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140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140节

    “很有可能是这样。”李剑面色凝重的应了一声,继续说道:“毕竟前两名受害人的肾脏都都丢失了,所以朵朵如果是被同一犯罪嫌疑人控制起来的话,很有可能也遭遇了这样的灾难。而通过年龄的对比,我相信她的处境会和当初的蒋薇会出于一辙,就是肾脏被摘了,却还没有死亡。”
  “等等,据我所知,肾脏如果被摘除的话一天都无法存活,犯罪嫌疑人真能做到吗?”之前的案情分析会何英并没有参加,所以有些细节并不清楚。
  “何副局长,理论上来说的确是这样的。但您应该知道,现在有种医疗设备叫做血液透析机,就是专门针对肾脏疾病研发出来的,这也是我们将犯罪嫌疑人锁定为‘医生’的重要依据之一。”迎着何英疑惑的目光,我给了他一个清晰的解释。

  第一百一十五章 无迹可循
  我的这句话说完之后,偌大的会议室顿时就陷入了沉默,压抑的氛围从四面八方涌动过来,让在场的每个人都露出了凝重甚至于窒息的表情。
  过了良久,杨副厅长才将这种沉默打破:“如果事情真如李剑所说的一样,现在的朵朵已经是凶多吉少了,我们必须立刻采取行动才行。”
  “我也是这样想的。”马向阳附和过后,权衡了一下说道:“老朱,把我们掌握的情况通报给交管局,告诉他们市局的警力会暂时抽调回来,排查进出市区车辆的工作就交给他们了,务必让他们站好这一班岗。你现在就去布置工作,一部分人继续排查那个‘医生’,剩下的人对市区内外所有废弃厂房、房屋以及可疑之处进行搜查,虽然按照我们的推断朵朵应该还没有被害,可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是不多了,必须要争分夺秒。”

  “还有老何,你也不要在办公室坐着了,去基层亲自带队。辖区的派出所和治安大队,对于基层的情况都比较了解,你把市局的命令传达下去,对龙立新居住的小区外围进行细致的摸排工作,除却走访人群之外,也要把附近所有的监控录像都做细致的筛选,不管是超市的还是饭店的,一家一家的调取。”
  跟两名副局长交代过后,马向阳将目光又望向了下手的另外两人:“你们信息科昨天查证了龙立新的通话记录,并没有发现可疑线索,所以我要求你们把工作做的再细致一些,对龙立新的所有社交软件进行一次大清洗,哪怕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放过。需要什么尽管去龙立新的家里提取,稍后我会跟检察院那边打个招呼,搜查令后期补上。”
  “最后是你们户籍科,散会之后立刻对两起案件当中的受害人进行一次深度挖掘,祖籍是哪里、曾经在哪里定居过、现在的居住地是什么、两起案件当中的受害人户籍有没有出现过地点重叠,都要给我详细的汇报上来。我们到现在还无法确定嫌疑人的犯罪动机,如果真的是人体器官贩卖团伙,户籍挖掘工作可能没有太大的用处。可若是另外的仇杀动机,那么户籍排查工作很有可能会为我们打开突破口,明白了吗?”

  “明白。”
  一令风云动,当马向阳的命令下达之后,整座警局、乃至于整座中南市都是忙碌了起来。李剑跟我和苏沫打了个招呼之后,也急匆匆的走出了会议室。
  不同于土生土长的李剑,我跟苏沫毕竟是借调过来的,所做的工作更多是通过犯罪心理推导和尸体解剖勘检来确定侦查方向,所以这种排查、走访事情轮不到我们来做。
  可既然是来查案的,又是如此诡异离奇的案子,无论是我还是苏沫自然都是坐不住的,于是异口同声的问杨副厅长和马向阳,我们的工作是什么?
  “等。”
  这是杨副厅长给我们的回答,用他的话说,我们已经将所有能做的工作都做了,案情进展到这种程度也就只能等了,等到新的线索被挖掘出来之后,再继续商定侦查策略,
  对于这样回答,我们自然是不情愿的,可在对视之下又找不到什么好的反驳点,毕竟任何线索的提取都是需要过程的,就比如那个芯片的编码。
  等待总是漫长的,但同时也是值得的,当一条条最新的信息反馈到局里之后,我们也开始忙碌了起来,对所有上报的情况及信息做了汇总。

  信息如下:
  第一:芯片编码已经得到证实,遥控接收模组的电路板产于五年前,从江南一家电子厂发货,收货地是中南市一家生产儿童玩具的厂家,如今玩具厂早已经倒闭。这也就意味着从芯片编码这里打开突破口已经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玩具厂发出的任何一个遥控玩具,都有可能成为犯罪器材。
  第二:搜救工作正在紧锣密鼓的展开,城东和城南已经进行过地毯式的摸排,目前还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场所,至于龙立新的女儿朵朵,更是没有丝毫下落。
  第三:龙立新的手机通话记录以及家中台式电脑聊天儿软件中,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线索,但有一个重要情况,他经常使用的手提电脑不翼而飞。
  第四:何副局长带着辖区民警对龙立新家附近的所有监控录像进行了提取,其中几个摄像头曾经拍摄到了他们父女,监控录像目前正在送往市局的路上。
  第五:户籍科对受害人及家属进行了户籍排查,龙立新的户籍的确是龙阳县龙家堡,但朵朵却是中南市人,经过调查证实朵朵系福利院收养女童。
  第六:蒋薇的父母都是土生土长的中南市人,从户籍上面看,两起案件的受害人没有任何户籍地点的重叠,基本可以认定两个家庭毫无关系。
  最后一点:本着假设仇杀的犯罪动机,李剑对龙立新以及蒋薇的父亲进行了调查,所了解到的情况可以对第六点结论做出支撑,两人并不相识。
  “这他娘的究竟是什么人在犯罪,怎么丁点儿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留下?”看到汇总的信息之后,杨副厅长揉着太阳穴忍不住的骂了一句。

  “杨副厅长,您这脾气真该改一改了,气大可是伤身的。再说也不是什么线索都没有提取到啊,龙立新的手提电脑,还有正在送过来的监控录像,不都存有疑点吗?”马向阳宽慰着这位老领导。
  “从警这么多年,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诡异的案子。”杨副厅长叹口气:“从犯罪手法以及共同遗失的肾脏来说,并案的确是能够说通的,换句话说是同一名犯罪嫌疑人所为。可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在两起案件的受害人身上寻找不出任何的关联点,这是以往刑事案件中从没有遇到过的情况。”
  “杨副厅长,这说明有两种可能?”我接了一句。
  “都这个时候了,就不要卖关子了,直接说。”他有些不满的瞪了我一眼。
  监控录像还在送来市局的路上,其他的方面有没有可以值得推敲的回馈信息,所以我们当下也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可做,于是我就阐述起了自己的观点。
  日期:2016-11-26 1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