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123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123节

    第二,是因为现在的中南市警方已经背负不起任何舆论上的压力了。上一起巨人观案的犯罪嫌疑人始终没有落网,如今发生了一起更为离奇的案件,不被捅上天才怪?
  “下面我把任务分派一下,朱副局长负责跟交管局那边做好接洽,对案发的车辆进行起底排查,车是从哪里来的,死者的人际关系又是怎么样的,尽快摸排清楚。与此同时还要调动警力对案发时街道上经过的一切可疑车辆进行检查,虽然根据有限的线索还不能给案件定性,但未雨绸缪总不会错的。”
  “明白了马局,我现在就去安排。”朱华站起身,带着几个人走出了会议室。
  “何副局长,你的任务不用我布置了吧?”

  何英,也就是中南市公丨安丨局主抓治安的副局长,这个时候表了态:“杨副厅长、马局,我现在就把市局的命令通报下去,调动所有派出所和治安联防大队的人员,对全市的一切可疑人员进行深度摸排。在把巨人观案犯罪嫌疑人挖出来的同时,也争取为这起案子打开一个突破口。”
  “记住,一定要注意安全。”杨副厅长叮嘱了一句。
  “是!”
  当何副局长走出去之后,马向阳将目光望向了我和苏沫:“小沫、许峰,前段时间市局将一批刑侦骨干送到了公丨安丨部培训,导致了现在几乎无人可用的窘境,这也是巨人观案发之后我向白局长申请把你们借调过来的原因。按照原定计划,今天本该送你们回去的,可现在看来你们要多呆几天了。”
  “马局,您分派任务吧?”其实就算马向阳不说,我也决定留下来了。死人开车这么诡异的案件我还是头一次遇到,吊足了我的好奇心。
  “许峰不走,我自然也走不了,现在我们就去现场。”苏沫就是这样的性格,一旦遇到案子就坐不住。

  “现场我们已经进行了封锁,勘检过程中有什么情况及时回馈到局里,我和杨副厅长也好在第一时间内做出调度和安排。”马向阳最后又补充了一句:“还是那句话,一定要注意安全。”
  “真是个多事之秋啊?”
  打开车门的同时,李剑苦笑着发出了一声感概:“我原本的打算是巨人观案结案之后,就请假休息几天的。一来是把李秋娥的后续事情处理好,二来去康复中心多陪陪小虎,现在全泡汤了。”
  “剑哥,干咱们这行不就是这样嘛,所以你也就别发牢骚了。”我系好安全带的同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俩能不能少说点儿废话,赶紧开车。”苏沫说完,身子向后一靠闭起了眼睛。
  我跟苏沫合作已经有几年了,所以很清楚她肢体语言表达出的意思,这个时候的她正在根据监控中看到的一切尝试着犯罪心理的分析。或者说,在推导如此犯罪的动机。
  车祸地点在平安大街最为混乱的一段,两侧都是尚未拆迁完毕的城中村,无论是每天搬迁的大量暂住人口,还是一条条错综复杂的支路,都会给破案带来极大的难度。
  案发现场已经被警方彻底控制起来,不光是拉起了隔离带,就连很长一段路都做出了封锁。可这依旧无法阻止群众们的好奇心,他们乌泱泱的围在隔离带外面,指指点点的议论着。
  “李队,你们可算是来了。”我们刚刚赶到,就有一名同事过来跟李剑打了招呼,通过介绍我得知他叫曹刚,是平安分局刑侦中队的队长。
  “现场做过初步勘检工作没有,情况怎么样?”李剑说着,递给我和苏沫两副白纱手套。
  “我们接到市局的电话,说你们会过来,所以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勘察,一切都还维持着案发后的样子。”曹刚说完,将我们引领了过去。
  对于这一点,李剑显得很满意,略微沉吟一下说道:“曹刚,让你带来的人去配合一下交警的工作,疏导车流的同时,尽量对围观的群众也做出遣散。尤其注意有没有媒体的人在这附近,如果有的话,一定要注意说话的方式方法,总而言之一句话,给我把他们的嘴巴封住了。”
  “小张,赶紧去安排。”曹刚把任务分派给了一名下属,又从旁边拽过了一人:“李队,这是交警队的王伟,车祸发生的时候正在这里执勤。”
  “说说当时的情况吧。”说完,李剑就快步朝着出事的面包车走了过去。

  “当时我正在执勤,突然听到了一道沉闷的声响,转身看到面包车撞在了前面SUV的车屁股上。原本我以为这就是一起普通的追尾事故,可当我拉开面包车门的时候,司机直接倒向了我的怀里,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所以赶紧拨打了120的急救电话。救护人员赶到之后,第一时间便要做出抢救,但没有想到在司机的身上发现了尸斑,于是我赶紧把情况做了上报,同时对案发现场做了最大的维护。”

  “你做的很好,那名SUV的车主呢?”
  “带到交警大队去了。”
  “他知不知道面包车司机死亡的事情?”
  “不知道。”

  王伟摇摇头:“车祸发生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给保险公司打电话,后来试图了解过情况,不过都被我制止了。”
  “行,你过去做个笔录,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就行了。”
  李剑对现场做出安排的时候,我们已经是来到了面包车的前面,这辆车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很多地方车漆都已经花掉了,很有可能属于废弃的车辆。面包车的前脸,此时已经是凹陷进去了一大块,保险杠更是在破碎后掉落在了地上,足以想见发生车祸时的撞击力度有多大。
  司机,此时还坐在驾驶位那里,他的上半身靠向车座和车体的夹缝处,微微上仰的脸上透着几分的苍白,长长的头发垂落下来,乍然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剑哥,法医和检验科的同事们还没有来吗?”在这样的案发现场,勘检工作通常都是由外向内展开的,因此即便我是法医,也没有贸贸然动手。
  面包车司机身上有着尸斑,证明发生车祸的时候已经死亡一段时间。一个死去的人能够开动面包车,本身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基于这一点勘检工作必须要小心、小心、再小心才行。
  “刚才我已经催过了,现在被堵在了路上,所以这次的初步勘检工作就靠咱们了。”
  李健说着,从兜儿里掏出了两个证物袋,递给我和苏沫的同时说道:“痕迹的提取工作交给我了,物证的采样交给小沫,至于初步尸检就交给疯子你。”
  “好。”我们俩一起点头。
  “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