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290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290节

    林山依旧坐在那张沙发上,只不过他的脸色阴沉的有些可怕。他就那样静静的看着疯了一样的穆羊人,没有说出、做出任何阻止的话或者动作。
  良久,当穆羊人如同一滩烂泥跌坐在地上之后,林山才低沉的开了口:“小羊,虽然我也不愿意相信,但一切都是真的。当年你妈的确是跟你舅舅还有林宏亮他们进入了陵寝,当你爷爷带着我把他们救出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你妈情绪的不对。不过当时我并没有多想,只当是她受到了惊吓,谁又能想到她被林宏亮他们……”
  “你不要再说了。”穆羊人捂住耳朵拼命的摇着头,“不可能,不可能……就算林宏亮他们丧失了神志,可是舅舅还在啊,他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我妈被别人强bao吗?”
  “我相信你舅舅不会袖手旁观,可是他一个人怎么能敌得过五个人呢?”林山的语气充满了愤恨,“况且那个时候林宏亮他们已经不清醒了,绝非你舅舅一人就能阻止的。再者说,后来也证明了你舅舅被他们殴打过,生理器官那里遭受了不可修复的创伤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些你应该知道吧?”

  “我知道。”穆羊人面如死灰的说道,“几个月之前,舅舅曾经跟我要过麻丨醉丨剂,我当时问过他怎么了,但是他死活都不说。后来我在监控里面看到他偷着进入了药房仓库,随后把麻丨醉丨剂给偷走了,我悄悄的尾随才发现,原来他生理器官方面有病,麻丨醉丨剂是用来缓解疼痛症状的。”
  “既然你看了那些,应该相信我的话了吧?”
  “我自始至终都相信。”穆羊人的声音冷了几分。
  “那你刚才说……”

  “不可能是吗?”
  “嗯。”林山点头。
  “我说不可能,其实并不是不相信林宏亮他们犯下了那样的罪行。而是我不愿意相信,我和我妈的命会如此之苦,为什么所有的不幸都会降临在我们的身上?”穆羊人笑着,眼泪却恣意的流淌了下来。
  “我也不相信……”林山在这个时候,似乎陷入了回忆,“新婚之夜,洁白的手帕上并没有落红,就此我曾经问过你妈妈,可她却一口咬定自己是清白的,于是我也就没再去多想,现在……”
  “现在你想明白了,我压根儿就不是你的亲骨肉对吗?”穆羊人的声音骤然冷了几分。
  “你他娘的胡说什么呢?”这句话,似乎触碰到了林山的逆鳞,他蹭的站起来说道,“小羊,我告诉你,从始至终我就没对你有过任何的怀疑。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你给我记住了,虽然你姓穆,但你骨子里流的是我林山的血。以后再让我听到你说这样的话,我打折你的腿。”

  “我……”这番话,让穆羊人的情绪再次到了崩溃的边缘。
  严词呵斥之后,林山又轻声说道:“你的确是在八个月大出生的,但我可以跟你保证,那完全是你妈不小心摔倒造成的,跟林宏亮他们犯下的罪行没有任何关系。而且在你出生之后我问过接生婆,她说你根本就不是个足月的孩子,所以以后不要再去瞎琢磨了,你就是我和穆婉的儿子。”
  “爸……”听完这些,穆羊人再也忍不住了,直接扑到了林山的怀里。
  “小羊,好了,好了……”林山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然后神色陡然一变,“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你妈这些年郁郁寡欢了吧?现在,你知道是谁毁了我们这个家吧?”
  “知道了。”
  “那怎么办?”
  “我不知道……”穆羊人痛苦的摇了摇头,“报警吗?”
  “报警?”林山冷笑一声,“先不说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证据,就算是丨警丨察抓了他们又能怎么样?难道能补偿我们这个家吗?难道能弥补他们给我们带来的伤害吗?”
  “不能。”穆羊人摇头,“您说怎么办?”
  “我说……”林山眼中迸射出凶光的同时,咬牙切齿的说道,“当然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他们活了这么多年,是时候为当年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了。”
  “杀,杀了他们?”穆羊人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难道他们不该死吗?”
  “该,该死。”这是穆羊人下意识的回答,稍后便反应了过来,“我是想杀了他们,可杀人是死罪啊?我们受了这么多苦,难道最后还要为他们陪葬吗?”
  “死罪?”林山冷笑一声,“只有被抓住才是死罪,倘若不被抓住的话,那不就是无罪吗?况且他们将我们一家害的这么惨,不该付出血的代价吗?”
  “您有计划?”穆羊人果然心动了,“或者说,您有把握杀死他们不被发现?”
  “你想不想听?”
  “我……”穆羊人有些犹豫,最终狠狠点了点头:“想听。”
  林山的计划如下:
  公主岭镇的大部分镇民都是当年守陵人的后代,虽说在时代不断的发展下那虔诚、崇高的使命已经淡化了不少,可在很多人心中,封建的余毒依旧占据着不小的比重。

  穆婉被强bao的事情起于当年的掘陵焚尸,那么本着报复以及要契合封建迷信范围作出考量,杀死林宏亮他们就必须要从这个角度入手,制造一起灵异性质的连环杀人案。当年公主的遗体是被大火焚烧的,那么林宏亮他们就也要死在这样的方式之下。而恰恰,林山和穆羊人就具备了这样先天的犯罪便利条件。
  林山有着一手好的针线手艺,完全可以仿制出来“公主”那套华美宽大的服饰,然后再用一些棉白布或者塑料布之类的东西做出一个人偶,就能造成“公主”复活索命的假象。而穆羊人这里有麻丨醉丨剂,完全可以让林宏亮等人丧失肢体行动能力,然后用采购的固体酒精将林宏亮等人给活活的烧死。
  林山作为镇长,掌握着公主岭镇的话语权,所以其他的事情交给他便可以。比如挑选一些胆小如鼠、却又喜欢胡吹海擂的人进入治安队,就像苏宁那样儿的。安排好他们的巡夜时间,从而让他们看到那个“女人”。由于胆子小,他们不敢过去查看,可偏偏又亲眼看到了那诡异的场景,所以势必会宣扬的全镇皆知。
  若是一名、两名治安队员这样说或许没有什么可信度,可如果全部治安队员都这样说的话,那就由不得人不信了。三人成虎的道理,并没有多么的深奥。
  当然,做到上述那些,也仅仅是完成了一半儿。林山和穆羊人必须保证在所有的罪行没有完成之前,不能让警方介入到这起诡异的案件当中。想要达到这个目的,那就必须做到两点。第一,不能让家属报案;第二,不能让外面的人进入到公主岭。否则,一切计划就无法完美实施。
  于是,他们又有了一下的筹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