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223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223节

    “但愿吧?”苏沫长呼口气,陷入了沉默。
  苏沫没有了说话的兴致,我也没有再打开话题,而是利用走到祠堂的这点儿时间细致思索了起来,我必须确定在祠堂这里能够成功将林山等人的视线转移到老穆的身上。
  切入点,便是那口淌出血迹的棺材!
  棺材我没有打开,所以无法确定里面究竟有着什么,可有一点我绝对不会判断错误,血迹就是从棺材里面渗透出来的,这也就意味着里面有人或者动物,而且十之有九已经死亡了。之所以这样说,完全是因为我只看到了渗出的血迹,并没有听到里面发出任何的声响,就算老穆提前做了防备,将棺材里面的人或者动物封住了嘴巴并且捆缚了起来,那也不可能做到百分百限制。在我尝试打开棺材的时候,求生的本能下一定会向我传递救援信号。

  如果里面是死人,那么百分百跟老穆是脱不开关系的,毕竟他是看守祠堂的那个人,有着充足的时间去谋划、实施罪行。而且刚才我提到祠堂里面有“东西”的时候,林山的反应是困惑,这意味着他八成是不知道那口棺材的。孙为人和林文书同样面不改色,怕也是不得而知的。而如果里面是动物的尸体,虽不如“死尸”那般具有说服力,同样也能在某种程度上化解我和苏沫眼前的危机。一个以杀生取乐的人,九成九心里变态。

  当然,这是我所希望看到的,实际上还有很多无法预判的因素和可能。比如,林山他们都知道有那么一口棺材;比如,那口棺材里面就是装的动物尸体;又比如,那就是公主岭这里独特的祭宗祀祖的仪式。这样一来,我就不得不从做打算,不得已的时候怕是也只能把师傅搬出来。
  “许法医,你让我们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就在我内心忐忑不安的时候,孙为人那令人厌恶的声音落入了耳中,转身我看到他正冷笑看着我。
  “进去就知道了。”
  嘎吱……被风吹闭的大门发出刺耳声的时候,我的心也一下子悬了起来,强做镇定的问了一句,“林镇长,你们这里的风俗可够奇特的啊?”
  “许法医,你什么意思?”林山楞了一下,随后朝里面指了指,“你是说这祠堂吗?据我所知,很多地方都有这东西的,这算什么奇特?”

  “我说的不是祠堂,而是那张祭台。”我盯住了他的眼睛。
  “祭台?”林山又愣了一下,“祭台怎么了?难道其他地方的祠堂,都是没有祭台的吗?”
  “当然有。”说到此,我深吸了一口气,才说出了那句分量极重的话,“但是,我从来没见过拿棺材当祭台的,你说公主岭的风俗奇特不?”
  “放肆。”我的话刚刚落下,林山的脸色顿时就变了,他瞪了我好一会儿,才阴着脸说道,“许法医,东西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说。这里是祠堂,是供奉列祖列宗的地方,你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来,必须道歉。”
  “对,必须道歉。”林文书附和着。
  “许法医,怎么说你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这么没有素质呢?”孙为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冷嘲热讽着,“用棺材做祭台?这是在诅咒我们整个公主岭吗?”
  “疯子,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苏沫也埋怨了我一句。
  “许老弟,你这是要闹哪一出啊?”薛勇也罕见的责备起了我。
  呼……

  我知道此时自己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但却没有丝毫不舒服的感觉,相反彻底摆脱了压在心口的那块石头。因为,他们的反应是我所希望的,这意味着他们并不知道那口棺材的事儿,更不知道老穆暗地里做的那些事。既然如此,我也就无需担心了,是时候把这不利之局扭转过来了。
  “林镇长,我是法医,遵循的原则就是用事实说话。或许刚才我那番话多有冒犯,但我不会道歉,因为我所说的都是亲眼见过的事实。”
  “你是说……”林山话说到一半儿,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猛然朝着祠堂大厅冲了过去,剩下的其他人也在这个时候反映了过来,纷纷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王八蛋,这是哪个遭天谴的干的好事儿,就不怕天打雷劈吗?”我还没有走到门口儿,便听到了林山愤怒至极的大骂声。
  “林镇长,这,这,这……”不知道是冲击太大了,还是被眼前的棺材给吓到了,总之林文书话都说不利索了,踉踉跄跄的后退两步跌坐在了地上。

  “许法医,你说,这是不是你搞出来的?”孙为人直接朝我泼起了脏水。
  “闭上你的那张臭嘴。”林山转身,哆嗦着手指着孙为人骂道,“你他娘的能不能长点儿脑子,可能是他弄出来的吗?真不知道公主岭的人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居然让你这头蠢猪当上了副镇长,还不赶紧给许法医道歉?”
  “对,对不起许法医。”孙为人在我和苏沫面前趾高气昂的,但在林山面前一根毛都不敢炸,极不情愿的给我道歉之后,便一言不发的退到了旁边儿。
  “许法医,之前是我错怪你了,在这里给你陪个罪。”林山虽然脾气怪异,倒也还算个磊落的人。
  我虽然很不满林山之前放任孙为人和林文书刁难我和苏沫,但也不敢把他得罪的太狠,于是便直接转移了话题:““林镇长,这口棺材,你怎么看?”
  “许法医,还是您先说说怎么发现的吧?”林山放低了姿态。
  “好!”随后,我把怎么发现这口棺材的事儿详细说了一遍。
  “许法医,你觉得里面会是什么?”林山听完问我。
  “说实话吗?”
  “嗯。”
  “我觉得里面是人,是女人,是死去的女人。”
  “什么?”我的话,顿时让旁边几人变了色。
  “许法医,你为什么这样认为?”林山继续问我。
  “因为老穆。”
  “跟老穆有什么关系?”
  “有直接关系。”不得已,我只能做出解释,“首先,祠堂是老穆在看守,只有他具备弄出这口棺材的所有条件;其次,他袭击过小沫,一个在光天化日之下连丨警丨察都敢动的人,胆量绝非常人所能比的;最后,他是性侵,这说明他内心有着极为变态的欲望。综上所述,这口棺材里面很有可能是一名被老穆凌虐致死的女人。”
  “那就开棺!”林山下了命令。

  第二十七章 软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