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201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201节

    “主动!我提醒着他。
  “我明白了。”贾世儒恍然大悟:“许峰,你的意思是说,只有人在主动自杀的时候,刺入身体的刀子才会呈现出那样的角度。而如果是被动的话,或许会大不相同?”
  “就是这个意思!”点点头之后,我将手指向了张大远:“刚才他说的很清楚,在林海回来的时候,他去开门的同时也扔下了刀子,并且打算离开。但是他尚未走到门口,就听到李树清发出了一声惨叫,回头看到他已经倒在地上血流如注了,根据这些我们是不是能够做出如下推断?”
  李树清被夺下刀子以后,明白如果是正面交锋的话,自己根本不是张大远的对手。于是就想着偷袭,没成想行进的过程中脚步没有站稳,摔在地上导致杀猪刀刺入了身体当中。

  “脚步没有站稳?”苏沫沉问了一句。
  “是的,毕竟当时他喝了不少的酒。”我回道。
  “你刚才不是一直在强调要用事实说话吗?”苏沫冷嘲一句,又说,“我们要的是切实依据,而不是不确定的推断,你怎么知道他是不是喝多了?”
  “喝不喝多都无关紧要,这里才是重点。”我再次蹲在了尸体的旁边,指着李树清的鞋子说道,“张大远之前说过,他在与李树清争吵的时候,曾经险些打翻了砂锅,洒出了不少的汤汁。在刚才做勘察的时候,我特意做过对比,李树清鞋子上面沾染的东西,就是从砂锅中洒出的黏稠汤汁,这就是我要说的证据。”
  “许法医,汤汁怎么会成为证据呢?”一名警员插了一句。

  “这个问题好。”我站起身说道:“如果仅仅是李树清鞋子上面的汤汁当然不能成为证据,但是加上那个酒瓶子上面污渍的呢?”说着,我走到床边儿,从下面拿出了一个沾满了粘稠物的空酒瓶子,上面写着“曲阳大曲,纯粮酿造”。
  “我明白了。”小警员从我手里接过瓶子后,直接走到了李树清尸体的旁边,“张大远和林海都说过,之前准备的酒都喝完了,显然这个酒瓶子就是。而根据常态习惯,通常酒至深处都会随手将空瓶子放在桌子的旁边,李树清和张大远在争吵的过程当中,很有可能将瓶子碰倒了。”
  “你继续说。”这的确是藏在我心里的话。
  有了我的鼓励之后,小警员更加自信的说了起来:“李树清喝了不少的酒,这会让他的精神出现或多或少的分散,而加上之前他与李树清争斗落了下风,所以注意力完全都在怎么怎么报复张大远上,于是在偷袭行进的过程中踩到了酒瓶子,摔倒在地的同时刀子也刺入了身体当中,对不对许法医。”

  “完全正确。”我点点头,随后环视众人说道:“酒瓶子上面的汤汁痕迹,与李树清鞋底的花纹完全吻合,这充分说明了他曾经踩到过酒瓶子。而根据杀猪刀刺入他身体呈现出的角度,我完全可以断定,李树清并不是张大远杀死的,而是客观条件下的被动自杀,他们两个都是无罪的。”
  “这的确是能够说通的。”贾世儒沉思片刻,点了点头。
  “那么,刀子上面的指纹要怎么解释呢?”苏沫极力争辩着:“如果,我是说如果张大远就是杀人凶手,你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他伪造出来,用来混淆我们视线的呢?”
  苏沫这番话虽然有着些道理,但我想她自己都知道有多么的苍白,毕竟她跟我打赌时候一直强调林海才是真凶,如果不是认可了我之前的结论,不会用张大远来反驳我。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因为按照我的推断林海和张大远都不是凶手,如此一来她想要去调查当年车祸案的计划就泡汤了,这是她所不能容忍的。但还是那句话,人命大于天,清白同样如此,我绝对不能因为成全她让任何人蒙冤:“指纹很好解释,张大远说过他曾经从李树清的手上将刀子夺了过来。而且刚才我仔细的看过,他的拇指指纹是留在刀柄最后方的,这的确是能够符合从正面夺刀行为的。相反如果他的拇指指纹留在了刀柄的前面,靠近刀尖儿的方向,那他才会真正具备捅人的嫌疑,所以你所提的并不能成为有待商榷的疑点。”

  “如果他是反手刺入的呢?”苏沫继续着。
  “也不可能,因为我刚才看过检验报告,无论是李树清还是张大远,留在刀柄上的指纹都是右手的。现场的情况李树清是右手拿刀,这种前提下张大远想要反手刺入,就需要两个前提。一个是他在前李树清在后,另一个就是他在后李树清在前,但不管是哪种情况,他们两个都必须要前胸贴后背的站在一起才行。”
  “不错。”贾世儒点点头。
  “两种情况我们首先要排除一种,那就是张大远在前李树清在后,因为这样的姿势下,张大远才会是受伤的那个,所以他只能是站在李树清的背后,如此一来就又出现了两种情况。第一是他用左手将李树清持刀的右手掰了过来,第二是用右手。如果是前者的确能够成功,可那样留在刀柄上的指纹就会是左手的,这与现场情况是不相符的。而如果是用右手的话,那么张大远的拇指指纹绝对不会留在刀柄上方,因为在怀中搂着一人的情况下,胳膊和手腕儿几乎是不可能扭曲到那种程度的,更不要说在那个过程当中,李树清还在一直挣扎了。以此为前提,就算张大远以常人难以想象的角度扭曲胳膊杀死了李树清,那么他们两人的身上,也势必会留下以死相搏时打斗的痕迹,这些现场都没有出现。综上所述,你说的不成立。”

  “……哼!”当我解释完之后,苏沫欲言又止的盯了我老半天,才气呼呼的走到了一边儿。
  “许峰,要不要去劝劝?”苏沫的反应如此强烈,贾世儒不可能看不出来什么。
  “不用了贾哥,先清理现场吧。”案情水落石出,也就没有必要继续这样拖下去了,看到其他警员都动了起来,我又想起件事儿来,:“对了贾哥,虽然我能确定李树清是肝脏门静脉破裂大出血导致的死亡,但还是需要回去再确定一下,顺便把报告做出来。”这个流程是必不可少的。
  “不用了许峰。”贾世儒直接拒绝我说道:“刚下车就让你们出现场,我这心里已经过意不去了,再说队里的法医今晚就会赶回来了,复检和报告的事情就交给他吧,反正这俩瘪犊子也要带回队里。虽说他们没有杀人,但因为相互指责贻误破案时机就足够好好教育他们一顿了,如果真有问题再及时通知你。”
  “那也好,那我们就先回去了。”我很担心苏沫的状态,有必要坐下来跟她好好聊聊,当然最终目的还是劝说她不要再去调查那起车祸案。
  “等一下许峰。”
  就在我要摘掉手套要去叫苏沫的时候,贾世儒喊了我一嗓子,回头见他盯着李树清的尸体说道:“不知道你发现没有,我总觉得他所保持的姿势有些怪异。”

  第九章 杨帆
  “哪里怪?”我问他。
  “尸僵?”贾世儒犹疑的说完,又狠狠点了点头,“没错,就是尸僵,你不觉得李树清身上的尸僵有些不正常吗?或者说,出现的太早了一些?”
  日期:2016-12-12 1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