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别爱的太晚 > 第12节

别爱的太晚 第12节

    “好像不能!”米糊糊说?
  “为什么?”
  “因为我只会做火锅!”米糊糊不解地说,“你们抵抗力差,我们四川人一年四季吃火锅也不会上火,对我来说,一周不吃一次火锅会死人的。”
  米糊糊的确爱吃火锅,谈到吃的时候,她提到最多的就是火锅,说平生吃过最多的美食也是火锅。不过尽管她那么爱吃火锅,皮肤却比许多女孩子都要好,果然是因人而异,一方水土养育了一方人。
  想到早餐的事情,我对米糊糊说,糊糊,谢谢你,每天都给我带早餐。
  米糊糊白了我一眼说,没心没肺的丫头,我有那么好心每天给你带早餐吗?那都是老方每天给你买回来挂在门上的。
  我顿时懵了,是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最有可能给我带早餐的该是方与而不是米糊糊,可我却自动忽略了他。大概是因为许多年的习惯,我已经把他当成了若有似无的一个人存在了吧。我笑了笑,没想到,他用这样的方式跟我道歉,傻子!
  我对米糊糊说,我们一起去买点儿菜,我做给你吃吧,让你尝尝我地道的手艺。

  米糊糊当即表示赞成,和我一起出门买菜。走到大门口看见方与正笔直站着,我和米糊糊走过去,我说,下班记得回家吃饭,我做饭给你吃。
  方与眨眨眼,咧嘴笑了,一边点头一边说,林妹妹,你不生我的气了。
  我笑笑没理他,挽着米糊糊的胳膊离开了。我对米糊糊说,这个傻瓜,他都主动跟我示好天天买早餐,我要还生他的气,我就是个傻子。
  米糊糊摇摇头说,你就是个傻子。
  我说,是哦,我早该想到是他买的呢。
  我和米糊糊买好了菜回家,我们分了工,米糊糊负责洗菜,我负责做菜。我系上围裙,很娴熟的切工让米糊糊佩服不已。我一边切菜一边对米糊糊说,我妈做得一手好菜,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帮我妈妈切菜了。我妈说,女孩子家,一定要有一技傍身,至少也得做得一手好菜,不然将来长大,想吃一顿自己爱吃的饭菜都是难事。

  米糊糊赞不绝口,她说,待会儿一定要好好尝尝你做的菜,一定是美味绝伦,想想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我看着米糊糊的吃货样儿,说,行,待会儿别撑着了就好。
  毕竟很久不下厨,手艺有些生涩,一顿饭下来,我手忙脚乱,厨房里一片狼藉,被油烟呛得也没了先前的骄傲劲儿。菜快做好的时候,方与回来了。他一边往厨房跑,一边讨好地对我说,林妹妹你太厉害了,我离老远都闻到菜香了。
  世人大都喜欢被拍马屁,我自然也不例外,更何况,我做这顿饭,其中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主动和方与求和的,只有我们俩和好了,我才能提出我的下一个要求。
  我说,你就别吹捧我了,待会儿万一要是做的不好吃,你可不准说哦。
  方与说,绝对不会说不好吃的!
  我说,你有没有觉得你这句话有问题?
  方与左右想想,说,没觉得。
  我嘟着嘴,说,你刚进门就夸我做的菜香,这会儿我就说了一句“万一做的不好吃”,你就说“绝对不会说不好吃”,说白了,你对我做的菜还是没有信心,对不对?
  方与捋了一遍我的话,急忙往外走,边走边说,我说不过你,你说话处处透着刁钻,一不小心就掉进陷进里了。
  我笑了,方与这家伙,笨笨的也蛮可爱的。
  做最后一个汤的时候,我喊他们俩说,方与,糊糊,准备吃饭了。
  米糊糊早就迫不及待,进厨房端好饭菜,围着桌子等我把最后一个汤端上来,米糊糊的眼睛里都冒着光。拿起筷子就要吃,忽地又把筷子收了回来,笑着对我说,我可吃了哦!
  “嗯,吃吧。”我等着被她夸,因为被人赞美的感觉实在是好。
  米糊糊夹起一块红烧茄子,吃了一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我问她怎么样,她继续保持着神秘,接着又尝了一块糖醋排骨,依然不说话,依然点了点头,直到把番茄炒蛋和清炒菜心也尝了,又盛了一勺汤之后,米糊糊说话了,她说,小溪,我呢,去房间里把睡衣换回来一下,等会儿出来。
  米糊糊在我的讶异的目光里站起身来,往她的房间里走去。我满头雾水,对方与说,糊糊这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她好像总是这样奇奇怪怪的。”方与满怀期待地看了一眼菜,抬头问我,“林妹妹,我可以尝尝了吗?”
  我说,那是当然,请吧欧巴,千万不要客气。
  方与笑呵呵地拿着筷子,夹了一块茄子,吃进嘴里之后,我问他味道怎样,方与顿了顿,说,好,好吃!
  紧接着方与也夹了一圈菜喝了汤,对我说,林妹妹做的菜,怎样都好吃。
  米糊糊从房间里出来,她的睡衣已经换下,重新穿上了正装,手里提着包,像是要出门的样子。
  我说,糊糊,你怎么是要出去吗?
  米糊糊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方与一眼,笑得弯下腰去,停了十多秒钟,米糊糊问方与,老方,味道怎样啊?
  方与咽下一口菜,说,好,好着呢。
  米糊糊摆了摆手说,行了老方,别勉强了,走吧,我带你们出去吃吧。

  “为什么啊?”我有些不解。
  “你自己尝尝喽!”米糊糊笑着摇了摇头。
  我拿起筷子,依然是先夹起茄子,刚吃进嘴里,盐味儿差点齁死我。紧接着我把剩下的三道菜尝完,又喝了一口汤之后,我把筷子往桌上一放,顺手也把方与手里的筷子拿下,说,方与,走吧,跟咱们糊糊出去吃吧?
  “为什么啊?”这次轮到方与有些不解了。
  我说,哪里有那么多的为什么,就是忽然想出去吃了。
  方与站起身说,我觉得还不错呢,你好不容易做的,不吃可惜了啊。

  米糊糊对方与说,你家林妹妹是不是有个亲戚是盐贩子啊?
  我羞得无地自容,只怪开始的时候牛皮吹的有点儿大了,眼下连个台阶儿下都没有。方与咧嘴笑了,他说,虽然盐是多了点儿,但吃完饭多喝点儿水就好了嘛!
  “那是多一点吗?”米糊糊夸张地睁大眼睛,“那简直是炒盐玩呢!”
  简单收拾了一下,我们一起出了门到外面的饭店去吃。没有想到,在他们面前第一次做饭就这么搞砸了,我有何颜面见江东父老!

  吃饭的时候,我问方与周六周日有没有时间,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去上海佘山野营,等到周日下午才回来。
  方与说,我这个周六周日正常排班啊。
  “哦,那算了!”我想既然他没时间,总不能让他请假去玩儿吧,这像什么话呢,毕竟他刚来工作不久。
  “不过我可以跟同事调班啊。”方与说道。
  我点点头,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周末上午出发。
  到了第二天,我上班就和白静娴说了这事儿,白静娴翘着兰花指儿故意矫揉造作地说,本宫就说嘛,这事儿爱卿去办,准能办成。
  我说,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剩下的就是要靠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