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225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225节

    “凶手?”我回了些神,凄然的笑了笑,“凶手不是已经死了吗?”
  “老穆是死了,但谁能保证他就是凶手呢?”苏沫盯住了我的眼睛,“或者说,谁能保证他没有同谋呢?你经常跟我说,没有掌握确凿的证据之前,一切推断和定论都是没有意义的。”
  “呼……”
  听完苏沫的话,我长出了一口气,为了让她放下心来,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小沫,你放心吧,我没事儿。你说的对,这起案子我们必须查个水落石出。”
  “你明白就好。”苏沫点头,随后将围巾摘了下来,“我先帮你处理一下手上的伤口。”

  望着动作轻柔唯恐把我弄疼的的苏沫,起伏的情绪终于平静了下来,而也就是在此时,我终于找到了刚才崩溃的症结。一来,是眼前的女尸带来的冲击太大了;二来,是我不由自主的将苏沫代入了进去。我很难想象,如果当时她被老穆给制住了,会是何等可怕的后果。会不会当我找到她的时候,也成了眼前这女人的样子?
  真到了那一步,我会不会疯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和弱点,以前我没有,可是现在有了……
  第二十八章 窒息
  做完简单的包扎和处理之后,我从地上站了起来,抬头看到林山正站在棺材旁边,一动不动的望着那具女尸。或许他是被眼前的惨烈景象吓住了,也或许是他也产生了怜悯、同情之心,双手死死的攥起来以至于骨节都有了些发白。尤其是那双浑浊的眼睛里面,竟然晕出了泪光。
  林山给我留下的印象很复杂,有情义,譬如在称呼苏沫为沫丫头的时候,譬如说起苏禅衣的时候;有排外心理,比如老穆身死之后他选择站到我的对立面,比如放任孙为人和林文书对我们的百般刁难;有控制欲,恰如林文书对他的畏惧,恰如孙为人被他整治的服服帖帖;有固执,无论是否占理都一如当初破坏县里引资立项的计划那般不可理喻。可此时,我从他的身上又看到了一些别的东西,那是藏匿在这具瘦弱躯体中所不轻易展现出来的东西。这种东西在每个人的身上都有,那就是善良。

  “这个林山,还真是一个矛盾体,想必活的很累吧?”心里感叹一声之后,我走到了他的身边,“林镇长,人死不能复生,咱们还是想想怎么料理后事吧?”
  “唉……”
  林山长叹一声,转过头望着我说道,“许峰啊,之前的事情是我们错了,我代表他们两个给你道个歉,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往心里去。”说着,他指了指孙为人和林文书。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林山给了我台阶,我自然也要卖他几分面子,所以也就转变了称呼,“林叔,您看接下来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听你和沫丫头的吧。”林山抬眼看了看苏沫,继续道,“这种事情还是你们来主持大局更合适,毕竟你们都是丨警丨察,而且是专门受理刑事命案的丨警丨察。不过有一点你们可以放心,无论有什么需要,镇里都会全力配合的。我也希望能尽快把整起事件调查清楚,消除隐患的同时也还这姑娘一个公道。”
  “那就谢谢林叔了。”苏沫说完,马上就转变了角色,“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那一定会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所以清林叔务必把事情给压住。”
  林山是何等人,自然在第一时间便领会了苏沫的意图,瞪着孙为人和林文书说道:“今天的一切,你们两个就当是没看到,如果谁走漏了风声,那可别怪我不客气,听见没有?”

  “听,听见了。”林文书诚惶诚恐,“我保证把话烂在肚子里。”
  “林镇长放心,我绝对一个字都不会说,要是说就天打雷劈。”孙为人也起了誓。
  听完,林山眉头舒展了几分:“沫丫头,他们两个虽然不成器,但这种事情就算是借给他们两个胆子也不敢出去乱说的,你可以放心了吧?”
  “有林叔的保证,我当然放心。”苏沫笑笑,而后脸色一冷,“而且就算他们说出去了也没什么,无非就是去看守多呆上几个月,哪头轻哪头重他们会自己掂量的。”
  “苏警官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说的。”一听到看守所这三个字,林文书和孙为人的脸色顿时就苍白了起来,不得已又赶紧向苏沫做出了保证。

  “接下来怎么做?”林山问。
  “林叔,想必您还记得,来祠堂之前你曾经吩咐林主任从治安队喊两个人去看守老穆的遗体,当时的安排并无不妥,可是现在必须要做出改变了。这起命案的性质十分恶劣,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而且老穆的死也必须给出一个令人信服的说法,所以我想请林叔亲自过去一趟,把那两名治安队员打发走之后,将老穆的尸体带到祠堂这里来。”只要涉及到案子,苏沫瞬间就能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条理清晰的做出安排。

  “行,我这就去。”林山点点头,转身就朝外走,“你们两个还杵着干什么,跟我去把老穆抬回来。”
  “是,镇长。”孙为人和林文书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要不要让他也跟过去?”苏沫朝着外面瞟了一眼,薛勇还在那里呕吐。
  跟苏沫共事这么长时间,我早已经摸透了她的行为方式和心理,他让林山带着两人去墓地,可不光是为了封住那两名治安队员的嘴以及将老穆的尸体给抬回来,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支开他们。毕竟接下来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保不齐就会通过女尸身上遗留的线索挖出更为震动人心的隐秘来。林山应该能够做到守口如瓶,可是孙为人和林文书却不一定。这两人嗜好酒色,一个擅于溜须拍马,都是极其不靠谱的主儿。

  “薛勇是给贾队办事儿的人,应该是靠得住的。而且勘验这具尸体难免会需要有人帮忙,还是留下来吧。”沉吟一下,我决定不支开薛勇。
  “那行,听你的。”苏沫点点头,便打量起了这间祠堂,“疯子,虽然我们还不能百分百确定凶手就是老穆,但绝对跟他是脱不掉关系的,所以我想去他的住处看看,或许能有重大发现。”
  “行,你小心一些,这具尸体就交给我了。”应了一声之后,我便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具尸体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