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42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42节

    日期:2016-09-26 16:38:00
  看着蜷缩在被子里面不断哆嗦的朱强,我感觉自己的呼吸已经变得急促了起来,在这时候,我已经能根据所看到的一切,将现场做出推断性的还原了。朱强在被收押进来之后,因为担心自己蒙上牢狱之灾,所以充满了坐立不安的紧张,当时他在屋子里面来回踱着步子,就能够说明这一点。但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异常的响动,侧耳倾听了一会儿之后,他将目标锁定在了马桶的上面,所以走了过去想要探查个究竟。然而他没有想到,当他将马桶盖掀起来的时候,会在里面看到一只孩子的手。骤然看到这样的景象,人会受到多大的惊吓是可想而知的,所以在愣了片刻之后,他决定尝试着冲马桶,期望水箱里的水能够将那只手给冲走。可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当水冲出来的时候,会是血色的,甚至那根本就是鲜血,所以他赶忙将马桶盖扣上了,钻到被子里面逃避了起来。但最终,他还是没有躲过这一劫,还是身死在了这个房间之中。

  “刘叔,你把录像调到朱强从床上摔下来的时候,我想看看是不是还有别的异常情况。”我强令自己冷静下来,朝着刘长河招呼了一声。
  “怎么,你还要看?”听到我还要观看监控录像,刘长河脸都有些白了。
  日期:2016-09-26 16:38:00
  “我只是想确定一下朱强到底是怎么死的!”朱强的死,总是让我联想到王群身死的景象,所以我想再仔细看看,看看是不是能够找到共同点。
  “好吧!”
  看到我如此坚持,刘长河也只能妥协,随后将监控定格在了朱强从床上弹起来的瞬间,但是我反复地播放了几遍之后,依旧没有看到任何异常的地方。只有朱强痛苦的样子,以及张大的嘴巴!
  “等等……”
  就在播放到第五遍的时候,终于让我发现了一处不起眼的地方,朱强从床上弹起来的时候,嘴巴是张开的,这个时候的他嘴巴里看不到任何的东西。当他摔在地上的时候,在他挣扎着甩动头颅的时候,我在他嘴角看到了一丝不起眼的黑,但是当他别过脸去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
  “刘叔,我们回去!”我反复观看录像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朱强跟王群死亡时候的相似点,虽然我不能确定朱强嘴角的那一丝漆黑到底是不是头发,不过我还是决定回去看一看。
  “疯子,你真疯了吧,难道你没有看到监控里的东西,还敢回去?”听说我要回那个房间,刘长河的身体顿时震了一下。
  “刘叔,我记得之前你说过一句话,你曾经反复观看过朱强死时的录像,那你为什么没有看到马桶里面的东西呢?”我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了他一句。
  “怎么,你是在怀疑我?”听到这句话之后,刘长河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日期:2016-09-26 16:38:00
  “不是,我只是问问,确认一下刚才马桶里的东西,是不是还有别人看到了,比如小王?”这些东西,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如果传出去势必会掀起轩然大波。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刘长河是什么心思,我的一句话刚说完,他就懂了:“这点儿我可以保证,除了你我之外,绝对没有人看到那些东西,不然以小王那张嘴,早传得沸沸扬扬了。”

  “既然是这样,刘叔就更应该跟我回去一趟了,有些痕迹你总是要抹干净的,如果今晚我们看到的一切公之于众,你想安心退休怕是都不容易了吧?”
  我的话说完,刘长河也陷入了沉默之中,过了片刻他才说道:“你说得在理,回头刘叔我请你喝顿酒,就算还了这个人情了!”
  “那就走吧!”
  “等等……先把监控里那段给抹了!”刘长河说着,便摆弄起了那套监控设备,对于他的举动,我并没有打算阻止,因为有些东西真的是不能传出去的,让它埋没在这里也好。

  “我们走吧!”弄完之后,刘长河示意我可以出门了。
  “刘叔,你确定小王他们没有看到那一段?”我还是有些担忧。
  “放心吧,绝对没看到。”刘长河一面向外走着,一面说道,“监控室虽然不能离人,但是所里的摄像头有几十个,每间隔十几二十分钟就要切换。再有就是小王是出了名的大嘴巴,他要是看到了监控里面的东西,早传得尽人皆知了。”
  日期:2016-09-26 16:39:00
  “那就好!”

  听到刘长河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不过在这个时候,我又想起了一件事情,于是继续问道:“刘叔,在朱强收押进来之前,那间屋子有没有人去过?”
  “没有!”
  刘长河不假思索地回了我一句,随后意识到了什么,问我说:“疯子,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有人在故弄玄虚?”
  “可能是吧,难不成这世上真的有我们所无法了解的事物存在?”

  这句话我不光是说给刘长河听的,同时也是说给我自己听的,如果在将朱强收押之前,曾经有人去过那个房间,或许事情会有莫大的转机。只要我们找到进入房间之中的人,或许就能弄清楚马桶里为什么会出现一只小手,水箱里面的水为什么是血色的,墙角的床腿儿上又为什么会出现小手印。
  可刘长河说得很清楚了,并没有任何人进去过,那这一切究竟该怎么解释?
  从我心里来讲,我是不愿意将刚才所看到的种种迹象跟虚无缥缈的鬼神之说联系到一起的,但正如我在家里、在解剖室里以及在地下室中所经历的那些一样,根本就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疯子,经过你的提醒之后,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不知道……”
  “刘叔,什么事情?”刘长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我给打断了,当一切陷入迷雾之中的时候,我太需要一道光亮来给我指引方向了。
  日期:2016-09-26 16:40:00
  “在朱强被收押的前两天,那间屋子曾经更换过马桶。”
  “刘叔,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说?”他的这句话,犹如一针强心剂,顿时让我涌现出了一股振奋之感,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或许就能解开马桶之中这恐怖景象的由来了。
  “疯子,你是知道的,自打我打了退休报告之后,就一直在上夜班儿,更换马桶的事情我也是听别的同事说起来的,如果不是你刚才特意问了一嘴,我根本就想不起来。”刘长河讪讪地笑了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刘叔,先不说这个了,我们赶紧过去,我或许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说完,我就急匆匆地朝着那个房间跑了过去,今天我一定要解开这个谜团。
  “喂,疯子你等等我……”当刘长河的声音在身后回荡的时候,我已经冲进了屋子里面,二话不说就将马桶的水箱盖儿给打开了,但是当我打开之后,顿时就愣住了。
  “怎么会这样呢?难道我猜错了?”
  刚才刘长河说出收押朱强的前两天这间屋子更换过马桶,我之所以表现得振奋,是因为我猜测着更换马桶的人,很有可能是被人给收买了。他们在施工的事后,将一些鲜血注入了水箱之中,并将手一样形状的东西浸泡到了马桶之中,所以就造成了我们在监控之中看到的景象。可如果是这样的话,水箱壁上势必会沾染到血迹,就算是将水放出来,也不可能丝毫都不留下,可此时我眼前的水箱壁,却是洁白无瑕的。别说是成片的血迹,就连血丝我都没有看到一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