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246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246节

    “怎么不同。”
  “男女的苟且之事通常发生在三种情况下,第一种是作风堕落的刺激追求,第二种是财色交易的肮脏勾当,第三种就是伴侣生理功能不足的欲望排解。但无论是哪一种情况,搁置在老穆的身上都是不成立的。”
  “为什么?”
  “看来最近你太累了,那么重要的细节都给忘记了。”
  “疯子,你究竟要说什么?”
  “小沫,我想说的是,在祠堂的时候,我曾经勘检过老穆的尸体,可以确定他有着生理功能障碍。换句话说,他无法满足任何女性的正常生理需求。”
  “我想起来了。”有了我的提醒之后,苏沫恍然过后说道,“下午在发现那两个胚胎之后,我们曾二度去过老穆居住的屋子,当时你说无论是现场发现的韭菜还是松子,抑或是蜂蜜或者枸杞,都是常见强骨补阳、和血养气的。当然,最具说服力的还是平底锅里面的飞蛾和特殊泡制的药酒,你说是一种偏方,治疗和提高男性生理功能的。那间屋子是老穆的住所,那些东西看起来又是常用之物,的确能够说明他生理障碍的问题。”

  “是的。”我点点头,她所说的这些,就是我确定老穆有着男性生理功能障碍的两个根据之一。另外一个则是我勘检尸体的结果,被我写进了鉴定报告里,当时苏沫没有问,我也就没有说。
  “许法医,孙为人那家伙没有被停职之前,我经常看他鼓捣过那些和阴补阳的东西。苏警官所说的很多也都听过、见过,可唯独飞蛾泡酒那玩意儿没听说过,功效咋样儿?”
  林文书本就是个不着调的货色,所以他问出这样的问题我丝毫不觉得意外,看到林山也一副好奇之色,便只能说道:“林主任,这是个极其有效的偏方。雄蚕蛾20只,白酒30克,在热锅上焙干,研末。每次早、晚用白酒送服雄蚕蛾末3克,服半月以上,对某方面功能的确有改善作用。”
  “我知道了,谢谢许法医。”林文书说完,便陷入了沉思,显然不是在琢磨什么好事儿。
  “疯子,上述的那些东西的确能说明一些问题,可作为男性生理功能不足结论的支撑依据未免还是薄弱了一些吧?”苏沫望着我,眼睛里有些担忧。
  我很清楚她的顾虑,所以毫不迟疑的说道:“仅仅凭借那些东西,我当然不会将那般结论写进鉴定报告里。真正无可争辩的夯实依据是我曾经勘检过老穆的尸体,发现他的左侧睾~丸是被摘除的。以我所了解的知识和解剖经验来说,他右侧的睾~丸虽没有被摘除,很大可能也是病理性的。”
  “根据呢?”
  “根据就是他身上的体毛很稀少,这是睾~丸酮的分泌减少的明显特征,再有就是那些养气补阳的东西了,毕竟都是用来改善和提高雄性激素分泌的。”
  “体毛会变得稀少,那么声音是不是也会变得尖细些?”苏沫似乎想到了什么。
  “是的。”我点点头。
  “怪不得当时他挟持我的时候,嘶喊起来细声细气的。”这个疑惑被解开了,可苏沫的眉头却又深深蹙了起来,“不对啊疯子,如果他的女性化特征已经如此明显,那棺材里面的精~斑是哪里来的?”
  “小沫,你有些以偏概全了。”
  “什么意思?”
  “你别着急,听我慢慢解释。”原本我是不打算当着林山他们阐述这个问题的,毕竟苏沫的女性身份会多少有些尴尬,尤其是在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之后,我自己的私心也不容将这种话题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可考虑到这是在为刑事案件服务,我也就放下了心里的包袱,“小沫,睾~丸有两个主要的功能。右侧的制造精子。左侧的功能是产生睾~丸激素,也就是男性荷尔蒙。有了这种荷尔蒙,男性的功能才能发挥。”

  “你刚才说过,老穆被摘除的是左侧的,所以他完全有能力在棺材里面留下精~斑对吗?”
  “理论上是这样的。”
  “什么叫理论上是这样?”苏沫深吸口气,眸子里透出了几分的凝重,“疯子,你要知道这模棱两可的话意味着什么?如果精~斑是老穆留下的,案件就会变得简单,我们只需去调查他的犯罪动机就可以了。可如果不是,那么一切就将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我们想要将其侦破的难度也就会呈几何倍数增加。因为我们目前根本没有掌握第二、第三,或者更多嫌疑人的线索,总不能将公主岭镇甚至整个达格县的男人都采样鉴定吧?”

  “小沫,我没法给你肯定的答复。”苦笑着摇摇头,我才接着说道,“原则上来说,老穆左侧的睾~丸被摘除之后,他的造精以及生理功能并不会丧失掉,只会出现某些方面的欠缺,偏方以及韭菜之类的东西,很有可能就是用来改善那些不足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他的确具备留下凌虐周子歌以及留下精~斑的能力。可我真正担心的是他右侧睾~丸的病理性程度,如果病情较轻还好说,可如果很严重的话,案情势必就会朝着复杂的方向发展。”

  “那你能不能勘检出来呢?”
  “不能。”我摇摇头,看到苏沫失落的样子,我只能想法儿做出安慰,“其实你也没有必要那么担心,我们不是已经将物证送去鉴定了吗?”
  “我明白,我不过是想尽快把案子给破了。”苏沫咬了咬下嘴唇抬起了头,“疯子,这么说的话,老穆有极大的可能是没有子嗣后代的对吗?”
  “也不是没有可能。”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老穆有没有子嗣,一是取决于他睾~丸被摘除以及发生病变的时间,倘若在这之前他曾经跟某个女人发生过关系,那完全有可能为自己留下后代。若是在这之后也同样是有可能的,毕竟右侧造精的睾~丸还存在。当然,这种可能也仅仅是理论上面的,据我了解概率是相当之低的。换句话说,当老穆的左侧睾~丸被摘除,右侧的又发生病变的前提下,可以说他是不会具备生育能力的,自然也就不会有子孙后代了。”

  “林叔,那老穆还有没有别的亲人,比如哥哥或者弟弟?”我这边儿的路在鉴定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已经是彻底被堵死了,所以苏沫只能将希望放在林山这里。
  可事实一样让她大失所望,老穆想都没想的便摇了摇头:“他没有哥哥,也没有弟弟。”
  “但是他有妹妹。”就在这个时候,回过神的林文书突然说话了。
  “妹妹?”这倒是个重要的讯息,所以我赶紧问道,“林主任,老穆的妹妹在什么地方?”
  “这,这个……”林文书欲言又止。
  “林主任,这很有可能是极为关键的线索,请你务必告诉我们。”苏沫也忍不住了。
  “不是我不说,而是……”林文书吧嗒吧嗒嘴,不露痕迹的瞄了林山一眼。
  “林叔,您知道老穆的妹妹吗?”林文书那一眼不显山不露水,但我已经确定了根源所在,再没有看到林山点头之前,他是不敢将所知一切说出来的。万幸的是,林山给了我们确定的答案。
  日期:2017-01-25 1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