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184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184节

    “除了供认自己杀死三人之外,其他的不管问什么,李军都是闭口不言,我觉得审讯已经没有太大价值了。而且这么多天过去了,就算李军良心发现说出了朵朵的下落,她很有可能也已经遇害了,所以我觉得可以停止审讯工作了。”这是三天来第一次召开专题会议,马向阳却率先摆出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杨副厅长或直接、或间接的全程参与了审讯工作,自然了解所有情况,长叹口气说:“虽然这听起来很残酷,也显得我们很无能,不过的确是要终止审讯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李军的身体八成就要垮掉了,在没有接受法庭的宣判之前,我们必须确保他不会发生任何的意外,否则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失去意义,更会给我们造成极大的恶劣影响。
  审讯工作的无疾而终多少令人有些懊丧,不过想到李军的身体以及反复审问都毫无收获,倒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至少这样让我们放弃了将期望寄托在李军的良心发现上,从而将全部精力都放在走访、排查这条路上。人通常都会这样,当只有一条路可供选择的时候,只要坚定不移的走下去,总会收获到意外的惊喜。
  虽说至今没有找到朵朵是令人惋惜的事情,不过这并不能掩盖将真凶抓捕归案的功绩,省厅的嘉奖很快便颁发到了市局,每名在本案中做出突出贡献的人都获得应得的奖励。这其中最欣慰的还是杨副厅长,因为这意味着试点改革的成功,也意味着这种模式是值得发展和推广的。我和苏沫虽然是借调过来的,却也的确在案件侦破中提供了不小的帮助和技术支持,加上这两起案子闹得人心惶惶、反响甚大,所以每人的档案中都添加了一笔厚重的荣誉——个人三等功!

  我和苏沫此行荣誉加身,本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甚至可以将借调结束称作是凯旋。然而想到至今下落不明的朵朵,在告别杨副厅长他们离开市局的时候,我们两人都是怅然若失的。
  “剑哥,你回去吧,与其送我们去机场,倒不如把油耗在寻找朵朵的下落上。”我拒绝了李剑送行的要求。
  “疯子说得对,寻找朵朵才是最紧要的事情。”苏沫说完,拉着我转身就走,走出两步又回头叮嘱了一句:“李剑,找到朵朵的第一时间给我们打电话,不管她是活着,还是……死了。”
  “我知道,一路顺风。”
  “再见!”

  中南市,是全国有名的药材之乡。想到师傅因为常年劳累落下了气虚的病根儿,我就想着去帮他找点儿补气的中草药,也算是尽一份儿我的孝心。苏沫对此当然不会反对,并且还主动做起了我的向导,一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她之前来这里还办过一次别的案子,比我要熟悉的多。
  苏沫带我来的是中南市最大的中草药交易市场,为了避免不懂行情被人坑,我们选择了一家店面最大的铺子,一进门就闻到了浓重的草药味儿,各种瓶瓶罐罐更是数不胜数。在苏沫去跟服务员交谈的时候,我漫无目的的瞎逛着,当走到一个坛子面前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那上面用繁体写着三个字——仙鹤草。
  看到这三个字,我的思绪被拉回到了李秋娥的家里,我记得她家厨房柜子里,就有这种治疗胃癌的中草药,于是轻轻凑到坛子前面闻了闻。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也许是我同情李秋娥坎坷、悲惨的一生,也许是我心中惦念着被送往了自闭症康复中心的小虎,也或许我只是想提醒自己一下,中南市不仅有一个朵朵需要关注,还有小虎需要关心和呵护。

  我已经准备好了去吸入仙鹤草的‘温甜’之气,然而当我深深吸气之后,感受到的却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涩苦’,这顿时让我愣在了当场。
  第一百五十章 瞒天过海
  “疯子,刚才我一直在买药,所以没有时间顾及你,你在这一直愣着干什么呢?”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沫将我的思绪拉回到现实当中来。
  “小沫,我觉有件事情不对劲儿。”我的头脑有些混乱,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心中所思所想。
  “疯子,什么不对劲儿?”苏沫紧追不放。
  “稍等一下,我先找服务员。”我没有继续跟苏沫纠缠这个问题,而是直接把服务员拉了过来,并且亮出了证件:“你确定仙鹤草是这种味道?”
  服务员一头雾水,不过显然从我的表情中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于是凑上去闻了闻:“丨警丨察同志,这就是仙鹤草的味道啊,它本身就是散发‘涩苦’的。”

  “确定?”我心中的不安更强烈了。
  “当然。”她点点头:“我卖了二十年中草药了,难道这还闻不出来?”
  我能看出来,她并没有骗我,于是紧接着问道:“那你告诉我,什么中草药的味道是‘温甜’的。”
  “温甜的?”
  “对!”我回忆了一下,确定的点了点头。

  “温甜之气的中草药有很多种,我不知道您想问的是哪一种,您能不能说说是治疗什么疾病的,或者用中草药的人哪里不舒服?”服务员仔细的说着。
  “我不知道是治疗什么疾病的,至于用药之人哪里不舒服……”话说到这里,我咬咬牙说出了一句大胆的话来:“如果用药之人肾脏不好呢?”
  “黄芪。”服务员不假思索的说道:“无论是肾炎、还是肾炎诱发的尿毒症,使用中草药治疗黄芪都是不可或缺之物。”
  “黄芪在什么地方?”我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呼吸的急促。
  “在那边,您跟我来。”
  “疯子,你到底在干什么?”苏沫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有了些不耐烦。
  “小沫,先让我闻闻黄芪是什么味儿,一会儿再跟你解释。”
  “我看你是真疯了。”苏沫气呼呼的噘起了嘴。
  “丨警丨察同志,这就是黄芪,您闻闻是不是这个?”服务员指着旁边的一个坛子说道。
  在将手伸出去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了颤抖,更是听到了自己咚咚的心跳声,我很怕黄芪就是在李秋娥家闻到的‘温甜’味儿,因为这意味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可现实往往就是这么的残酷,当黄芪的味道涌入鼻端的刹那,我的冷汗顿时就流了下来,身体也不由自主的趔趄了一下。如果不是服务员及时搀扶住了我,怕是就直接摔在地上了。
  “疯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苏沫这时候也顾不得跟我斗气了,顿时紧张了起来。
  “我没事儿。”我挣脱掉他们两人的手,狠狠在自己的脸上甩了两巴掌,清醒过来的同时不由自主的嘀咕起来:“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
  “疯子,你不要吓我了好不好,你到底在说什么?”苏沫的脸都有些发白了。
  “小沫,我们被骗了,全都被骗了。”我回过神,死死的盯着苏沫。

  “什么被骗了,你倒是说啊?”
  日期:2016-12-07 1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