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别爱的太晚 > 第59节

别爱的太晚 第59节

    我拍拍方与的肩膀,说,走吧,哥们儿,姐请你吃大餐。
  方与也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走吧,哥有钱,哥请你吃大餐!
  我们俩一前一后地往小区外面走,我看着方与的背影,我想,这么多年早已经成了习惯,他是我的邻家大哥哥,我在他眼中就是那个猴妮儿,或许一直以这种方式相处下去,我们的关系才会不远不近,才能够在未来的日子里,过去十年,二十年,我们依然还能是最好的哥们儿吧。
  “方与。”我叫了一声走在前面的方与,待他停下脚步静静地看着我的时候,我说,“以后,你还是喊我猴妮儿吧,我还是习惯了你这样喊我。”
  方与点点头,说,嗯,猴妮儿。
  “大傻子!”我拍着他的脑袋笑。
  “猴妮儿!”方与点着我的额头,也跟着笑。
  正吃饭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我接通了之后,对方过了很久才说话,他刚一开口,我就听出来了是李小白的声音。
  他说,你还好吗?
  我犹豫了一下,许多的记忆再一次想涌上心头,但是,最终却没有涌上来,我明白,这么久以来,我逐渐将他遗忘了,李小白来到过我的世界,最后什么也不剩下,没有爱,没有恨,完全就是路人。

  我客气地答道,我很好。
  李小白说,我这是最后一次给你打电话了,算是做一次最彻底的告别……小溪,我快要结婚了。
  “恭喜你,和那个叫陈什么荣的女人么?”我嗤之以鼻。
  “不,我和她之间,打从我上次回到上海之前就已经彻底断了联系。我是和冉夕准备结婚了。”
  我惊讶地合不拢嘴,绕了一圈,敢情他和冉夕又回到了原点。在电话里我才知道,冉夕恨过他,但却无法忘了他,尽管,李小白曾经把冉夕推到悬崖边缘,让她万劫不复,但最终她还是原谅了他。
  想想之前,冉夕在我面前提到李小白恨得咬牙切齿的样子,原来,恨,是因为还爱,即便是报复,都是想让对方刻骨铭心,宁死也不放过。冉夕的这种相爱相杀,我实在不能理解。数月之后,我再次偶遇大着肚子的冉夕,冉夕不经意地跟我说了原因,我才明白,原来冉夕对李小白,才是真爱了一场。
  冉夕说,她之所以能原谅李小白的一切,是因为这个世界只有她才明白李小白的孤独无依,谁都不是十恶不赦,李小白才是最值得她托付的那个男人。
  冉夕还说,李小白当初是真的爱过我,只是他不懂得爱情的方式,我也不懂得怎么和李小白相处,所以,我们必然不会走到一起。
  冉夕还说,李小白很早就得了抑郁症,上次撞断了腿,她把他从医院接走休养,在心理医生的辅导下,李小白几个月后逐渐转好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我从肯德基餐厅里走了出来,裹紧了衣服,对身旁的方与说,方与啊,这就是你跟我说的大餐?
  方与说,这不是么?我一直以为这就是大餐了呢。

  我冲他笑了笑,说,好吧,你又赢了……方与,元旦你放假么,你自从来到上海之后还没有出去旅游过吧,等元旦放假的时候,我们一起去旅游吧。
  我们每个人一生都期待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尽管,这样的爱情会让人爱得死去过来,也常常让人痛彻心腑。自从初恋分手之后,我终于体会到,当面对一个男人的时候,不管他有多好,最终只敢浅尝辄止,甚至,不敢再去动心。
  这个元旦,我和方与两个人穷游了附近的一些地方,不知怎的,我总是喜欢在他的面前撒娇,每次走的累了的时候,我就会对方与说,方与,你背我一会儿吧。
  方与扎着马步,躬身拍了拍后背对我说,上来吧。

  我趴在他的背上,方与勾着我的腿,走多远,他也没有说过累。
  我们走过杭州,走过乌镇,逗留在西塘。住在青年客栈里,互道晚安之前,我忽然叫住了他。
  “方与,方与……”
  “呃……”方与正要进门,又将步子退了出来,“怎么了,小溪?”

  旅途的这几日,我倚靠在方与肩头的时候,真的觉出来了他带给我的安全感。我喜欢这种感觉,逐渐也习惯了、适应了这种感觉。我们认识二十多年,从我记事的时候,方与就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最终,他被我遗忘在了角落里。
  我从来没有想过,长大之后,方与会再次走进我的生活,我更没有想过,方与能走进我的感情世界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发现,我似乎,真的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上他了。
  我冲他笑笑,我说,没事,没事,只是忽然想叫一下你的名字。
  在我冲动地一刹那之后,我再次冷静了下来,我本来想问一句方与,你是真的爱我么,你爱我哪一点,你是习惯了从小到大有我,还是爱我,但后来忽然又想,我问这些有什么意义呢。
  至少我要先搞清楚,我对方与的这种感觉,是心底升腾的一种爱意,还是单纯的好感,或者是一种习惯。
  “晚安。”方与冲我笑了笑,进了房间。
  我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背抵上房门的时候,我也幸福地笑了。毕竟,只要能够开心,这已经比什么都好了。
  青春是淡淡的风卷云舒,爱情是隐隐的山重水复。
  三天的假期转瞬即逝,我们返回到了上海,2017年也恰恰开始。
  这个晚上,白静娴带着谢晓峰从老家归来,独自来我的住处找我。她见了面,笑盈盈地告诉我说,小溪,我下个月结婚。
  “这么快!”我一口水差点儿呛着了自己。放下水杯,看着白静娴。
  我一直以为,白静娴会在感情的道路上如同蜗牛一样地爬行,我也一直以为,她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否则她不会挑来拣去的,单身了这么久。

  白静娴说,这还快啊,咱们国家现在的结婚平均年龄是26岁,我已经是快29岁了,这说明了,就是我这类人拖跨了数据,再不结婚,我就成齐天大圣了。
  我无法相信,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够产生浓厚的感情,到达结婚的地步,于是我顺口问了一句,你爱他吗?
  白静娴叹了口气说,谈爱情是你这个年龄女孩的事情,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你就会完全不一样了。灰姑娘变公主,青蛙变王子这都是童话里骗人的东西。我们终将长大,但越长大越孤单,再也不相信天长地久海枯石烂的誓言。
  白静娴说话里带着些伤感,忽然之间,我感到有些不认识她了。在长长的聊天之中,我知道了关于白静娴和谢晓峰的一些事情。
  谢晓峰属于恐恋症和恐婚症的人,他之所以愿意和白静娴结婚,是因为,白静娴答应他,两个人之间不需要恋爱,婚后,白静娴也不会去管他太多。而白静娴之所以答应不管他,是因为白静娴并不爱他;白静娴不爱他却又要和他结婚,是因为白静娴觉得,人一辈子总要结婚,嫁给爱情不如嫁给物质,毕竟钱财要比爱情更为靠谱。

  在上海这地界儿,谢晓峰算不上是钻石王老五,但其经济能力也算得上是优质多金男,有车有房有事业,最终成了白静娴选择的标准。
  日期:2017-05-25 1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