幕后主导人身份的,同时也是结案的最大受益者。”

  “那还等什么,赶紧把这些告诉贾队。”说着,我已经拿出了电话。
  “疯子,你先等等……”就在苏沫要阻止我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接通之后我看到她的脸色出现了异样的变化,看起来像是在听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一样。
  “小沫,怎么了?”我对此充满了好奇。
  “疯子,你绝对猜不到我刚才听到了什么?”苏沫说着,嘴角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你倒是快说啊。”我催促着他。
  “林海——自首了。”
  “什么?”我顿时愣住了。
  “没听清楚吗?”苏沫还保持着满含深意的笑容,“我再跟你说一遍,就在刚才,逃窜到省城的林海,去自首了。贾队他们已经过去了,一两天就能把他带回来。”
  “有意思,有意思……”这会儿,我总算是明白了苏沫笑容中所蕴含的深意,于是也轻笑了一声,“好好的一个局,最终却毁在了林山的沉不住气上。”
  “是啊……”苏沫也感叹了一声,“或许,他觉得将我们所有人都骗了吧?也或许,他真以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吧?所以说,人活着是不能太自负的。走吧,我们也该去会会他了。”
  “小沫,先等等……”
  “怎么了?”
  “你觉得我们这样去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苏沫说。
  “小沫,我想通过这几天的接触你也看出来了,林山是个城府相当之深的人。而且通过他犯下的罪行也能够得出一个结论,他的心理已经扭曲到了十分可怕的地步。对付这样的人,不要妄想他会如实交代自己的罪行。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要坐实他所有的罪行,掌握到最为夯实的证据,只有这样才能一步步瓦解他的心理防线。”

  “dna鉴定不就足够了吗?”苏沫显得有些诧异,“只要对自首之人进行dna进行鉴定,然后与数据库对比不就能够确定是不是林山了吗?”
  “这的确是个办法,但不是最保险最妥当的办法。”我说出了自己的顾虑,“林山大费周章的设了这么一个局,就算是dna鉴定自首的就是他,你觉得他会将一切都供述出来吗?”
  “不会。”苏沫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随后蹙起了眉,“那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之前没有,但是跟你交谈过后,我想到了让他供认所有犯罪事实的办法。”苏沫对林山没死的大胆假设,让我想通了很多的事情。而倘若所有事情都是真的话,那么会有更多的真相被挖掘出来。
  “我们现在做什么?”苏沫急不可耐的问。

  “睡觉。”
  “睡觉?”听到这两个字,苏沫顿时就着急了起来,“疯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睡觉?”
  “小沫,你先听我说完。”安抚了她一下,我才继续说道,“我说睡觉,是为了养精蓄锐。因为天一亮之后,我们还要回公主岭镇一趟。”
  “回公主岭?”苏沫不解。
  “是的,必须回去一趟。”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现在先回去睡觉。”说完,我就把苏沫推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我把所有的问题又都回捋了一遍,确定一切都有把握解开之后,这才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四个小时之后,我和苏沫迎着八点的朝阳再次踏上了去往公主岭的路。
  当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跟贾世儒通过电话之后,得知他们已经将林海从省城押解了回来,暂时关在了刑警队里面。
  “疯子,你们为什么要这么着急见林海,一定要让我把他留在刑警队,你们是嫌我不够忙吗?”见面之后,贾世儒第一时间发起了牢骚。
  “贾哥,我们没有那个意思,但是林海现在绝对不能送到看守所去。”我没有将林海十有**就是林山的事情说出来。
  “为什么?”贾世儒显然从我的话里听出了什么。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说完,我就朝着里面走,“贾哥,你现在给我们单独准备个房间,有些事情我要找林海好好聊聊。当然,如果贾哥感兴趣的话,也可以一起听听。”
  “我的确很想听,但今天恐怕不行。”贾世儒朝着楼上指了指,“因为公主岭那个地方比较特殊,群众也比较敏感,所以县委和县局领导之前把案子压了下来。直到昨晚具备初步结案的条件之后才上报上去,这下可不得了,省厅、市委、市局的很多领导都到了,我一会儿还要去做汇报。”
  “贾哥,我劝你最好先不要做汇报了。”苏沫说道。
  “为什么?”贾世儒愣了一下,随即便意识到了什么,“你们两个这么着急见林海,该不会和公主岭的案子有关系吧?难道你们又有了新的发现?”
  “是的。”苏沫点头。

  “什么发现,快说说。”贾世儒顿时着急了起来。
  “贾哥,我们怀疑自首的不是林海,而是林山。”这个节骨眼儿上,苏沫自然得把情况作出说明,必须阻止贾世儒在这个时候去做案情汇报。
  日期:2017-03-06 0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