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别爱的太晚 > 第35节

别爱的太晚 第35节

    当然,这些我都没有再去问,张长生的事情与我无关,而李小白,我既然说过了信任他,那么就没有任何怀疑的理由。
  这天,我没有去上班,我和李小白在魔都鬼混了一天,还去了上海比较传奇的甜爱路合摆出心形拍照留念。
  这条路虽然全程只有500米,但却被称为上海最具爱情的一条马路,无论是从路名还是到墙上所挂着的各种有关爱情的诗和涂鸦,都透露着浪漫的气息。
  甜爱路两侧有着28首中外著名爱情诗篇,俗称“爱情墙”。街角还有两家精致的小店,可以在这里喝上一杯下午茶。
  之后我们就在这里度过了一段慢时光,咖啡厅的清爽妹子特别有爱,给了我们两张信笺,说可以把自己对彼此的愿望封存起来,交由店里免费保存,等若干年后,只要记住这两封信的编号,就可以再次查看。
  我在信笺里写道:如果有那么一天,能再次拆开这封信,那时候的我们,依然还是两个人。

  等我和李小白各自写好,咖啡馆的妹子替我们把信笺装入信封,编号完毕,给了我们编号。我把这串号码记录了下来,如同记录着自己的未来。
  我问李小白写了什么内容,李小白笑着把手指搭在唇前,说,这是一个关于幸福的秘密,在酝酿的过程之中,随着时间发酵,等将来宅打开,满是醇香。
  我喜欢这种希冀的感觉,如同我的普通相视李小白的伟岸,在青葱的岁月里疯长,在宁静的夏日里执首,更显得时光的美好。
  看着阳光的李小白,我早已扫去阴霾,我才明白,这些日子的压抑,是因为冉夕突然出现在我的生活里,让我感到紧张,所以才会胡思乱想,如今以后,再也不会了。
  这一天,公司里没人给我打电话,我仿佛被他们遗忘,反正我在公司里也是无足轻重的小角色,没人记得的小虾米,所以,被遗忘也很正常。

  夕阳西下,走出咖啡屋,我们俩的影子被余晖拉得老长。依然有些炙热,我俩搭上地铁再转公交回到了家里,我们正在商量着晚上去找些什么吃食的时候,李小白公司来了电话,要求李小白第二天早晨抵达北京办事处。
  李小白接完电话再说完这些的时候,脸上已显出一百个不乐意,他说,小溪,我不想再奔波了,真想辞职,然后留在这个地方,这样就可以天天陪着你了。
  我说,你心在哪儿,人在天涯又何妨呢。
  要知道这句话我说的多么违心,多少次我都是希望他能陪在我身边的,但真到了他这么说的时候,我却没有勇气留他。我不在意他飞得多高,也不在意他飞得多远,我只是不想成为他的负累和牵绊。

  李小白和我相拥,抱紧我的后背,亲吻我的额头。我被他搂得喘不过气来,也不想让每次离别的气氛都十分凝重,我推开他说,你怎么走?
  李小白说,现在赶去车站坐高铁过去了。
  我说,我送你吧。
  他说,不要啦,我怕你看到我离开,我把你一个人丢在车站,你会难过。

  说好了不哭的,也早已习惯了坚强,可李小白煽情的一句话,忽然就让我眼泪滂沱,我哭着说,讨厌,干嘛要说这样伤感的话,明明知道我所有的坚强都是伪装。
  若是在他别后,我大可以选择自己趴在床上哭个歇斯底里,也不想让他替我拭去眼泪。我不喜欢“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场面,但终究还是不小心抖露了心底的脆弱。
  李小白很快离开,房间里只剩下了他的温度。我正在伤神之际,苏爽打给我电话,他说苏拉拉又想我了,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去看看她。我答应了他,他挂电话前说二十分钟后到我楼下接我。
  二十分钟后,我坐上苏爽的车,一路无话。快到的时候,苏爽说,林溪,最近你没来公司上班,我见不着你,挺想你的。我还是喜欢你,你做我女朋友吧。
  苏爽这样的人,总是把喜欢挂在嘴里,或许,他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才是喜欢。我说,苏爽你猪脑子啊,我告诉你多少次了我有男朋友有男朋友,要我说多少次啊!

  我对苏爽没有耐心,或许也因为李小白的离开心情烦闷,我把一大通火都发在了苏爽的头上。苏爽倒也不生气,笑着说,知道啊,你有男朋友又何妨,把他踹了,跟我好,我不在乎。
  “我在乎!”看着苏爽厚颜无耻的样子,我指着后视镜说,“你照照镜子,看看自己。”
  苏爽立即扳过后视镜象征性地照照自己,嬉皮笑脸地说,蛮帅的,没毛病!可以答应做我女朋友了吗?你要是做了我女朋友,我敢保证我不会见异思迁,再也不会喜欢别人,我可以发誓,只要你愿意,我整个人都是你的,我的心都可以随时掏给你看。
  若这话是李小白说的,我定会感动的死去活来。然而李小白是成熟的,不会说这么肤浅的话;我也不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就算是十七八岁的时候,那么多的男孩子追过我,我都能不为之所动,更无任何所以然,所以,对于这样的话,尤其是出自于花花公子苏爽之口,我有百分之百的防御能力。
  车到了医院,苏爽停下车,猛地一个刹车,“哒”响一声舌头提醒我说,怎样,有没有被我感动到?
  我说,苏爽,你知道苍蝇为什么让人讨厌吗?

  他说,翁嗡嗡的响,你的意思是我少说话你才可以好好考虑。
  我说,呸!苍蝇不咬人,可它恶心人。
  苏爽的脸上一条黑线,尴尬地笑了起来。
  我说,苏爽,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苏爽说,哪哪儿我都喜欢,反正一见着你就怦然心跳,根本Hold不住自己。
  我拉开车门走下车,说,停,打住,我改,你喜欢我什么我就改掉什么,行吗?
  我疾步往前走,苏爽三步两步跟了上来,说,你改了我也喜欢,你改成什么样子,我就喜欢你什么样子,哪怕你是坏女人……呸!你怎么会是坏女人……总之,你有男朋友,我等到你和你男朋友分手,你结婚,我等你离婚,你不喜欢我,我就等到你喜欢我为止……
  我停下脚步,堵在他的面前,他急忙停住,惊喜地看着我,说,林溪,你,感动了没?
  我鬼笑着看他,默不作声,紧接着做了一个快速动作。
  “啊呀!你不按套路出牌……”苏爽一把抱起了自己的脚,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龇牙咧嘴弟说,“你,你居然踩我脚!”
  苏拉拉没有什么朋友,大概也是因为生了病的原因,还没来得及交什么朋友,所以,她每天在医院的生活很单调,无非是看看书,和病友聊聊天,每天孤独无依的日子对于一个年仅22岁的女孩子来说,是一种无形的摧残。
  日期:2017-05-18 0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