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177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177节

    唯一的缺憾,是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弄清楚他的犯罪动机。不过根据已经掌握的犯罪嫌疑人李军和‘尸体开车案’中的受害人龙立新是发小,两人跟‘巨人观案’中受害人蒋薇的父亲又是大学同学来看,其犯罪动机很有可能是仇杀,不然很难阐述彼此的关系以及犯罪手段的恶劣。
  “犯罪动机,往往在刑事案件的侦查初期最为重要,越早的掌握犯罪动机,我们越是能够尽早对受害人的人际关系网进行排查,从而加快案件侦破速度将凶手绳之于法。但是在掌握了确凿的证据之后,犯罪动机反而会成为最无关紧要的问题,因为就算犯罪嫌疑人不说,我们也能够通过别的方式获取到。”当我将构建证据链的关键节点阐明了之后,马向阳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在舒展开眉头的同时,说出了上述不以为意的一番话来。

  “这倒是实话。”杨副厅长赞同的点点头,目光在我们三人的脸上扫过之后,终于是抛下了所有的顾虑:“现在就对犯罪嫌疑人陆军进行审讯,务必要让他供认出所有犯罪事实。”
  同样的审讯室,同样的审讯人员和受审人,只不过这次的境况有了太多的不同。在掌握了切实的证据之后,无论是我还是苏沫和李剑,心中的那份儿忧虑都是荡然无存了,每个人都显得异常振奋,大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反观之前淡定、从容的李军,此时多少有了一些局促之感,似乎已经从我们的表情当中嗅出了什么。
  “我是该称呼你陆军,还是李军呢?”
  审讯工作是最没有固定模式的,所以当苏沫开门见山说出这样一句话的时候,我和李剑都没有丝毫的意外,而是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李军。
  之前审讯的时候,无论我们问出什么样的问题,李军都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甚至于让李剑落入了他的圈套之中,诱导着李剑在审讯的最初就将我们认为最关键的证据抛了出去。正是由于他的算计和李剑的意气用事,让我们看到了裤子和破碎布料儿沾水之后颜色的不同,从而直接否定了碎布料儿成为犯罪证据的事实。也正是因此,审讯工作不得不暂时中断,让我们不得不耗费更多的精力去搜寻更为直接、无可辩解的证据。

  搜集更多的证据的确是我们应该做的工作,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物证被推翻给我们造成更大压力的同时,也浪费了最为宝贵的时间,最坏的结果就是朵朵会丢掉性命。
  “既然你们将该查的都查到了,还有必要问我吗?”短暂的皱眉之后,李军耸耸肩轻笑了出来。
  跟李军有过接触之后,我心中非常清楚他流露出这样神情并非多么意外的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儿,就像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让警方掌握他确切的犯罪证据一样。
  这并非是我多疑之下的胡乱猜想,而是我能清晰的窥探到隐藏在他眼底的情绪,那是一种满足,也是一种解脱,更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成就感。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我心中嘀咕着,也在思量着两次审讯时李军的反应,第一次他百般的阻挠我们,这一次却露出了这样的神情,两者本身就是极其矛盾的。
  “难道说,他就是这样一个性格鲜明的人,当我们没有掌握切实证据之前,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掩盖自己的犯罪事实。可当我们查明他的底细以及搜集到足够给他定罪的证据之后,他便放弃了困兽犹斗的想法?”想来想去,或许也只有做此解释了。
  “既然你承认了自己是李军并非陆军,那是不是意味着你已经放弃了抵抗,打算将自己的犯罪事实全部供认出来了?”就在我刚刚回神的时候,苏沫的话再度响在了耳边。
  “我是犯过罪,只是不清楚你们掌握了我的什么犯罪证据?”李军这句反问的话所夹杂的言外之意很明显,他不会主动供认任何罪行,但若是我们掌握了他的犯罪证据之后,也会加以承认。”
  “既然你不主动交代,那我们就只能逼着你交代了。”苏沫说完,将目光投向了我,示意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

  对此,我是能够理解的,倒不是我对于审讯工作多么的精通,而是因为我的案情回溯的能力在苏沫和李剑之上,此时最需要的便是这项能力。
  “我们开始吧。”
  提醒李剑和苏沫做笔录之后,我开始真正意义的第一次审讯:“李军,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的所有犯罪证据,既然你不肯主动供述,那我就帮你回溯一下你的犯罪计划、犯罪过程以及犯罪之后的种种。当一切回溯完毕之后,你有权做出辩解,不过你和我都清楚,辩解在切实的犯罪证据之前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你说吧,洗耳恭听。”李军耸耸肩之后,又追加了一句:“我说过,只要你们掌握了我的犯罪事实,我都会承认的,反之我也不会主动说任何一句话。”

  李军的犯罪计划以及实施过程如下:
  五天前李军来到事先早已经踩好点儿的书香苑小区,以身上的那身军装和退伍兵身份成功说服了门卫让自己进入到小区之中,随后有意的在门卫视线之内收取了一些废品,其目的就是为了彻底获取到门卫的信任,从而达到在犯罪过程当中不被人察觉的目的。随后又对处理收尾工作的施工人员说收取建筑废品,从而成功的支开了所有人,在做完这一切准备工作之后,李军才以上厕所为借口来到了很少有人涉足的拐角楼那里的下水井旁边。

  下水井的管道系统是一座城市不可或缺的重要设施,不仅盘根错节的遍布每一个角落,更是相互连接四通八达的。通过下水井的管道系统进入龙立新居住的新城国际几乎不会被人发现,这样一来就会成功避开监控设施和有可能出现的目击证人,从而为自己创造完美的犯罪条件。
  因为腿脚的不方便,李军在进入下水井之后可谓是步履蹒跚,这就是为什么他要扶着墙壁前行、并且在上面留下痕迹的原因。当然,最为直观的体现还是在攀登梯子的时候出现了打滑,否则他的裤腿上面不会留下独属于下水井中才会有的湿泥。
  当李军成功借用下水道从书香苑抵达新城国际之后,他在没有安装监控的灌木丛和梧桐林那里换了衣服,对自己的仪表进行了极为细致的整理。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我和苏沫在勘察梧桐林的时候,发现了草芥断裂的根茎面积很大,况且李军本身就是一个十分爱好干净的人,势必会将一丝一毫都整理妥当的,随后才是前往了龙立新的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