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254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254节

    “你们一共说了几句话?”这虽然是个不起眼儿的细节,但我有必要弄清楚。
  “两句……不对,三句。”苏宁回想了一下。
  “哪三句?”
  第一句是:“镇长,镇长在家吗?”

  林山回答:“在。”
  第二句是:“不好了镇长,女人又出现了,这次是林宏亮家,而且进了……”
  林山抢答:“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集合治安队过去,我随后就到。”
  第三句是:“镇长,那还要不要通知几位“片儿长”啊?”
  林山回答:“……”
  “什么是片儿长?”这个词儿,我是第一次听说,不免有些疑惑。
  “片儿长就是类似于原来生产队长的称呼,因为我们这是山区,所以房子都是这一片,那一片的,于是就有了片儿长,主要是方便管理。”
  “你问完第三句话,林叔怎么说?”

  “啥也没说。”
  “什么也没说?”
  “是的。”苏宁肯定的点点头,随后又说道,“虽然镇长没再说话,不过我听到屋子里面有别的动静,紧跟着灯就亮了,镇长应该是起床了。许法医,有问题吗?”
  “有,也没有。”
  “什么意思?”苏宁不懂。
  “我说有问题,是因为按照正常情况林叔应该告诉你要不要去通知片儿长们,可他却没有说。”
  “那为啥您又说没问题呢?”
  “没问题是因为以林叔的性格,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林山这个人遭受了那么重大的人生变故,性格偏激一些也是能够理解的,“再说林叔不是开灯了穿衣服了吗?”
  “是的,是的。”苏宁忙不迭点头,“您这样说我就想通了,镇上的脾气的确不怎么好。”
  “那我知道了,谢谢你了。”该了解的都了解了,继续问也只是浪费时间。在转身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刚才忽略的一点,“你刚才说跟林叔一共说了三句话,第一句他是立马回答你的,可第二句你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让你赶紧回去通知林文书集合治安队前往林宏亮的家。至于第三句,则干脆没有回答对吗?”
  “没错。”
  “行,谢谢你。”说完,我就要走。
  “许法医,那,那奖金的事儿……”
  “我会上报为你争取的,对了,那条小路在什么地方?”
  “就在河边儿不远的地方,要不要我陪您过去?”
  “不用了。”
  “奖金的事儿,就有劳许法医上心了,我送送您。”
  从值班室出来,我没有回去找苏沫,而是直接朝着河边儿那里走了过去。路上遇到了不少镇民,或许是最近“闹鬼”的事情沸沸扬扬的缘故,每个人都一脸的阴郁,积少成多让整座镇子都弥漫着一股子压抑的氛围。

  这让我心里的那份儿不安愈发躁动了起来,我隐隐有着一种感觉,公主岭的事情不会是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第五十章 失误
  直觉这种东西,我曾经做出过解释,我本身对此也是持开放态度的。可正是因为这种态度的存在,让我越来越困惑,越来越忐忑不安,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儿呢?
  “难道是林山?”
  我仔细的思索着,其实在离开治安值班室之前,我就再次问过苏宁关于那“三句话”的事情。当时我并没有往深处想,只是想消除内心存在的那丝不安,如今我必须再好好思量一下。
  第一句话,是在苏宁敲门呼喊是回答的,这本身没有什么不妥的。第二句话林山是抢答的,同样也没有什么可指摘的地方,毕竟他是一镇之长,尽快做出部署也合乎情理。
  那么有问题的,只有第三句话了。

  林山,为什么不做回答呢?
  按照正常人的反应,在那个节骨眼儿上理当做出指示的,况且穿衣服又占不住嘴巴,这似乎说不过去啊?
  “不对……”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自打我认识林山开始,就在不断揣摩这个脾气古怪却又情操高尚的老人,虽然至今都没有彻底看透他,但还是注意到了一些知微见著的地方。比如,他生气的时候就会缄口不言;比如,他不满的时候就会称呼我许法医;又比如,他不喜欢把话说透。
  想起了这些,我也就在瞬间释然了。公主岭发生这种事情,压力最大的就是林山,他的心情如何是可想而知的,因此不回应苏宁也在情理这种。
  况且,他还穿了衣服,还开了灯。
  “一不高兴就闷着,从不主动与人沟通,看来林婶儿那件事儿,他是要负主要责任的。”我摇头感慨了一声,“都说性格决定命运,看来果然不假。”
  消除了上述疑虑之后,我接下来的工作也就变得简单了,林山提前出现在林宏亮家里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走了近路,我只要找到证据便能抹除心中那份不安了,于是我大步流星的朝着河边儿走了去。
  苏宁所说的小路,在一片树林子里,杂草丛生,坟包遍地,加上林子遮蔽了阳光,一踏入其中便有股阴冷侵袭了过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如果林山真是走这条路去的林宏亮家,他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白天站在这里都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更别说“闹鬼”的午夜了。
  在我们来之前,公主岭这里曾经下过几场冬雨,这不光导致了山体的滑坡,还让这里地面浸入到了湿润之中,加上枯草上挂着一层厚厚的霜,所以我很容易便发现了一行脚印。
  痕迹学,是刑侦的分支科目,大方向又有行为痕迹和心理痕迹两种。我们经常说的“手、足、工、枪”,就是行为痕迹最为典型的代表。
  在借调侦破“李秋娥”一案的时候,我曾经跟擅长痕迹学的李剑请教过关于这方面的知识,当时他着重说到了足迹,没成想这么快就用上了。
  一般来说,人的身高大约是其脚印长度的7倍,正常的情况下,成年人与脚印的比例是7:1,但未成年人与老年人不会是7:1,不过真实的出入也不会太大。还有人脚的大小和手臂前臂的长度基本也是相差无几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脚印越大的人,身高也就越高,反之则越矮。”

  脚印、足迹在痕迹学当中有着细致的划分,少年罪犯步子短,脚印瘦小,脚印之间的距离往往不规则,步行的路线往往弯曲;青年罪犯往往脚印大,步子跨得大,脚印之间的距离均匀,走直线。中年罪犯走路稳、慢、脚印间的距离变短;老年罪犯的步幅变得更短,足迹中脚后跟的压力比脚掌重。
  步伐很乱,脚印间距离不匀,说明罪犯可能精疲力尽,或者已经受了伤。脚印的后跟凹印很深,前掌浅,说明走路的人挺胸收腹,身子比较直。
  地上的脚印儿长度大约有二十公分出头儿,这与林山一米六左右的身高是符合的。脚印儿的前脚掌处要深一些,而且前后脚印儿的间距也要大一些,这说明留下脚印儿的人是跑着从这里经过的,也符合林山急迫赶往林宏亮家时候的心态。当然脚掌处的深度还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林山的驼背,身体会自然前倾。
  日期:2017-02-09 1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