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别爱的太晚 > 第24节

别爱的太晚 第24节

    “我倒也想替她生病呢。”苏爽闷声说了一句之后,车上又恢复了安静。
  到了医院门口,我们买了一束粉色玫瑰和一个果篮跟着苏爽进了医院。
  当我见到苏拉拉的时候,苏拉拉正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手上还打着点滴,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样子,一眼望去就让人一阵心痛。
  苏拉拉对着我和白静娴笑笑说,林溪,静娴,哥,你们来了。

  我看着更为消瘦的苏拉拉,勉强笑了笑。我说,苏拉拉,我们又见面了,见到你真好,但若不是在医院里见到,就更好了。
  我并非没心没肺,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乐观的人,我把我所有的不开心都尽量地包裹起来,越是我在意的人,我越不想让他们看到我不快乐的一面。但有些时候,我却真的快乐不起来,譬如,在今天见着苏拉拉的那一刻,我的心里便如坠着一颗石头。
  苏拉拉勉强地坐了起来,她说,真不想让你们见到我这么丑的样子,但是,林溪,你知道吗,我有一些话想跟你单独说说。
  我握着苏拉拉的手,点点头。苏拉拉对苏爽说,哥,你是不是要出去抽支烟呢?

  苏爽说,我现在不想抽烟。
  白静娴揪着苏爽的衣衫说,走吧,我想抽烟。
  苏爽一边往外走一边惊奇地说,咦,白静娴,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看不出来哦。
  等苏爽和白静娴走出门去之后,苏拉拉笑了,她说,你看我哥,其实有时候也是蛮傻的,静娴都明白我想支开他,他这个笨蛋却不明白。
  我跟着笑了笑。我说,他哪里是傻,他分明是装傻。
  “林溪,你很讨厌我哥,是么。”苏拉拉注视着我的眼睛,似乎觉得这根本不可能。
  我明白,在自己妹妹的眼中,不管哥哥有多么的不好,都是一个高大形象的人。我说,也没什么讨厌不讨厌的,若不是同事一场,只当是萍水相逢的路人罢了。
  苏拉拉叹了口气。她说,我哥特别疼我,我只有他这一个亲人了。

  “你的父母呢,他们是不在这儿还是……”
  “他们死于一场车祸,留给我和我哥的,是一笔大额的赔款。算算时间,已经过了四年了,现在,我和我哥相依为命,但是,我却有得了这种病。”
  我说,你的病会好的,不要胡思乱想。
  苏拉拉说,我对生死看得很淡,什么时候死都是无所谓的,你也不必安慰我,乔布斯都因为这病死了,我又怎么会好。我死不要紧,唯一放不下的,只有我哥哥苏爽。
  在苏拉拉没有说起他的哥哥苏爽之前,苏爽在我的眼里一直就是一个混混模样,他好色,喜欢勾搭妹子,无穷无尽无休无止的骚扰着我。有时候我看到他贱嗖嗖的样子,要不是因为打不过他的话,真想狠狠地揍他一顿。可在苏拉拉的口中,苏爽却是一个好哥哥。

  苏拉拉说苏爽从小就特别疼她,在她年少的时候,苏爽经常惹事,回家被父母一阵暴打,但隔一段时间依然还会惹事儿,再大一些的时候,常和别人打架,后来,苏爽慢慢地脱离了学校。
  “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哥哥。”苏拉拉的笑容里透着幸福。她说,“你知道苏爽小时候为什么经常惹事儿吗,是因为我特别喜欢惹事儿。我小的时候像个野小子似的,但回家之后,就努力做个乖乖女。我也不知道,我那些年怎么会这么野,我哥替我摆平了所有所有的难题,回到家之后,还要挨爸妈的修理。”
  “再后来,我爸妈出了车祸,我就和我的哥哥来到上海,我哥说走哪儿都会带着我,让我永远做他的跟屁虫。你所在的公司,我哥也有投资,你的老板,也就是我的表哥,说我哥烂泥扶不上墙,一直在基层待着,不愿学习管理。”
  “我就在上海学工商管理,但我刚毕业没多久,就得了这病了,不然,我和你就是同事了呢。”
  苏拉拉说了这些话之后,我说,我忽然觉得,你哥没那么讨厌了。
  苏拉拉有苏爽这样一个好哥哥,我何尝不是呢,我的哥哥,明知道我不是他的亲妹妹,但在我从小的时候,就特别的疼我,甚至等我长大以后,我在找男朋友李小白的时候,我最开始就拿他和我的哥哥做了对比,我一直觉得李小白有些像我的哥哥,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当初才选择了他吧。
  苏拉拉说,你知道么,我哥每次回家,谈起你们公司,嘴里说的最多的人,就是你了。有时候我觉得我哥哥挺坏的,仗着有些钱,喜欢欺负女孩子。可他每次说起你,我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上次,我硬逼着哥哥带我去参加你们的露营,就是因为,想见你一面。
  “见我?”我睁大眼睛,“为什么。”
  “我是快要死了的人,我知道。可我那不成熟的哥哥若是没人管束了他,他以后,以后可就孤单了。”
  苏拉拉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一阵酸楚,我说,他是男子汉,以后自己能照顾自己。再说了,他以后也会交个可以照顾他的女朋友的。
  苏拉拉接过话来,说,林溪,你做他的女朋友好吗,就像我哥哥喜欢你一样,我在没见你之间觉得特别奇怪,但我见着了你之后,我终于明白我哥哥为什么喜欢你了。现在,没有几个女孩子像你一样单纯的了。

  我说,苏拉拉,我不能答应你,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啊?”苏拉拉的表情夸张,似乎觉得我有男朋友很出乎意料,再接着,脸色黯淡了下去,如同小提琴的奏鸣。她说,“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哥说你没男朋友,但是,像你这样优秀的女孩子,怎么会没有男孩子追,没有男朋友呢。”
  “对不起。”我叹了口气,我实在不想和苏拉拉说,即便是我没有男朋友,我也不会选择苏爽这样的浪荡公子。
  “你没做错什么,干嘛要说对不起呢,是我强人所难了。”苏拉拉闭上眼睛十几秒钟复又睁开,“我劝我哥不要再打扰你了吧。不过,我真的很喜欢你。都是我哥没这命吧。”

  我们俩聊了一会儿之后,苏爽和白静娴进来了。苏爽给苏拉拉打来了晚餐,苏拉拉说没胃口吃不下,苏爽就像劝孩子似的,一点一点的喂着她,我和白静娴心里明白,也不愿意去打扰他们温情的一幕,告别了他们之后,我和白静娴便离开了。
  我回到家里,看到米糊糊又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她见我进来,又如昨天一样招招手。我忽然想起,昨天白静娴也是这样,说要跟 我说件事,但后来我们聊着聊着就忘记了。
  我问,糊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米糊糊打量了一番,重重的点了个头。
  米糊糊说,小溪,你说爱情真的有那么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