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222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222节

    “既然你问了,那我就给你说说。”孙为人托着腮又打量了苏沫两眼,才嘿嘿一笑道,“首先,我很了解老穆,他并不是耍流氓的人。其次,他的年事已高,有些事情就算想做也是有心无力。最后,来时路上林镇长已经把你们的来意告诉了我们,并且说这位苏警官很想知道她父母的生前事。如此一来我们是不是可以做出这样的假设,苏警官想要老穆讲述她想知道的往事,可是被老穆拒绝了,于是就产生了冲突,继而酿成了这样的惨祸?”

  “不错。”另外一人此时也站了出来,“从逻辑学来讲,这样的可能性很大。”
  “你又是谁?”这人说话一股子二流子气,让我倍觉厌恶。
  “这是镇里的治保主任,林文书。”薛勇说道。
  “原来是林主任。”我冷笑一声,回讽了他一句,“既然林主任说到了逻辑,那我倒是想请教一下,什么叫做逻辑学,逻辑的定义以及构成因素又是什么?”
  “这个……”林文书语塞老半天,讪讪的一笑,“许法医,咱是土老帽儿,耍嘴皮子自然不如你们这些文化人,所以你就不要较真儿了。有跟我斗嘴的功夫,还不如赶紧回答孙副镇长的问题。”
  “许法医,我也想听听你怎么说?”林山开始了施压。
  “林镇长,还是那句话,我相信小沫。”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你相信有什么用?”见我示弱,孙为人更得寸进尺了,“许法医,你说你相信苏警官,那我还相信老穆呢?人嘴两张皮,各说各的理,最重要的还是要拿出证据来,你有吗?”

  “孙副镇长,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闹得这么僵呢?”看到隐隐有了针锋相对的迹象,薛勇赶忙站了出来,劝了孙为人一句,又对林山说道,“林镇长,就不要难为他们了吧?”
  “薛老弟,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林山眼珠子一瞪,气呼呼的说道,“沫丫头能回来,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难为他们呢?关键是现在闹出了一条人命,如果不弄清楚,我怎么跟镇民们交代,怎么跟贾队长交代?”
  “许老弟,你看这事儿?”薛勇也没了主意。
  “勇哥,不管你相不相信,我说的都是实话。”
  “是不是实话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拿出证据来。”孙为人真没埋没他的姓氏,还真是个孙子,奸笑两声又说道,“你们丨警丨察不是经常说嘛,一切都要拿证据说话。”
  “孙副镇长,请注意一下你的用词,要不现在我给贾队打个电话,把你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薛勇是个圆滑的人,如果不是到了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说出这番话的。
  “嘿嘿……”孙为人厚颜无耻的笑笑,赶忙摆了摆手,“老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爱开玩笑。还有许法医,别往心里去,我就是想弄清楚老穆是怎么死的?”
  “那跟你有什么关系?”薛勇冷哼一声,“调查命案什么时候成你孙副镇长的分内之事了?就算是要查,也应该贾队他们查不是?难不成孙副镇长坐腻了现在的位子,想要弄个刑警队长干干了?”
  “老薛你……”这顿夹枪带炮的挤兑,气的孙为人连连跳脚,最后阴狠的说道,“我是副镇长,那就有知情权,无论今天都要讨一个说法。”
  “你们……”苏沫气的脸都白了。
  “你要说法是吗?”我把苏沫拉到身后,死死盯住了孙为人的眼睛。
  “对,就是要说法。”孙为人咬了咬牙,“今天我还就把话撂这儿了,你们要是不给个明确的说法,就别想走出公主岭,谁来了都不好使。”
  “既然如此,那我就给你个说法儿。”说完,我拉起苏沫转身就走,“孙副镇长,咱们丑话说在前面,这个老穆可不是什么善茬,最好管住你那张嘴,免得到时候祸害了自己。”
  第二十六章 推测

  “等等。”我拉着苏沫刚刚走出两步,孙为人便横身做出了阻拦,嘴角一抽道,“我刚才说了,老穆的事儿不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谁都别想离开。”
  “林镇长,这里到底谁说了算?”我还没有说话,苏沫已经质问起了林山,称呼上面的变化,昭示着她已经是极为愤怒了,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为人,你少说两句。”苏沫的面子,林山还是要给的,他呵斥一声之后,走到了我们跟前,“沫丫头,许法医,刚才那些话不要往心里去,他就是个嘴里没把门儿的人,我替他道个歉。不过话说回来,这话糙可理不糙,老穆身死的事儿如果不弄清楚,就算我是镇长,也不能放任你们离开,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我明白。”此时的局面,我早就已经预料到了,毫不犹豫的说道,“林镇长,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们不是要离开,而是要带你们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祠堂。”

  “祠堂?”林山狐疑了一下,“去哪里做什么?”
  “看些东西。”
  “什么东西?”
  “能证明我们清白的东西。”看到林山皱起了眉头,我继续说道,“同时,也是能够证明老穆罪大恶极、死不足惜的东西,你不想去看看吗?”
  “有这样的东西?”林山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会儿,似乎在求证我有没有撒谎,末了儿朝着薛勇他们挥了挥手,“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看看。”

  “那老穆的尸体怎么办?”林文书问。
  “你真是头猪。”林山没好气的骂了一声,吩咐道,“打电话从你们治安队找两个嘴巴严实的人过来,让他们在这里看着。记住,千万别碰老穆。”
  “诶诶,我这就去安排。”林文书跟哈巴狗一样连连点头。
  “疯子,祠堂里的东西是什么?”我和苏沫故意加快脚步把林山他们甩开了一段距离。

  “应该,是属于老穆的见不得光的秘密吧?”
  “什么叫应该?”苏沫诧异了一下,“也就是说,你也不能确定对不对?”
  “嗯!”我的确没有十足的把握。
  “那怎么办?”苏沫咬了咬下嘴唇,“实在不行就给爷爷打个电话吧,无论是在林山这里,还是在县局那里,爷爷的话都是有些分量的。”
  “不行。”我直接否决了苏沫的提议,“小沫,我承认通过师傅很轻易就能把这件事情解决掉,但你想过没有,一旦那样做了之后,我们也就彻底失去了调查当年车祸的机会。所以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师傅知道,除非你不想再去了解当年的真相,除非你想放弃调查你父母的真正死因?”

  “我不想。”苏沫很坚决的摇了摇头,而后忧心忡忡的说,“可没有确凿有力的证据,怕是公主岭这帮人不会轻易罢休的,尤其是那个孙为人。”
  “放心吧,我会让他们闭上嘴巴的。”
  日期:2017-01-10 1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