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186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186节

    “你是说,替李秋娥顶罪?”说出这句话,仿佛用光了苏沫的所有力气。
  “是的。”我点头“如果不是无意中将裤子划破了、如果不是将碎布料儿遗留在了下水道之中、如果不是着急毁灭证据露出了马脚,我想怕是到现在我们都拿李军没有丝毫办法,甚至能不能将他锁定为犯罪嫌疑人都是两说,这充分说明了李军犯罪逻辑和犯罪计划的缜密和严谨。你不妨换个角度去审视这两起案件,一个能够将犯罪实施到几乎无懈可击的人,怎么可能在房顶留下自己清晰的足迹,又怎么可能主动暴露自己呢?”

  “你继续说……”苏沫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我的结论就是,蒋薇是被李秋娥杀害的,并且很有可能李军是不赞成她这样做的。”
  “等等。”冷静下来的苏沫,很快便捕捉到了我话中的关键:“我可以尝试接受李秋娥也是凶手的事实,可你为什么要说李军不赞成他这样做呢?”
  “很简单,有四个原因。”我示意仔细听着:“第一,如果李军一开始就赞成的话,那么杀害蒋薇的就会是他,而不是李秋娥,毕竟李军的犯罪逻辑和智商更高,案件更不容易侦破。第二,还是留在废弃化工厂房顶的清晰痕迹。八成是李秋娥一意孤行犯下了罪行,李军出于保护她铤而走险的下策。第三,李军在两次审讯当中,曾经表现出了极为复杂的情绪变化和心理波动,说明他那时候内心是十分纠结的,一方面他感觉自己双手沾满了罪恶,想要将实情全盘托出;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自己理应尽到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最后一点,就是他在第一次审讯之后曾经说过的那句话。”

  “但愿,那个女孩儿还活着吧?”
  “这又代表了什么?”苏沫问。
  “代表他在隐晦的为我们做出指引,他没有办法出卖李秋娥,却又不想看到朵朵如同蒋薇那样受到戕害,所以才会说出了与之前情绪反差极大的一句话来。”
  “你这样说我能理解,李军曾经是部队的军官,受党性熏陶多年做出自省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作为夫妻情深的两口子,他为李秋娥顶罪不是没有可能。可让我不理解的是,反正都要插手这件事情,他为什么不对案发现场加以破坏和伪装,反而选择了最危险的一条路去走呢?”
  “因为,他知道如果不将线索引向自己,再好的伪装也会被我们看穿,从而将目标锁定为李秋娥。”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头脑愈发清晰了起来。
  “说说理由。”
  “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丢失的肾脏。”

  “丢失的肾脏?”苏沫不解。
  “是的。”我点头,解释道:“我们之前做出了推测,李秋娥想要杀死蒋薇的事情,李军本身是不赞成的。可是他没有想到李秋娥会偷偷瞒着自己实施了犯罪,当他察觉到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伪装案发现场来作为弥补,而是他清楚‘巨人观’的案发现场是没有办法做出迷惑性伪装或者彻底破坏的。”
  “尸体——永远都不会骗人对不对?”苏沫洞悉到了我说出这番话的根据。
  “不错。”这正是我想说的:“活人可以骗人,但是尸体永远都不会。倘若蒋薇的尸体没有形成‘巨人观’,倘若肾脏没有丢失,我相信李军一定能找到混淆我们视听的办法。可偏偏李秋娥因为仇恨蒙蔽了双眼,泄愤之下摘除了蒋薇的肾脏,这导致李军不得不走出最不想走的那一步,即便他是自愿的。”
  “我明白了,说来说去关键点还是在于肾脏对不对?”苏沫总算彻底开窍了。
  “我知道肾脏是将两起案件串联起来的关键,也知道有着特殊的寓意,可究竟代表什么意思呢?”
  “代表着小虎的病情。”
  “他不是自闭症吗?”
  “是自闭症,但同时也应该有着肾脏疾病,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小虎还患有尿毒症。”
  “你的根据是什么?”苏沫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还记得刚才我在药店跟服务员要过的东西吗?”我提醒着她。
  “你是说仙鹤草还有黄芪?”
  “对。”这个时候,我有必要全盘托出了:“你还记得我们初次去李秋娥家里的时候吧,房间里面充斥着非常重的中草药味儿,当时李剑说那是因为李秋娥患有多年的胃病,所以咱们谁都没有多想。后来进入屋子里之后,因为房间显得拥挤我靠向了阳台那里,从而发现了一张胃部有着病灶阴影的ct片子,就是那张片子让我确信了李秋娥是患有晚期胃癌的。如今想起来,也是那张片子对我们起到了彻底的迷惑作用。”

  “再后来去处理李秋娥遗物的时候,我曾经在厨房的柜子里面发现了一些装过中草药的袋子,其中一个袋子写着仙鹤草,当时我闻了闻是散发‘温甜’之气的,好奇之下我便用手机搜了搜,显示是用来治疗胃癌的,那个时候我彻底接受了李秋娥因为胃癌恶化过世的事实。可是就在刚才,我看到仙鹤草三个字的时候忍不住又去闻了闻,却发现味道与之前是截然不同的。这是十分可疑的一点,所以我叫来了服务员,后来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仙鹤草是‘涩苦’的,而那种‘温甜’则是属于黄芪的。可偏偏黄芪是用来治疗尿毒症的,从当初见到李秋娥的气色来看,她显然是没有尿毒症的,那么就只有小虎了。”

  彻底冷静下来的苏沫,听完我上述的话之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后蹙起了眉头:“如果真是这样,李秋娥未免太可怕了一些。可我依旧想不通小虎的尿毒症跟受害人有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要摘除他们的肾脏?”
  “如果,小虎的尿毒症是因为他们造成的呢?”我提醒着他。
  “他们造成的?”苏沫一惊,显然没有想到这点。
  “对!”点点头,我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你应该还记得,警方走访、核实的知情人笔录虽然多少有些出入,可他们都曾提到了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邱娥的孩子曾经被抛入了江中。如果你对医学知识有所了解就会知道,淋雨以及冷水很有可能引起肾炎,肾炎如果得不到及早的治疗,那么就会诱发尿毒症。”

  “原来是这样。”苏沫一副受教的样子。
  “好了,现在你就给李剑打电话吧,让他去自闭症康复治疗中心看看小虎是不是还在,同时派人去医院的太平间查证一下,如果我没有猜错李秋娥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小虎十有八九也被人接走了。”我现在愈发享受这种推理的过程了,那种于重重迷雾之中抽丝剥茧寻找真相的成就感,真的会让人上瘾。
  “电话打完了,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苏沫很快便完成了我所布置的任务。
  日期:2016-12-08 0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