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别爱的太晚 > 第64节

别爱的太晚 第64节

    但是,方与与一般的病人不同,他之所以一直没有察觉,是因为这肿瘤生长的位置特别不好,压迫了他的神经,医学影像上显示直径已经超过了三公分,且是由外往颅内生长。前两次鼻腔的出血,就是因为这个导致的。
  方与笑着说,多亏了苏爽那一砖头,医生都说了,要不是因为受了外伤,怎么会想到去做脑部CT呢,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苏爽低着头一脸歉疚,我问方与,医院主治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手术呢。
  方与说,可能还要一个月左右,要先把现在的伤养好,毕竟还是有些轻微震荡的。医生还要做术前会诊,给出最佳的治疗方案,手术的时候还要做切片检查,分析是良性还是恶性的。我明天先出院回家,等通知过来就可以了。
  这晚,我们将方与的父母安排在附近的宾馆里住下之后,我送方与回到医院。苏爽紧跟在身后默默地不说话,我回身对他说,苏爽,你回去吧,这几天辛苦你了。
  苏爽张望了我一眼,小声地吐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苏爽说完就离开了,看着他落寞的背影,我感到他的变化,他不再是以前那样吊儿郎当的样子,只是阴郁更多了一些,仿佛背负了太多的感伤。
  翌日,方与出了院,他的父母想着暂时留在这儿也没什么用,吃完了午饭之后赶回老家,提早办理一些医疗手续。年底了,我所在的公司里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向公司经理请了长假,得到批复之后,不用再去上班了,这样,我每天都可以见到方与。
  从医院回来的第三天,我从方与的住处回来,遇见了米糊糊正在收拾行李。她见着我说,小溪,你和老方一定要好好的,我要走了。
  “你要去哪儿?”
  “回老家去。”米糊糊叹了口气,“我和那个男人断了,我以为这样可以来报复派大星,其实到头来……唉,小溪,你说我是不傻?派大星母亲寻死觅活,他是迫于他母亲的压力和我分手,他现在都很我说了,可是我们似乎都再也回不去了……我先回老家,慢慢再想吧。”

  我怅惘着米糊糊的离开,心里有说不清的滋味。曾经我以为人这一辈子只要珍惜的都不会错过,哪里知道,身边每一个人的缘分都在不知不觉之间错过了,在漫长的岁月里,终将了无痕迹。
  转了一圈,方与再次搬来到和我同一个住所,住进了米糊糊之前住的房间。这个晚上,我一直在思考,一夜未眠。到了早晨,我起床敲醒了方与的门。方与打开门,迷迷糊糊地看了我一眼,道了一声“早安”。
  我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理,对方与说,方与,我俩订婚吧。
  方与一愣,遂即拒绝了我。他说,小溪,等我手术之后,但凡我还是健健康康的,我一定不会放开你的手,这辈子都保护着你。以前是我不够勇敢,明明喜欢了你那么多年,却一直都不敢说……这一次,我一定会勇敢的,我以军人的名义向你做出郑重的承诺!
  我笑笑,拍拍方与的肩膀,说,好,一切都听你的。
  余下的一周,我和方与到附近的景点转悠了一遭,去了一些我自来到上海一直没有去过的地方,拍下了许多的照片,我们彼此不说,但心里都知道,在他术前,我们要把所有的时间,都当作余生来过。

