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92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92节

    “因为,你看起来是在跟朱强进行交谈,但你真正做的是——催眠!”看到马磊陷入了沉默,于是我继续说道,“我记得苏沫在给我转述当天情况的时候,说朱强原本好好的,但是突然情绪出现了失控,然后你进去安抚了他一段时间,并最终让他安静了下来。当时看守所的所长的确就在门口,但也仅仅是在门口罢了,而且你在安抚朱强的时候曾经说过,不要让任何人进入那间拘押室里面。”
  “就算是我将朱强催眠了,并且对他进行了心理暗示,可马桶里面红色的液体要怎么解释,他嘴巴里面的头发又要怎么解释,还有你反复提及的挨着墙角床腿儿上面的小血手印儿要怎么解释?”马磊继续刁难着我。
  “现在,我就一一给你做出解答!”
  日期:2016-10-14 17:05:00
  我一共离开了这座城市三天,但在这三天之中我并非只专注于往生村里所隐藏的事实真相,更是随时都在和苏沫以及雷大炮保持着紧密的联系。我在调查马磊所掩盖的那些隐情的同时,雷大炮和苏沫他们也在紧致细密地对马磊做着深入的调查,不然我也不可能知道他和许忆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关系。两个方向的案情同时推进,让我们震惊于马磊隐藏如此之深、手腕如此之狠辣的同时,也是将所有的案情查了个水落石出,因此马磊的这些问题难不倒我。

  日期:2016-10-14 17:05:00
  “第一,马桶之中的红色液体,是经过冰冻的鲜血,你趁着将朱强催眠的那段时间,将冰冻过的血块放入了马桶上面的水箱之中。第二,那团头发也是你在将朱强催眠之后放到被褥之中的,而这也是导致他死亡的真正原因。第三,挨着墙角床腿儿上面的小血手印儿其实并不是你弄出来的,而是当初徐睿化装成装修工人更换马桶的时候留下的。”
  当我说完之后,马磊再一次陷入了深深的沉默当中,而后继续说道:“如你所说,马桶里出现的红色液体是冰冻过的血块融化所致,那么我是怎么带进去的?虽然是深秋的季节,但那东西带在身上时间长了以后,还是会出现融化的。还有,就算我将其顺利带入了拘押室里面,那为什么马桶的水箱里没有残留物呢?”
  日期:2016-10-14 17:06:00
  “马哥,你觉得这还是问题吗?”我虽然这样说了一句,但我还是回答了他,“你想要确保血块在不融化的情况下带到拘押室,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只要用泡沫包裹起来就行。其实这也是泡沫出现在拘押室里面的真正原因,当然还有一点必须要提及,那就是泡沫其实也是解开朱强催眠的钥匙。当你把他催眠之后,就将那泡沫放到了他的手里面,然后暗示他抠数上面的颗粒,当数到一定数量的时候,他就会从催眠的状态之中苏醒过来,这就是他在拘押室中来回踱步的原因。至于水箱之中为什么没有血块残留,这就涉及一个比重的问题了,血丝都能沉入水中,更不要说被冰冻过的血块了,即便是融化之后,也会沉到水箱的底部。而马桶水箱在放水的时候,往往都是最底部的水先流出去的,所以即便当时沾染了一些在水箱的上面,因为后续的水继续冲刷,也不会留下丝毫痕迹”

  “头发呢,要怎么解释?”马磊丝毫没有放弃的意思,继续追问着我。
  日期:2016-10-14 17:06:00
  “一样!”我看了他一眼说道,“冰冻过的头发同样是被泡沫包裹起来的,只不过你将那东西放到了床头,并且用被褥遮盖了起来而已,所以监控中并没有看到。泡沫的颗粒抠数到一定数量的时候,朱强从催眠之中苏醒了过来,而因为长时间保持紧张的原因,会让人出现小便频繁的迹象,所以他上完厕所按下了冲水开关。而当他看到马桶中流出的液体是血红色的时候,着实被吓坏了,所以就直接冲到了床上。但他没有想到,你在床头给他留下了更为致命的东西。”

  日期:2016-10-14 17:07:00
  “那么,小血手印儿呢?”马磊喝了不少酒,说话的时候喷涌着浓重的酒气,“我记得后来你说过,从血迹的凝固程度推断,小血手印儿出现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可刚才你又说那是收押朱强两天前徐睿弄出来的,这岂不是自相矛盾了吗?”
  “这个问题曾经困扰过我,但当我回想的时候,我才发觉我疏忽了一点。”我回忆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这座城市终年空气湿度本身就大,前些天又下了几场秋雨,所以地表之下其实是很潮湿的。再加上看守所的收押室又是地下的,所以徐睿留下的小血手印儿,才会呈现出凝固时间较短的假象。”
  日期:2016-10-14 17:07:00
  “疯子,我记得在徐睿供述犯罪事实的时候,你曾经不止一次说过他更适合转到刑侦去,现在我也将这句话送给你,你做刑警远比法医更有前途。”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称赞,但这至少说明我之前的判断和推测都是正确的,这对于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因为我没有辜负白局长和师父对我的期望。同时,我也没有辜负那些受害人,因为我帮他们将幕后真凶给挖了出来;当然,我更没有辜负身上的这身警服,没有辜负肩上挑着的责任。

  “疯子,你所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可一些细节还是颇有偏差的。”或许马磊有了些醉意,也或许这就是他的工作态度,总之他这个时候开了口。
  “你说吧,我听着呢!”这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深入的交谈了,所以我的语气不免有些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