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别爱的太晚 > 第50节

别爱的太晚 第50节

    白静娴悄悄地说,听说去棒子国进修去了,我也是打听来的。
  白静娴打听来的消息,八九不离十是真的,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怎样的通天本领,但凡是要打听的消息,基本上都能打听得到。我笑笑,没再说话。
  市场部给我发来一些新的软文资料要求,先前维护的客户已经驾轻就熟,但新的客户牵涉到新的行业,就这样我又要重头开始。这一天下来,我把自己埋进了工作之中,甚至是中午来不及吃饭,直到下班同事们都走了,我舒展了一下身子,才结束了工作。
  我带着白静娴回到了我的家里。 恰巧林愿安也在,正在房间里收拾着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端详了一下她,她的脸上还带着淤青,我说,安安,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你的东西都被摔成了这样?

  林愿安愣神了一下,顺手把额前的头发往下拉了拉盖住了她淤青的脸颊。她说,没,没什么。
  林愿安说完,看见了白静娴,又冲她干涩地笑了笑,说,这是我们同屋的另外一个女生么。
  我说,不是,米糊糊还没回来,她是我的同事兼好友白静娴。
  “安安。”林愿安简单地自我介绍,又淡淡笑了笑,低下头继续收拾东西。
  “晚上我们一起吃饭。”我对林愿安说道。

  林愿安点了点头。
  六点一刻,米糊糊到了家,她也是和林愿安首次认识,相互打了招呼之后,等着方与到来。
  米糊糊反复地观察了林愿安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了,问,安安,你这脸是怎么受伤的。
  林愿安依然低着头说了一句,没事。
  她不愿意说,我们都没有继续问下去。等方与来了之后,我们一起去了小区附近的一家私房菜馆。
  我是求醉来的,但我最终却发现,我竟然一点儿也不难过了。我自己都觉得奇怪,难道我是不爱李小白么?他可是我的初恋啊,人们都说初恋最难忘,然而,我为什么却没有一丝心痛的感觉了呢。
  我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后来,我恍然大悟,李小白或许根本不是属于我生命里的那个人吧,这是上天的安排,也就是说,我已经成熟了。或者我又长大了一岁,我应该长大了一岁吧,尽管我从来不知道我的生日,我只知道我是生在夏天,我妈从小溪边抱我回来的时候,就是一个夏天。
  自此,我宣告,我的初恋正式结束。
  日子还是得一天一天的过,我的生活又开始了两点一线,转眼过去了一周,直到那天下班,李小白再次出现到了我的公司门口,喊我的名字。
  李小白消瘦了不少,眼睛无神,胡子拉碴,我脚步不听使唤地走了出去。
  我没有想到,再见他时,我还会心疼。
  我们俩走到了公司楼下,我有气无力地说,你还来做什么?
  李小白说,我辞职了,那边的事情也处理的干干净净了,以后就在上海,哪儿也不去了。
  我说,这和我还有什么关系呢?
  李小白眼泪瞬间滑落了下来,哽咽着说,小溪,对不起,我翻来覆去怎样想,我都忘不了你,所以,你能不能,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看着他的样子,忽然只觉得,我对他,除了可怜,或是念及一些旧情,再没有其它可言。我也承认,我不恨他是觉得他的身世十分悲惨,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到底人心是肉长的,我实在是恨不了他。
  我说,你走吧,不要再来找我,从此,我们各不相干,你爱在哪里就在哪里,但是,请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好吗。
  在公司楼下人来人往的地方,李小白疯了一样,一下跪在了我的面前,扯着我的手泣不成声,他说,小溪,你原谅我吧,我可以舍弃一切,可以不再追求名利,也可以丢掉的仅剩的一点微不足道的自尊,我只求你,能原谅我这一次。我知道我很无耻,但是,我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把你从我的心里丢掉,我错了,我错了,你再给你我一次机会好吗。

  许多人围观了上来,我狠狠地甩着他的手,我说,你放手,放手!
  李小白无奈地放了手。我泪眼朦胧地走出人群,招呼了一辆出租车,赶回到了小区。回到家,我大哭了一场,只因李小白在我刚刚愈合的伤口上又狠狠地撒了一把盐。
  第二天我如常去上班,刚走到公司,同事们用怪异地眼光看着我。我避开他们的眼神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刚坐下来,白静娴凑到我耳边说,小溪,那个李小白,他出事了。
  我心里一紧,继而舒缓了下来,我说,他出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白静娴指着苏爽的位置,说,爽少,他把李小白打了,现在被关进了看守所,爽少出事了。
  经过白静娴的细细描绘,我才知道,昨天,在我走了之后,苏爽看到了当街的那一幕,等人散去,苏爽开着车尾随在李小白的车后,等车行到人少的地方,苏爽猛加油门,将李小白的车撞了。由于事发突然,李小白没有注意,所以直接撞到了防护拦上,人受伤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我听到这儿,看着苏爽空落落的位置,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能怪苏爽莽撞么,也许他的意气用事仅仅是为了给我报仇解气吧,毕竟从我和李小白的分手事件之后,他就已经念叨了几次,说要把李小白的腿打断,没有想到,他真的兑现了他的诺言。
  我说,静娴,你知道他在哪个看守所么。
  白静娴摇摇头。
  我转头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静娴,麻烦你帮我请假,我出去一趟。

  走出办公室外等电梯的时候,我拨通了苏拉拉的手机号码,我说,苏爽在哪儿。
  苏拉拉焦急地说,小溪,我哥被关看守所了,我现在正着急着呢,我在看守所呢。
  我说,哪个看守所,我现在过去。
  我挂了电话,已经到了楼下,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去了看守所,抵达的时候,苏拉拉正在门口,一脸的忧愁。我劝劝她,随她一起通过手续,见到了苏爽。

  苏爽没有受伤,看见我来了,眼睛亮了起来,他得意地说,林溪,我替你报仇了。
  我不忍心责怪他,我说,你还真是个傻子,这报什么仇啊,把自己也弄进来了。
  苏爽说,等我出去还是一条好汉。林溪,逢年过节的时候,你和我妹妹来看我一眼就好。还有,拜托你,多照顾照顾我妹妹。
  我说,亏你还知道你有一个妹妹呢。
  苏拉拉一直不作声,眼泪哗啦啦地流着,我看了看她,懂得她的心疼,那是对所爱的人的一种心疼,却又说不出来。

  苏爽看见苏拉拉的样子,又些不忍心,冲着她说,拉拉,你放心,哥会没事儿的,就是哥当时脑子一浑,把你忘了,不然的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