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别爱的太晚 > 第15节

别爱的太晚 第15节

    “方与,你老是盯着瓶子看,是不是怕瓶子被人偷了呀,嘿嘿。”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方与看着我,犹疑了一下,说,猴妮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好多了。”我对方与笑了笑,“方与,辛苦你了!”

  “嗨!”方与挠了挠头,“你跟我还客气上了,谁让,谁让我是你大哥呢。”
  我有一种被温暖包围的感觉,即便是这样的夏夜里,那种温暖,不是因为季节的闷热,而是在于,心间的一种舒适。方与给我的感觉,如同冬日的温暖,李小白给我的是夏日的清凉。
  末了,方与继续盯着吊瓶,而我继续想着李小白。慢慢平息下来,我觉得,爱一个人,最终真的会爱到死性不改。
  我想起了那个夜晚……
  那年,同样是我发了烧。闷头盖脸地睡了一整天,到了夜晚,退了烧的我怎么也睡不着了。宿舍里的姐妹均已睡去,独剩下我一个人伴随着这寂静的夜。
  我感到害怕,打开手机QQ,想找朋友聊聊天,可是,半夜三更的,谁可能在线呢?不知道是我发烧糊涂了还是怎的,输我一直登陆的QQ号码时候,总是输不进去,于是登陆了一个小号,加进我常登陆的QQ号码,刚加进去,对方就同意了。
  我确定,我的那个QQ号码被盗了。于是我质问他:你为什么盗取我的QQ号码?
  对方回复: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你现在登陆的QQ就是姑奶奶我的号码。
  对方回复:姑奶奶,你认真看一下是不是记错了号码?

  我:你当姑奶奶傻子呢,姑奶奶的Q号用了很多年,怎么可能笨到记错的地步!
  对方依然没生气:那你再看一眼到底有没有记错。
  我:好,我要是记错了,我喊你喊姑爷爷!
  一分钟之后,我:姑爷爷,我错了!
  就是这样的开始,我们聊了起来。一天天的时光不散,他几乎出现在每一个夜晚,而我在夜晚与他聊天也渐渐成了习惯,他,就是李小白。
  那个时候的李小白刚刚经历了一场分手,经常在夜里失眠,我劝他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劝他“别为一棵小树放弃整个森林”,劝他“下一站的风景也许更好”,我把我所知道的词汇都拿来劝他。
  直到有一个夜晚,李小白说,我已经习惯了有你的夜晚,我早就把曾经看的平淡,其实,这么久以来,我不是想再让你劝说我,而是,单纯的想和你聊天,你懂吗?
  我说,不懂。
  李小白说,小溪,如果我明天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我笑了,我说,李小白,你距离我有一千多里路呢,怎么可能会立即出现在我的面前,别傻了,洗洗睡吧。
  李小白说,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吧。
  我迷迷糊糊的把手机号码给了李小白。十分钟之后,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他说,小溪,我是李小白,如果你现在方便的话,请到你学校西边的围墙的栅栏边,我,在这儿等你。
  我将信将疑,穿好衣服,去往学校西边的围墙,我一路在想,也许李小白是存心捉弄我,但我又特别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在捉弄我。

  那个时候,我看到一个清瘦的二十多岁的如清风一样的男子,手捧着一束鲜花,离很远就冲我招手,喊着我的名字。
  我说,李小白,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那一夜,我们在围墙的内外,聊了许久,我才知道,他跑了一千多里地来看我,来到之后,才告诉我,甚至,他没有想,万一我不在学校呢,万一我不见他呢?
  但最终还是见了,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自那以后,我们成了男女朋友,一年见面一两次,大多的时间里,依然像往日一般在网络世界里交谈。便是如此,一晃多年。
  “睡着了吗?水快没了,取了针,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我听到方与的说话声,才从回忆里睁开眼睛,我说,我没睡,我就是只想闭着眼睛……方与,你说,爱情是什么,是相互不离不弃的眷顾,还是一起走过的朝朝暮暮,如果是你,你选择陪伴还是选择思念?
  方与不说话,只是好奇地看着我,我接着说,人说相思苦,离人心上苦缠绵;我说相思难,山高路远难相见。一点愁,感慨万千,红豆应无言,红烛为谁染。
  方与说,我不懂。
  我说,我知道你不懂,我只是说一些连自己都不懂的东西,我也不知道,谁懂。
  方与看了我很久之后说,其实,我不是傻子。
  我说,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傻子,我还知道,还知道……

  我忽然想起了苏爽谣传方与喜欢我的事情。苏爽说的时候,我没在意,但苏爽的妹妹苏拉拉单独和我在一旁的时候跟我说过一段话。她说,林溪,你不觉得,方与那哥儿们喜欢你么。
  我说,没有的事情,我当他是哥哥,他当我是妹妹。
  苏拉拉诡秘一笑,对我说,以本小仙的眼力,不会看错……
  我想到这儿之后,一抬头傻乎乎地问了方与一句我自己都觉得没脑子的话。
  我说,方与,你是不是喜欢我?

  方与楞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他说,林溪,你今天跟我说的事儿,我考虑了一天,我觉得没问题。
  我被他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说的有点迷糊,我说,什么事情,你考虑一天?
  方与说,你不是当红娘,要把我和白静娴扯到一起吗。我想明白了,我答应。
  我不明白方与为什么忽然就大彻大悟了,我拍了一下方与的肩膀说,小伙子有长进啊,终于想通了啊,我就说嘛,过了这个村没有那个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好样儿的。
  大抵都是困了乏了,我们在回去的路上没有说话,回到家之后,互道了晚安,就各自钻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九点钟了,我起床之后走到客厅,方与大概是听到了我开门的声音,从房间里钻出来说,林溪,你醒了,还发烧吗。
  “嗯。”我应了一声,“不发烧了,感觉精神好多了,你怎么起得这么早。”
  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方与不再喊我“林妹妹”,而是直接喊我的名字,让我突然地感到了生疏。
  方与说,我习惯早起,煮了皮蛋粥,买了包子,等你和糊糊起来就可以吃了。
  “呀,我老早就闻到粥的香味儿了,一直没敢出来,怕控制不住自己。”米糊糊从房间里走出来,笑着说道,“我担心这爱心粥没我的份呢,这下好了,我可以名正言顺地吃了,真是沾了某人的光。对了小溪,感觉好点儿了没。”
  我点了点头,说,“你这个吃货,只要是听到吃的东西,鼻子比谁都灵,耳朵比谁都尖,嘴巴比谁都馋。”
  方与转身去了厨房,从厨房里盛出来三碗粥,端到了餐桌上,对我和米糊糊说,吃吧,包子应该不凉。
  “凉也可以吃,又不是冬天。”米糊糊坐下来吃完了一个包子,喝了一口粥道,“老方,真有你的,没想到你这个男人居然还有这么细腻的一面,这粥煮的是忒棒!”
  我说,你不知道,方与的爸妈就他一个儿子,没有女儿,所以他小的时候他爸妈是把他又当儿子又当女儿一把屎一把尿喂大的,他全能,粗活细活都会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