  医院里来了通知,告知让三天内安排住院,等候手术,这个下午,我约了白静娴,让她带着她的男朋友谢晓峰一起过来聚餐。又打给了苏爽,苏爽说,他要带一个我认识的人一起过来。
  我走出卧室的时候,看见龚芍药从门外刚好进来。说实在的,自从龚芍药搬来,我还几乎没有和她交流过什么,我正要打招呼邀她晚上一起聚餐,从她的身后,走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张长生!”我喊了一声。
  龚芍药愣了一下,说,你们认识。
  我和张长生点了点头。
  在接下来的交谈中,我才知道,龚芍药一直和张长生是同一个公司,现在他们两个人正在恋爱之中,是龚芍药追求的张长生。
  我也陆陆续续地知道了更多关于张长生的事情。没有悬念,张长生当初是被冉夕一步一步地设计,钻进了她的圈套,并将订单给了冉夕,随后张长生就被公司调查。张长生意气用事确实错了,只因为他觉得,当初因为他的报警导致了冉夕在监狱里呆了一年,他觉得他欠了冉夕的,所以用了自己的前途来还,毕竟自己曾经喜欢过这样一个女人。
  张长生还说了一个秘密,曾经欺凌过冉夕的那个副总,就是被他所举报的。冉夕安排我去盈锐的目的,就是想等着我和张长生之间发生感情,用诛心的方式报复李小白和张长生。
  然而一切都是镜花水月,到了最后,冉夕和李小白回到了原点。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和将来会是怎样,但我知道,他们两个人一定都是伤痕累累,身心俱疲。
  在这一场旅途中,没有谁对谁错,毕竟,他们都饱受了煎熬,而我,成了他们之间的过客。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龚芍药作为公司的财务,举证了张长生的无犯罪记录,让他得以清白。但张长生因为失责,辞去了公司职务,开始自主创业。
  这个晚上,我们一行人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等我和方与、龚芍药和张长生坐定,白静娴和谢晓峰姗姗来迟。我们六个人聊着天。
  白静娴对方与说,方与你真得谢谢我呢,若不是我当初的放手,哪能造就今天你和小溪的一双璧人。
  方与说,谢谢你的成全,我一直都说,小溪的朋友,各个都是最好的。
  白静娴笑着说,你呀,看似不会说话,实际上是最会说话的。对了,我们腊月二十六结婚,到时候,我可要你送上祝福的哟。
  方与说,我现在先送上祝福吧,万一我到时候……

  “没有万一,不要提前的祝福,到时候你去不了现场,也得在电话里跟我说两声好听的话,不然我就不结婚了。”白静娴撅着嘴说道。
  尽管我们都知道是玩笑,但是,我的心里依然有一些感动,我知道,白静娴在用她的方式激励着方与。
  方与嘿嘿笑着,说,好,一言为定。
  笑过之余,我说,苏爽这个家伙,怎么到现在还没来,他还说要带个人过来,也不知道带的是谁。
  白静娴说,能带的谁,莫筱萌呗。
  莫筱萌?我说,苏爽和莫筱萌一起了?
  白静娴终于又开始了八卦,久违了的兴奋劲儿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白静娴兴奋地说,我也是刚刚得知了这个消息。说起来你不知道,咱们爽少啊,竟然是公司的大股东,我的大老板,之前大家都被蒙在鼓里了,看着他什么都不去做,还以为他就是一个混混,原来啊,这公司本来就是他父亲创下来的基业。
  苏爽父母车祸去世的时候,苏爽还在求学,他一直以为这是一起单纯的车祸,直到近日,他才知道,这件事没有那么单纯,而是有人想侵吞他的家财,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最大的嫌疑就是他的表哥,现在公司里的大Boss。
  后来,公司的二老板,也就是莫筱萌的叔叔,和苏爽说了相关的一些猜测,同时也是因为对苏爽表哥的不满。在苏爽表哥的管理下,公司资产一直莫名地出现账务问题。莫筱萌叔叔如今开始支持苏爽,唯一的条件就是,让苏爽和莫筱萌结婚。说白了,这是一场政治联姻。
  “苏爽答应了?”我疑惑地问莫筱萌。
  “答应了啊。”白静娴狡黠笑着,“莫筱萌可是今时不同往昔了啊。”
  说话间,苏爽走了过来,边走边说,十分抱歉,我们来迟了啊。
  我循声看去,跟着苏爽一起进来的,是一个身材姣好,成熟丰腴的女孩子,大眼睛高鼻梁,加上妆粉的修饰,模样看上去特别的漂亮,看上去熟悉而又陌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

  这个女孩冲我微微一笑,那说话的声音我却是在哪里听过。她说,你好林溪,好久不见了。
  “你是……”我彷徨着脸,我竟然不认识她。
  “我是莫筱萌啊。”
  我瞬间惊呆,莫筱萌这变化太大了,原来丑小鸭真的能变白天鹅。吃饭的时候,通过交谈我才知道,原来莫筱萌上次去了棒子国做了微整形手术,如今眼镜取下了,牙套去掉了,加上自信会让人更具气质,所以现在的她俨然就是美人一个。
  我不知道苏爽是不是真的喜欢莫筱萌,但看到全程他为莫筱萌夹菜,我知道,关于过去,他应该是放下了,将来的他会更成熟。

  两天后。
  我站在手术室的门前,目送着方与被推进手术室,我的手里拿着方与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买来的戒指,他进去之前还告诉我说,戒指你先拿着,等我好了,我会亲自为你戴上。
  在接下来长达八个小时的手术间隙,我走出医院,看着这个冬日上午的和煦的阳光,我将钻戒戴在手上,对着阳光,戒指上的钻粒散发耀眼的光芒。
  阳光正好,我笑了。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