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 第18节

判罪者:一线法医的凶案刑侦笔记,我亲身遭遇的连环杀人恐怖悬案 第18节

  
  “徐副市长,这份尸检报告上的东西,其实我也有很多的困惑和费解,甚至产生过质疑,但我可以保证,这里面不存在我任何的失职!”
  日期:2016-09-21 21:27:00
  “小许,我就是随便问问,你也不要有什么抵触情绪,你是苏老的徒弟,无论是人品还是专业技能,我们都是信得过的!”徐副市长说到此处,目光又落在了那份儿尸检报告上面,眉宇间多了一些愁容,“可是这报告未免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一些,一个三四岁的孩子跟一个婴儿怎么能作案呢?”
  “我也很想知道!”这的确是我的心里话,因为这起案件本身,实在是太过诡异了,让我这两天不仅感觉到了恐惧,更是有着深深的疲惫。
  “那好,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徐副市长并没有给我施加压力,“第一,你的尸检报告上面说,窗户那里留着孩子的手印,上面沾染的是马向阳的鲜血,那也就意味着那个‘孩子’留下了指纹,这一点你们排查过没有?”
  “这……”我没有想到,这个徐副市长问出的问题居然如此专业,但我给不了他答案,“徐副市长,提取指纹是检验科同事做的,至于排查也不属于我的职责范围。”
  日期:2016-09-21 22:40:00
  “呵呵,好多年没有接触这些了,都将你们的职责范围弄混了,闹笑话了!”徐副市长摆摆手笑了笑之后,将目光落在了苏沫的身上,“那问你应该是没错了,你们提取到指纹以后,后续工作有没有进展?”
  “是这样的徐副市长,我们的指纹库当中,收录的基本都是有过前科的人,如果嫌疑人是初犯的话,恐怕是无法从指纹库之中挖掘出相关的线索的。不过在案发之后,我们第一时间做了走访以及调取监控的工作,并没有发现任何的线索,这也是我们一直都困惑的地方!”

  “好吧!”听完苏沫的话之后,徐副市长点了点头,又问起了我,“你的尸检报告之所以将凶手指向一名三四岁的孩子,除却窗台那里的手印之外,再有一点就是马向阳手臂上的瘀青对不对?”
  日期:2016-09-21 22:41:00
  “对!”我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说道,“您说得没错,因为案发现场我们连同检验科的同事们做过仔细的勘检,除却这个三四岁孩子的手印儿之外,再有就是在马向阳的指甲里发现了属于新生婴儿的皮屑组织,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去过的痕迹!”
  “那你怎么可以肯定,那个‘孩子’就是凶手?!”徐副市长继续问我。

  “您之前提到过,因为他大臂上的手印儿!”我提醒着他。
  “手印的确是存在的,但这似乎也不能成为支撑他就是凶手的确凿证据,如果是马向阳想要自杀,而那个‘孩子’要阻止他呢?”
  “这不可能!”
  “为什么?”
  日期:2016-09-21 22:42:00

  “首先,我跟检验科的同事做过详细的勘查,屋子里面的一切都很整齐,如果那个孩子想要阻止马向阳的自杀,现场应该是凌乱的!还有,手印存在的地方,有着很明显的挫伤,而且方向是由后向前的,如果是真的是要阻止他自杀,方向应该是相反的!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点,根据尸检的结果,马向阳是先窒息死亡,然后才被双臂洞穿了身体,所以那两个手印的主人,绝对不是为了救下马向阳!”

  “这样说,凶手真的就是那个三四岁的孩子了,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怎么会具备抓着马向阳的双臂洞穿他身体的力量呢?”徐副市长嘀咕了两句,皱起眉头试探性地问我,“有没有这样的可能,马向阳的确是自杀,但是现场都是他伪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留下这样一个悬案?”
  “没有!”我摇摇头,“我明白您的意思,在已知的世界犯罪记录中,的确是有着这样的案例,但马向阳一案是绝对不可能的!”
  日期:2016-09-21 22:43:00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王群!”我为他继续解释道,“如果马向阳真的自导自演了这样一起案件,那么后面绝对不会出现王群死亡的事情,相反他们如果颠倒了死亡时间,倒是有这种可能!”

  “也是!”徐副市长点点头,又问我,“那么另外一种可能呢?就是凶手十分的高明,通过我们还没有挖掘出来的手段杀死了马向阳,从而留下这样的现场误导我们?”
  “有可能!”
  “不可能!”
  我和苏沫几乎是同时说出来的,但话说得却是大相径庭,这顿时让徐副市长来了兴致,就连白局长、王副厅长以及雷大炮也抬起了头。
  “你为什么说有可能?”徐副市长率先问我。
  日期:2016-09-21 22:44:00
  “这起案子十分的诡异,从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犯罪,或者说不是人为犯罪,但这也从侧面印证了凶手的可怕,所以一切皆有可能!”其实,我的心中还有着另外一种念头,这样一起离奇的案子,会不会真的是无法解释的神秘事件,但最终我还是没有将这话说出口。
  “那你为什么说不可能呢?”听完徐副市长的话之后,苏沫毫不犹豫地说道:“因为不具备那样的犯罪条件,先不说凶手怎么安排的那两个孩子,就说他怎么布置成的案发现场,都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如果非要我选择的话,我宁可相信马向阳是死于自杀!”
  “也有道理!”说出这句话的不再是徐副市长了,而是王副厅长,他说完深深地锁住了眉头,“其实这件案子的最大疑点,还是在那个孩子的身上!无论那个孩子是不是凶手,至少都说明他曾经出现在案发现场,那为什么无论是从周围人的嘴里,还是监控录像的视频中,都探查不到那个孩子的踪迹呢?”

  日期:2016-09-21 22:44:00
  王副厅长说完之后,偌大的会议室再一次陷入了沉默之中,似乎都在思索着这个问题,却始终没有人能够给出一个答案。仿佛,那个孩子就从来没有存在过!
  “你们排查得怎么样?”这句话是我悄悄问着苏沫的,因为我们曾经又去过一次案发现场,正是根据留在窗户上面的那些黄泥,从而挖掘出了那些尸体。
  “黄泥是从楼下的花园延伸到二楼房间里面的,随后就消失得干干净净了,那些泥脚印出现的目的,仿佛就是为了引导我们挖掘出那些尸体!随后我们仔细地检查过那个房间,并没有任何人出现过的痕迹!”
  “难道,那个孩子真的不是人?”我顺嘴提了一句。
  “许峰,以后少说这样的话,我们是丨警丨察!”

  日期:2016-09-21 22:45:00
  “你们两个嘀嘀咕咕地说什么呢?有什么话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讨论讨论!”就在我跟苏沫压着嗓音交谈的时候,白局长的话传入了耳中。
  “没有什么,我们只是在交换彼此的看法!”我很清楚我的丨警丨察身份,更明白我刚才那句话说出去的后果,于是赶紧打了一个马虎眼。
  “那你们有没有发现另外的突破口?”白局长并不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