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别爱的太晚 > 第61节

别爱的太晚 第61节

    方与说,我可以!
  苏爽轻蔑地看了方与一眼,说,来,咱们剩下的酒吹了再说。
  我站起身夺着他们两人手里的酒瓶,但两个人都死撑着。方与大概也是因为酒劲,豁地一下起身,对我说,小溪,我知道我没钱没事业,也不懂得怎么浪漫,更不知道该怎么对你才是最好的,但这么久以来,我,我……
  方与说着说着,猛地将半瓶白酒抽起来,咕咚咕咚一饮而尽,然后将瓶子一丢,说,我就是喜欢你。
  苏爽也不甘落后,撑着站起来,也一口气将手里的半瓶酒喝了下去。
  “你们,幼稚!”我气急败坏地跺着脚,忽然,我指着方与说,“方与,你,你的鼻子……流血了。”
  我赶紧从餐巾纸盒里抽出几张纸,替方与擦了擦鼻子上流下来的血。方与笑着说,没,没事,刚有些激动了。

  这一下,彻底激起了苏爽的醋意,他拔步走到柜台埋了单,返身就往外走。
  我知道苏爽这下喝得不少,赶紧拉着方与去追赶他。没多远的距离,就看见苏爽和前面五六个人不知道怎地发生了口角。那几个人大概也是喝多了,将苏爽围在中间,拳打脚踢着。
  “住手!”方与大喝一声,疾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其中一个人正在施暴的手。
  被方与抓住手的那个家伙“嗷”的一声惨叫,当下腿就扫了过来。方与一趔身,紧接着一圈打在了他的身上,那个家伙在昏暗的灯影下,鼻孔顿时血流如注。

  剩下的几个人这才发现了方与,立刻腾出来了两个人,朝着方与攻击开来。方与甩下外套,两只拳头像沙包一样,怒气森森地说了一句,来,都过来吧。
  此时的苏爽已经被打倒在地,抱着头蜷缩着。剩下两人看到苏爽没了攻击能力,也一并转身朝着方与过来。我暗暗地为方与捏了一把汗,说了一声“小心”,慌忙从包里掏出手机,正要报警,手机立刻被抢走了。我回身一望,就瞧见了阴魂不散的宫胖子。
  我知道这不是巧合,一定是被宫胖子设了局,但这宫胖子怎么会精准地知道我们在这儿吃饭呢?我说,宫,宫主管,你要干嘛?
  宫胖子冷哼一声,将我的手机扔在了地上,顺势就将我逼上了墙角,阴狠狠地说,巧了,在这儿能遇见你,活该我要教育教育你,让你知道怎么做人。
  我当下明白,因为我离开公司的时候,抖出了宫胖子和公司Boss的秘密,导致她灰溜溜地离开公司,所以,她现在是来报复我的。
  我看了一眼旁侧,方与正和五个男人打得不可开交。方与英姿勃发,动作干净利索,而那几个人却围绕着方与不能近身。方与是退役军人,懂得近身格斗战术,这几个人除了块头大一点儿,没有什么技巧,所以,他们并没有讨着什么便宜。

  我总算放心了些,但不放心也没有什么用,此刻我已经是自顾无暇。看着已经近身的宫胖子,我自知不是她的对手,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的手扬了起来,用尽十二分力道朝着我抽了过来,我紧张地闭上了眼睛,我这才明白,在这种场合下,我和废物没有什么区别。
  小时候的我那么能惹事,之后等着方与给我善后,原来,方与早就成为了我的靠山,一晃这么多年,这种熟悉的感觉再次回来了。我大叫一声“方与,救我——”
  “不许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苏爽站了起来,一把拉住了宫胖子的手。
  宫胖子脸色铁青,忿恨地说,爽少,你这样合适么。

  苏爽满脸血污,喘着粗气,不屑地看着宫胖子,说,我说合适就合适。
  “你还真当我们是你的马仔呢。”宫胖子伸出左手拍打着苏爽的脸,说,“要不是这个小丫头,我能这样么,我名声坏了不说,我的股权也被你表哥侵吞了,说到底,我才是受害人。”
  我愣神地看着苏爽和宫胖子之间的交流,不明白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一种不祥的预感在我的心底升腾,难道苏爽本来就知道宫胖子在这儿,或者说,宫胖子本就是苏爽通知过来的?
  苏爽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随着连连几声惨叫,几个人都被方与掀翻在地,痛苦地呻.吟着。我松了一口气,顺着墙面挪了一点儿,离开了宫胖子的视线。我听见苏爽说,宫艳文,我表哥也是怕你,毕竟你有些背景的,不过这是你和他之间的事情,你该找他算账去呀。
  “我偏要找林溪这个小丫头算账。”宫胖子回身看了看我。我一直觉得宫胖子只是一个胖子,哪里想到,她还是一个有背景的胖子。
  我又看了一眼苏爽,更加疑惑了。我清醒的是,这一伙人确实是苏爽叫过来的,我猜想他可能想利用他们来威胁方与,让方与离开我,但后来苏爽离开的时候改变了主意,想要疏散这伙人,然而这伙以宫胖子为首的人却不愿意,导致先攻击了苏爽。
  这件事过去了之后,我证实了我的猜想,确实就是我想的这样。苏爽只想给方与一点颜色看看,顺势宣示自己的主权,没有想到事情到了最后发展成了不可控的结果。当然这都是后话,眼前更重要的,是要停止这一场战争。

  我想大喊,但这个巷子里没人,冰冷的风吹过,立刻就会将声音淹没,叫人是肯定徒劳无功的。而现在苏爽已经放掉了宫胖子的胳膊,他们俩小声地正在嘀咕着什么。我跑到方与身边,我说,没事吧。
  方与说,没事,他们没一点战斗力的。
  方与说完,随着我走到了苏爽和宫胖子之间。我指着宫胖子对方与说,她就是我以前的那个顶头上司,我说过的那个宫胖子。
  刚刚被打倒的几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溜之大吉,无影无踪了。宫胖子四下里看了看,说,你倒是真能打,不过,我相信你不会打一个女人吧。
  方与说,我不打你,你走吧。
  宫胖子骄傲地扫了我一眼,说,林溪,我可不会放过你,你就等着吧。
  宫胖子说完,大摇大摆地离开,方与看了看我,说,小溪,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仔细地看了看方与,说,“你怎样,受伤了么?”
  方与摆摆手,说,我没事,你放心吧,再多来两个也不是我的对手,这样的人,我一个人打七八个都不在话下。就是刚刚跟苏爽拼酒,这会儿头有点儿晕。
  方与从地上捡起我的手机,手机被宫胖子摔在了地上,屏幕裂了。方与说,一会儿看能不能找个地方修一下吧,你明天还要出差,没有手机是不行的。咦,苏爽那小子呢……

  “方与,小心……”我一个“心”字刚脱口而出,就见苏爽不知道从哪里抄来一只砖头,朝着方与的脑袋夯了过来,一砖头砸在了方与的后脑勺上。
  “砰”的一声闷响,方与一个趔趄,腿脚不稳朝前走了三步,趴在了地上。
  苏爽手里拿着砖块,顿时呆了。瓮声瓮气地说,我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我一定是疯了。
  我说,苏爽,你混蛋!
  说完之后,我弯下身子,跪在方与身旁,捧着他的脑袋,边哭边喊,方与,方与,你怎样?

  日期:2017-05-26 1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