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64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64节

    “好问题!”徐睿轻笑一声,“当时我也曾问过马向阳同样的话,当时他给我的回答是,即便是他没有收养那个女孩儿,但是却给她提供了足以成长的环境,这对于那些村民来说同样是莫大的诱惑。”
  “这些人太可怕了。”我忍不住感叹了一句,“难道他们就真的忍心将自己的孩子送到孤儿院,不论怎么说那都是亲生骨肉,他们这样做当真是还不如畜生。”
  日期:2016-09-29 20:57:00

  “峰哥,如果你去过那个村子,如果你跟马向阳交谈过,你就不会这样认为了。”徐睿喝了口水,继续说道,“我在听到这些的时候,同样被深深地震撼过,不过马向阳很快就给我做出了解释。说在他们那里,重男轻女的思想一直都很严重,在那里的人们看来,女孩儿不过就是传宗接代的工具罢了。所以很多人家如果没有儿子的话,那就会一直生下去,一直到生出儿子为止。而因为那里贫困落后,所以很多人家根本就没有能力抚养那么多的孩子,虽然说将孩子送到孤儿院残忍了一些,但终归是能够吃饱穿暖的。更何况,马向阳也一直在扶持着那座孤儿院,所以在他们看来,将孩子送到孤儿院里面,就等同于是马向阳在抚养着了,何乐而不为呢?”

  “唉……”重男轻女的思想,在很多人的观念中是根深蒂固的,可随着这个爆炸时代的信息冲击,大多数人都不会表现得太过明显,如同往生村那么疯狂的,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那么,马向阳到底是什么时候真正动了收养那些女孩儿的念头呢?”任何事情都不会一蹴而就,都会有一个发展的过程,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是怎么出现转折的,或者说是谁在背后狠狠地推了一把马向阳,让他做出了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当然是认识王群之后!”徐睿透出几分回忆说道,“往生村送来的女孩儿很多,而且是持续性的,马向阳对此异常痛恨,但是又没有办法,直到有一天来到孤儿院的换成了一个男孩儿。”
  “王群?”
  “是的!”徐睿点点头,“我们经常会听到一句话,这个世界总会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对于往生村的人们来说,那个人就是内心活泛不安的王群。当所有村民都在想办法将家里的拖油瓶送到孤儿院的时候,王群的父亲却动了不一样的念头,他让王群只身走出了大山,千里迢迢来投奔马向阳。相对于那些村民来说,王群的父亲倒是颇有远见的,只有离开了那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自己的儿子才能真正改变命运!”马磊感慨了一句。

  日期:2016-09-29 20:58:00
  “是啊……”徐睿也忍不住叹息一声,“据马向阳说,王群在见到马向阳后只说了两句话,一句是他正重复着马向阳以前的生活,靠着村民们的救济生活。另外一句就是他有调理好马向阳身体的偏方,并且能够让他跟村里的老人们一样长命百岁。”
  “这么荒诞的话,马向阳怎么会那么轻易地相信?”当初从王群的笔记本中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觉得那是扯淡的玩意儿,现在更觉得可笑了。
  “峰哥,你乍然听说不相信能够理解,但你要知道马向阳不一样。”徐睿反驳着我,“马向阳是从小在往生村长大的,所以他知道村里老人长寿的事情,当然尤为关键的一点是王群的父亲,他是往生村的土医生,帮老人看病很有一套。延年益寿的办法,如果换作别的人来说,马向阳或许是不会相信的,可偏偏这句话是王群说出来的,结合马向阳听的、看的一切,让他对此深信不疑。”
  “徐睿,根据我从孤儿院了解的情况来看,杨婷她们都是在十四岁的时候被领养的。而卷宗之中记录得很清楚,王群今年才三十岁,那也就是说当时的王群只有十七八岁?”
  “根据这些我们也能得出一个结论,从见到王群开始,到前些日子我们发现受害者的尸体,这场灭绝人性的杀戮盛宴,他们居然筹备了长达十二三年!”
  日期:2016-09-29 20:59:00
  “很可怕是吗?”徐睿嘲讽地笑了笑,“当时在听马向阳讲述的时候,我心中一样是充满了震动的,我见证了他们犯下的罪恶,可我没有想到他们会如此冷血。”
  在徐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们每个人都没有出声,此时我的心里充斥着莫大的哀痛和愤怒,看来老祖宗留下的话果真是极其富有道理的。这世上什么最难揣摩?是人心。就拿马向阳来说,他因为自己童年的不幸,在发家之后一直资助着孤儿院,这本是他善心的体现。然而当巨大的诱惑摆在面前的时候,他却成了冷血的刽子手。真的是花开有两面,人生佛魔间……
  “继续吧……”逝者已矣,我们要做的就是帮她们讨回公道,惩治真凶,所以这场聊天儿似的审讯,还要继续下去,这起案件还有诸多的疑点没有解开。
  “在王群那句延年益寿的话下,马向阳的心思出现了动摇,毕竟他的身体的确糟透了,在拥有了这么大的家业之后,他怎么能接受自己的早衰呢?所以,马向阳将王群带到了家里,并且说以帮助王群安置工作来交换调理身体的偏方,但王群并没有直接告诉他,而是说等一切稳定下来再说。”徐睿继续说道。
  “稳定,所指的是什么?”苏沫问。
  日期:2016-09-29 21:00:00
  “当然是在这座城市扎根,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徐睿继续着供述,“原本,马向阳是打算让王群去上学的,但因为自幼在教育资源贫乏的山区长大,王群的知识底子打得很不好,而且他本人也不想上学,所以只能作罢。”

  “所以,马向阳通过打点关系,将王群送到了部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王群当兵的事情了。
  “是的!”徐睿点头,“马向阳是个商人,所以心里很清楚一旦沾上王群,怕是这辈子都无法摆脱掉。与其白吃白喝地养他一辈子,倒不如将其发展成自己的一个臂膀,所以就把王群送到了部队里面。毕竟在那里不仅可以将身体锻炼得强壮,更是能够杀一杀王群身上的野性,退伍之后做个贴身的司机兼保镖也未尝不可。”
  “两人从见第一面就开始互相算计,能和平共处这么多年,也真是难为了他们。”马磊摇着头苦笑了一声,随后继续做起了笔录。
  “在临去部队的时候,王群告诉马向阳,让他每年从孤儿院中挑选一名十四岁的女孩儿,改头换面将她们收养到家里,至于用来做什么,等到他退伍的时候自然会相告的。”
  “徐睿,我有两个疑问,第一为什么是十四岁的女孩儿,而不是十三岁或者十五岁?第二,是谁在一直给王群出谋划策,是不是他的父亲?”这两点我也是必须要问明白的。
  “你的第一个问题,马向阳同样问过,当时王群的回答是,根据他父亲常年看病的经验,大多数女孩儿的第一次例假,都是在十四岁那年。”徐睿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这只是个概率的问题,毕竟生活环境以及体质都会导致第一次例假的时间不同。但不可否认十四岁是第一次来例假概率最高的年龄,这一点有妇女协会做过的调查可以证明。”
  “但是这跟例假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越听越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