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别爱的太晚 > 第46节

别爱的太晚 第46节

    我转头瞪着李小白,那一刻,在他狼狈的脸上,我看到两滴清泪自他的双眼滚落,我的心一阵刺痛,彻底的痛!
  我的眼泪再次汹涌。我说,李小白,你还要跟我解释什么啊。再见吧,不,永不再见吧。
  我行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只感觉夕阳分外刺眼,空气浑浊到让我喘不过气来。李小白反复拨打了几次我的手机,我一次一次挂掉,最后,我把他的手机号码列入了黑名单。
  我无声地笑着,笑容里满是嘲弄。那是在嘲弄谁呢,想来想去,还不是在嘲弄我自己么。我竟是瞎了眼,和李小白相识五年,却没有发现他刻意包裹的一面。
  我终将要和过去做一个告别了,尽管此刻的内心的伤害依然只增不减,但又怎样!!!
  真的可笑,我是最大的笑话,五年里活成了一个傻瓜。
  手机再次响起,是白静娴打过来的。我舒了口气,摇摇昏沉的脑袋,接听了白静娴的电话。还没等我说话,白静娴脱口而出,她说,小溪,你去北京的事情,冉经理知道了,我下班的时候碰见她,她让我转告你,明天再不回来报到,就走人吧。

  我冷笑一声,说,你转告她,姑奶奶不干了!
  “得,我的姑奶奶,色字头上一把刀,咱不能跟钱过不去啊,你林小溪什么时候活得这么潇洒了。怎样,你见着李小白了吧,跟他说,他可不许欺负你哦,他要敢欺负你,本姑奶奶可饶不了他。”
  白静娴不说不要紧,这么一说,我一下崩溃了,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里,我放肆地哭了起来。我嘴里喊着,静娴,静娴,静娴……
  “怎么了怎么了,我的小宝贝,这怎么还哭上了。”白静娴忙不迭地劝我,“别呀我的姑奶奶,你这是怎么了,说哭就哭,赶紧跟我说,别让我跟着着急了。”
  我一边哭着一边说,静娴,我和他分手了……
  我把我所见的我一幕通通说与白静娴去听。再说一遍,我犹如再遭受一次生吞活剥千刀万剐。白静娴曾说过,所有的爱情最终活得都像个狗屁,不管曾经有多么的肝肠寸断,到了最后也会随着时间冲淡;白静娴还说过,在爱情里受过伤才是最好的成长,最后才能够百毒不侵。
  我哽咽地说,谁能明白,五年的掏心掏肺,最后都喂了狗,我该庆幸我认识一个人渣么。
  白静娴说,小溪,你该庆幸,庆幸你最终离开了一个人渣。

  我苦笑着,我又能如何。和白静娴聊了好久,我终于止住了哭,我对白静娴说,等我回去,你要陪我喝酒,来祭奠我破碎的心。
  白静娴说,还矫情上了呢。好,回来我们一起庆祝重新恢复单身。
  我买了一张第二天回程的机票,暮色渐沉,我随便找了个酒店,躺在床上,反复着听着一首歌。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的来看你/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我的泪水滂沱,我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反复哭了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谁能瞬间不再忧伤,谁能把谁的爱情浅葬;谁能让眼泪不再滚烫,谁又能把所有的往事遗忘。
  爱越深,伤口就会越疼,疼到连呼吸都很困难,疼到缺了氧,却还是搬不走心口压着的石头,我的世界瞬间长满青苔,满目疮痍,一地荒凉。
  手机响了,我擦擦眼泪,看到是苏爽打过来的,我深吸了一下鼻子,接通电话。苏爽在电话里扯着嗓子说,林溪,那贱人还在北京么,你别回来,等我过去,我去把他的腿打断!

  我破涕为笑,现在忽然感到苏爽没那么讨厌了。我说,什么事情都不能告诉静娴,她的传播速度超过了明天的早报。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
  苏爽说,没啥大不了的事情啊,哥罩着你!
  我说,苏爽,我要是男的,我干脆就和你结为八拜之交的生死兄弟算了!
  苏爽的声音忽地低了下来,他说,得亏你不是男的。得,说正事儿,我要去削他!
  我说,有你这句话比什么都好,苏爽,谢谢你。
  刚挂断电话没多久,电话铃声骤然响起,看见是方与打来的,我苦笑了一下,白静娴果然赶上了新闻联播的速度,不多大一会儿就把这个事情搞得让全世界知晓了。
  我把电话挂了,我不想反复去揭开我的伤疤,每一次揭开都血淋淋的疼,每一次都是一万点的暴击。
  哭了之后最容易犯困,不知不觉我睡了一觉。等我醒来,看到手机上有方与打来的好几个电话。打开微信,还有李小白发来的长长的留言。
  “小溪,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可原谅,尽管我爱你,但我已经不配再说这三个字了。

  我们相识五年,五年以来,我没有给你任何的保证,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在这里说一声再向你说一声对不起。说抱歉不是乞求你的原谅,而是我最后的自我救赎。
  或者我不该再有任何的理由,错了就是错了,覆水难收。我的人生活得特别肮脏,从开始到现在,直至以后,罪不可恕。
  曾几何时,我想从这样的生活里拔出来,谁料竟然是泥足深陷,和过去的自己越走越远,然后,就变成了今天的这个局面。
  我父亲生意失败跳楼自杀那一年,我的命运也随之发生了变化。我从最高的地方跌落了下来,虽然心有不甘,但却无力改变。因为我在父亲的公司里占着合伙人的名额,所以,我欠下了上千万的巨款,卖掉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最后却补不了资金的窟窿。这些年,我一直努力,但天不遂人愿,努力又能怎样,我依然还不了债。
  我在认识你之后,也因为你的善良喜欢上了你,那时候的我是幸福的,也是恐慌的,因为我知道,作为一个男人,倘若连一个美好的未来都不能给自己心爱的女人的时候,我还有什么资格去爱呢。我就特别想早点儿还掉债款,这样我就能够轻松了。我每天生活的很压抑,却没有办法去跟任何人说,说了又能怎样,谁也帮不了我,只有自己靠自己。
  前年的时候,我在北京的一次酒局上认识了那个叫陈秀荣的女人,那女人特别有钱,当天晚上就跟我表白,我拒绝了,他当着许多人的面从包里掏出一沓一沓的钱,甩在我的身边……你知道,人在无望的时候,对钱是多么的渴望,何况,我背着债务艰难地行走了许多年。
  那晚之后,她跟我说,跟我签订协议,只要我跟她五年,给我五百万让我还债,所以……
  说完这些,基本上我的丑态已经全部曝光在你的面前了,小溪,我再不能爱你了,这也上天对我的惩罚吧,只是比我想象的早已点儿,我本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但是,报应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