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157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157节

    “我没有想到情况会这么糟糕。”苏沫望着我们报以歉意。
  “你不也是为了案子吗?”我安慰了她一句。
  排水沟距离废弃的房屋有一两百米的距离,因为这里很少有人经过的原因,所以行走起来十分的困难。加上我们对沿途另外几座房子进行了简单的勘察,所以连去带回耗掉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当我们再度返回到案发第一现场的时候,曹刚他们已经结束了所肩负的现场勘查工作。
  “李队,我们对房屋的四周进行了逐寸检查,并没有发现任何可供提取的东西。”
  “也就是说,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是吗?”李剑皱着眉头。
  “是的。”曹刚点头。
  “疯子、小沫,你们怎么看?”李剑求助我们。
  “没有任何线索和痕迹,只能说明我们之前做的性格特征推导是正确的,犯罪嫌疑人心思相当的缜密,且很有可能他就是顺着排水沟过来的,因为那里是最容易埋葬不慎留下痕迹的地方。”
  苏沫所说的这些话在理,不过有一点被她给忽略了,那就是犯罪嫌疑人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龙立新和朵朵弄到河对岸的?

  第一百二十八章 现场还原
  “你不要看我,如果我知道的话,还用在这里唉声叹气吗?”当我将这个问题抛出之后,李剑苦笑着摇了摇头,刚才那股子振奋劲儿已经荡然无存了。
  “我暂时还想不通。”苏沫摇摇头:“这里作为案发第一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那么我相信犯罪嫌疑人要将龙立新和朵朵送到河对面去,也绝对不会露出丝毫的破绽。根据以往的刑事犯罪案例来说,案发现场往往会挖掘出更多的东西,相反转移过程当中反倒要少得多,所以重点还应该放在这座房子的四周。”
  “可事实上,我们进行了最为细致的勘检,别说清晰的线索,就连毛发都没有发现一根儿,犯罪嫌疑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曹刚不解的问。
  “疯子,你怎么不说话?”见我一直保持着沉默,李剑催问起了我。
  “我觉得没有人能做到毫无破绽的犯罪,一定是我们忽略了哪里。”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我的目光也在四周打量着,最终落在了那扇大门上。
  “疯子,发现了什么?”李剑显然注意到了我情绪的不对。

  “不要打扰他,我们过看看。”苏沫提醒了他一句。
  现在的我,在极力摒弃掉所有充满困扰的因素,我必须集中精力将刚才脑海中闪过的灵光给抓住。因为我有种感觉,抓住了它,离查明真相也就不远了。
  “疯子,你究竟在看什么,这门上面有花儿吗?”李剑看着是个挺稳重的人,可一旦涉及到案子,他暴躁的一面就会暴露无遗,死命催促着我。
  他的话,解开了我心中的最后一丝困惑,所以在转身的同时,我也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剑哥,大门上面没有花儿,但是却隐藏着关键的线索。”
  “是什么,快说。”不光李剑呼吸急促了起来,苏沫和曹刚,甚至旁边那些低声议论着的同事们,此时都朝着我望了过来。
  “要找到这条线索,还需要剑哥配合我一下。”我故意卖了个关子。
  “怎么配合?”
  “假设你现在就是犯罪嫌疑人,手中的对讲机就是那把钢锯,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破坏掉门锁,同时还要注意到路过的人。”我将心中打算说了出来。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真正的将案发现场进行还原,这也是刑事侦查经常采用的手段,往往通过这种方式就能查找到之前所忽略的细节,从而将案情做出推进。
  “开始吧。”
  当我的话落下之后,李剑已经假装去锯开那把锁子了,看到他做的有模有样,我还真不忍心打扰他。不过这也仅仅是内心中闪烁过的戏谑念头罢了,当感受到他彻底融入了角色之后,我拿起苏沫手里的对讲机喊了曹刚一声,随后他便跟另外一名同事有说有笑的从排水沟那里走了过来。
  就在声音传过来的刹那,李剑手中的动作突然停下来,随后他紧张的打量起了四周的环境,显然是在寻找藏身的地方,避免被曹刚他们发现。可是这座房子的院墙很高,想要不借助蹬踏之物爬上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他只能继续搜寻着,并且最终锁定了街道正中的一处下水道入口。
  “停。”
  就在李剑想要将下水道口打开跳下去的时候,我及时制止了他:“剑哥,情景模拟到此结束,我想刚才的现场还原,已经为我们打开了突破口。”

  “疯子,你是说犯罪嫌疑人曾经躲进过下水道里面?”李剑皱起了眉。
  “刚才模拟犯罪嫌疑人的是你,我想躲到哪里更加的安全,您比我更有发言权吧?”
  “这里的确是最好的藏身之处。”指了指下水道,李剑继续说道:“我扮演的是犯罪嫌疑人,刚才听到曹刚他们的说话声之后,我的本能反应是赶紧躲起来。可是院墙太高无法攀爬,其他的地方又无法躲藏,搜寻半天也只有将那个下水道当做暂时的庇护所了,而且进出很方便。”
  “疯子,你不会真的认为犯罪嫌疑人会躲到这里面吧?”苏沫似乎还是不愿意相信这般事实。
  “我没有说他躲进这里面,我真正的意思是说,犯罪嫌疑人是通过下水道将龙立新和朵朵给转移走的。”这个念头在我内心盘桓有一段时间了,是时候下此结论了。”

  “什么?”当我的的话落之后,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声。
  “你们没有必要大惊小怪的,下水道是一座城市的排水、供电、供气等复合性结构,里面完全可以供人通行。且我们对房屋四周进行过了最为细致的勘察工作,并没有丝毫收获。还有你们不要忘了,排水沟这里人迹罕至不假,可一旦过了那座小桥对面就是人声鼎沸的农贸市场了,那种地方想要转移两个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然也可以不选择那条路,而是顺着胜利北街前往北斗路,可那里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我想犯罪嫌疑人不会这么傻吧?“

  “有道理。”苏沫点了点头。
  “不管疯子这番推测有没有道理,既然下水道这里没有做过勘检,那我们就不能放过。小高,跟我下去。”李剑说完之后就要打开井盖下去。
  “等等,我跟你下去。”不是我不放心曹刚,而是我迫切的想要弄清楚之前的推测是不是正确的。
  “谁?”
  就在我们想要进入下水道的时候,从排水沟那里突然传来了曹刚的声音,这不由的让我们精神一凛,只能暂时放弃进入下水道,纷纷朝着那里赶了过去。

  “曹刚,发生了什么?”李剑问。
  “李队,刚刚我好像看到了一个人。”
  “在哪里?”
  “排水沟的河床中。”曹刚指了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