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154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154节

    我直接否定了他的话:“如果是孩子做的,那么门锁几乎没有可能是锯开的,因为通常会做这种事情的孩子,都还处于一个毛躁的年龄。这时候的孩子最缺乏的就是耐心,他们不会为了好玩儿,而顶着大日头去做这样的事情。最有可能采取的方式,是直接用锤子将门锁给砸开。还有,现在我们并不能确定这里并非第一案发现场,在没有经过反复的勘察之前,不要妄下这种结论,这本身就是对刑侦工作的不负责任。”

  “许队,你说的这些我们都会记在心里,可事实是在这里我们并没有找到任何指向犯罪嫌疑人的线索啊?”年轻人总是不服气,小胡就是这类人的代表。
  “你怎么知道没有线索,勘查完了吗?”他的这种思想是万万要不得的,所以我只能敲打他一下:“就算是屋子里面没有人去过,可院子我们也仅仅勘察了四分之一不到的面积,所以我还是那句话,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
  “许队,我知道了。”或许是听出了我话中夹带的火气,小胡低头认了错。
  “继续吧。”适当的敲打能够敦促人进步,可若是过火之后就会对当事人的自尊心造成一定的伤害,起到截然相反的作用,于是我也趁机转移了话题。
  “许队,你看那是什么?”
  就在我们刚刚将注意力放到现场的时候,小张的突然发出了诧异的声音。顺着他的手电光看去,我在院子的西南角,看到了一处发亮的地方。
  “跟洒了水似的,那是什么东西?”小胡和小宋不明所以。
  “什么都不是,就是水泥地。”我又仔细的看了看,确认没错以后才解释道:“水泥地之所以在手电的照射下发亮,是因为那里跟其他地方是不同的。”

  “许队,怎么个不同?”小张催问。
  “其他的地方脏,而那里是干净的。”望着那块地方沉吟了一下,我继续说着自己的结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就在这一两天,那里曾经被人清洗过。”
  “难道是犯罪嫌疑人?”小宋惊呼了一声。
  “不是没有可能。”我点点头:“具体是不是犯罪嫌疑人做的,我现在还不能确定,不过事出反常即为妖,那块地方值得我们下下功夫。”
  说话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到了发亮的那块水泥地跟前,这块面积有三平方左右,且四周有着喷溅的痕迹,初步确定是水管冲洗地面所造成的。
  水泥地的左侧靠着一间配房,房子的墙壁上面固定着水管,水管的下面是一个方形的水池,排水口朝向相反的方向,一直延伸到了五六米开外的一处深坑之中。

  “许队,你说的完全正确,这块地面的确是被清洗过,因为这里的尘土明显要比其他地方少得多。”就在我四处打量的时候,小张已经对那里做了勘察。
  “确定吗?”我必须确认一遍。
  “百分之百的确定,不信你看手套上面的灰尘?”小张的两只手都戴着白手套,其中左手的那只已经被彻底染成了黑色,而右手的则要浅显的多,这很好的对他的结论做出了支撑。
  “我再给你们出一道题,能答上来的有奖。”
  早在会议室的时候,当杨副厅长说出借调我和苏沫的真正原因之后,那番话曾深深触动过我的内心,同时我也牢记在了脑海之中。既然是试点改革,既然想要扶持一批年轻人到更加重要的岗位上,那么对于资历新浅的刑警势必要多加培养才行,现在不就是一个合适的机会吗?
  “许队,你说吧,这次我们绝对不会再让你失望。”一听说我要出题,这三人顿时就来了兴致,摩拳擦掌的跃跃欲试。
  看到他们的积极性都被调动了起来,我也就没有再卖关子,直接说道:“我的问题有两个,如果真是犯罪嫌疑人对地面做出的冲洗,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
  “还有,当时这里发生了什么?”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关键之处
  原本兴致勃勃的三个人,在我将问题抛出之后,都是陷入到了沉思当中。他们的眼神不约而同的都落在了那块发亮的水泥地上,显然在思索着具体答案。
  我没有催他们,一来是他们三人本身就缺乏刑事侦查的经验,理当多家磨练。二来每个人的思维都是不同的,考虑问题的角度也是不同的,相应的所用时间长短也会不一样。
  小胡是派出所的片儿警,虽然他对于刑侦工作显得比较外行,但胜在从警时间长,所以第一个开了口:“许队,第一个问题其实很好回答,犯罪嫌疑人之所以对这块水泥地进行冲洗,最大的可能就是抹灭证据。而且我相信这块水泥地并不是随机选择的,而是有着事先的筹划性。”
  “为什么这样说?”我引导着他进行进一步的思考。
  “很简单。”小胡毫不犹豫的说道:“这块水泥地距离水池很近,确切的说是距离下水道很近,非常容易进行清洗,这就是犯罪嫌疑人做出选择的初衷。”
  “不错。”我点点头:“如果来到此地的真是犯罪嫌疑人,那么你所说的一切十有八九就是他当时所考虑的,因为这里是最容易抹灭痕迹的地方,下面说说第二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暂时还没有想明白。”小胡说完又陷入了沉思。
  “我回答第二个。”小宋把话接过去说道:“我觉得当时地上留下了脚印儿。”

  “怎么讲?”小宋刚刚走出警校不久,经验欠缺的短处在此时彰显无遗。
  “因为这里靠近水池,犯罪嫌疑人很有可能踩到了水渍,鞋底湿了以后势必会留下脚印儿,所以他(她)才会对这里进行了清洗,目的就是为了抹掉痕迹。”
  “错。”我直接否定了他的话:“如果真如你所说的一样,那他(她)的脚印儿永远都不可能彻底的抹除掉,要知道使用水管进行冲洗是具备喷溅性的。而且你之前的假设也是不成立的,要知道这座院子已经废弃很久了,没有人使用水管的情况下,水池旁边怎么会出现水渍呢?”
  “如果水管漏水呢,如果他光脚进行的冲洗呢?”小宋不服气的反驳着:“他(她)先将自己的鞋脱下来,冲洗完之后再把鞋穿上,这样不就能造成我们看到的现场了吗?”
  “不。”我摇摇头:“你所说这些,其他犯罪嫌疑人可能会采用,但是犯下这两起凶杀案的凶手绝对不会这样做。”
  “为什么?”小宋不解。
  “因为他的犯罪思维逻辑。”我引导着他说道:“你觉得能将巨人观案做到几乎毫无破绽的人,能利用‘动物电’操控尸体去开车的人,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吗?”
  “万一呢?”小宋继续辩解着。
  “没有万一。”我尽量让自己的口吻严厉一些,只有这样才能给这个初出茅庐的臭小子一点儿警醒:“通过前两起案件我们能够窥探到犯罪嫌疑人不仅狡猾和狠辣,犯罪思维逻辑也是缜密无比的。他不可能不清楚脱掉鞋子的后果,一是这样耗时更长,第二是不利于逃跑,所以我才说你的设想是不成立的。”
  日期:2016-11-30 0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