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19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19节

    “没有!”我跟苏沫同时摇了摇头。
  “真是怪了……”当我们的一席话说完之后,白局长揉了揉太阳穴,继续说道,“我从警这么多年,还真的没有遇到过这么诡异的案件,现在我们只能等了,但愿医院那边会有什么发现吧!”
  日期:2016-09-21 22:47:00
  “嗯!”众人几乎同时点了点头,因为白局长说得没有错,现在除了马磊走访的协和医院之外,所有的侦查方向都没有丝毫的进展。
  “对了,那些死者的身份,你们都做了确定没有,警力派出去了没有?”多线并进,一直都是案件侦破的常规手段,保不齐哪条线就会有所收获。
  “做了!”当白局长问出这句话之后,一直沉默的雷大炮,终于说话了,“但是短时间内无法确定受害人的身份!”
  “什么意思?”白局长费解,我也同样如此,据我所知每一具尸体上面,都是有着身份名牌的,我也在第一时间做出了骨龄检测,为什么雷大炮会说身份无法确定呢?
  日期:2016-09-22 09:49:00
  “是这样的!”雷大炮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在座的诸位,都曾经在司法系统干过,就连徐副市长当初也是从公丨安丨系统转过去的,所以都清楚人口排查的难度!这十一具尸体集中到一起,放在我们警界中的确是一起重大的案件,但是要将她们分散到全国,那就像是大海中的一朵浪花了。这些死者都是戴着手牌不假,但那毕竟只是手牌,并没有标注籍贯,所以每个名字都有上万人能够匹配,即便是根据许峰的骨龄报告做出了筛选,仍然多达数千人符合条件,这就需要我们一名名地去核实,这个工作量有多大,想必各位心里都清楚!”

  “可是……”白局长皱了皱眉头。
  “白局,我知道您想说什么!”雷大炮没有给白局长质疑的机会,直接说道,“您想要说的一点,也就是我们这起案子的最大难点,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排查到符合这些人名字的任何备案,无论是人口的失踪,还是说其他的案件受理,没有一起是能够与这些受害人相符合的!”

  日期:2016-09-22 09:58:00
  “这是失职!”
  听完雷大炮的话,白局长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部里针对这个问题开过很多次会,但是下面有些人就是不当回事儿,处处打马虎眼,就连最起码的户籍审查都做不好。这起案子完了之后,我会专门汇报部领导,全系统都来一次纪律整顿!”
  “白局,您先消消气。”王副厅长帮他续了杯水,然后说道,“您也是从基层一步步走上来的,应该很了解现实的情况,有些时候并不是基层不作为,是真的具备很大的难度。”
  “就拿一些偏远落后的地方来说,很多人因为存在重男轻女的思想,生下来的丫头们都不上户口,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

  “是啊……”徐副市长在这个时候也叹了一口气,“我们的社会在进步,盲区的清扫工作也在进一步地加强,但这终究是一步步走出来的,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过程的!”
  日期:2016-09-22 09:58:00
  “唉……”我都明白他们两人说的情况属实,那白局长当然更清楚,所以他长叹了一口气,“算了,不说这些东西了,加大排查力度吧!”
  “是!”雷大炮和苏沫同时点了点头,随后会议室就又陷入了沉默当中,这种压抑的氛围让人无比难受,安静得落针可闻。
  在他们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心思则是转到了刘法医给我打的那通电话上面,他说无论是马向阳家里的头发也好,还是王群口中的头发也罢,都是属于那个叫刘云的女人的。
  现在,这起案件的最大希望,都寄托在了马磊所去的协和医院那边,但到底能不能收获希望,是谁都不能够肯定的事情。刚才雷大炮已经说了,十来个人放到全国去排查的话,有着很大的难度,那如果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这个刘云的身上,是不是会达到以点破面的效果呢?
  日期:2016-09-22 09:59:00
  想到此,我直接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各位领导,在刚刚来会议室的路上,我接到了省厅刘法医的电话,他说两起案件中曾经出现的头发,都是属于那个叫刘云的女人的,这算不算是一条线索,又是不是可以作为案件的突破点呢?”
  “啪……”我的话刚刚说完,雷大炮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从他瞪我的目光来看,如果不是有其他领导在场,非得好好骂我一顿不成。
  “这样的情况,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而且进来之后徐副市长一直在问我话,所以也就没有来得及说!”这个黑锅我可背不起,还是扔给徐副市长吧。说完之后,我又补充了一句:“虽然两名受害者身上的女人头发是属于刘云的,但是在马向阳家的那块头皮却不是!”
  日期:2016-09-22 10:00:00
  “那是属于谁的?”众人都有了一些疑惑。
  “不知道!”
  我摇摇头,指了指王副厅长面前的尸检报告,随后说道:“马向阳家出现的头皮以及头发都送到过省厅进行检测,在报告上面有着详细的记录,根据刘法医的鉴定结果,头皮已经脱离人体长达三年的时间,但是头发却是刚刚脱离人体不久的!”

  “也就是说,出现在马向阳家的头发和头皮,并不是属于同一个人的,换句话说,这块头皮被‘某个人’保存了长达三年的时间?”白局长若有所思。
  “可以这样说!”我点了点头回答道。
  “三年前,发生过什么?”王副厅长也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日期:2016-09-22 16:05:00
  “根据我们的走访得知,马向阳在三年前曾经包养了一名情人,那个人叫许忆,听邻居们说后来她出国了,但是我们调查了出入境信息,并没有关于她的任何记录!”显然,那天晚上喝酒时马磊跟我说过的话,也已经对苏沫做了汇报。
  “那你们有没有加大警力排查许忆这个人?毕竟她出现的时间是三年前,这块头皮脱离人体的时间也是三年前,会不会是属于她的?”白局长直接戳着核心点。
  “从我们得到这个信息开始,就一直没有放松过对于许忆的追查,可截止到目前,还没有找到这个人,不过已经找到她的家人!”雷大炮说了一句。
  “她的家人怎么说?”这显然是一个关键点,所以白局长不会放弃追问。
  日期:2016-09-22 16:05:00

  “失踪!”雷大炮叹了一口气。
  “失踪?”这话让白局长顿时又皱起了眉头,眼中藏着一些怒气说道,“立案了没有?”
  “立案了!”雷大炮点点头,“我们联系了当地的警方,这些年他们也都一直在查找许忆这个人,但就像是很多人口失踪案一样,一直没有结果!”
  “那也就是说,许忆的这条线断了?”听说一直都找寻不到许忆的下落,刚刚有了一些振奋的王副厅长,也流露出了一些失落。
  “不仅许忆这条路走不通,马向阳前妻那边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就连他现任的妻子都是对此毫不知情,她刚刚分娩不久,我们甚至不敢将这个消息告诉她,所有的路似乎都是死的!”话说到这里,雷大炮显得有些颓丧,狠狠地搓了搓脸。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