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别爱的太晚 > 第10节

别爱的太晚 第10节

    白静娴见求助于我无望,开始自导自演起来。她眼珠一转,学着谢晓芳翘着兰花指的样子嗲嗲地说,谢先生哦,我感冒了,是她传染给我的,还有他,我们都感冒了,万一我们传染给你了,咳咳,你不会介意吧。
  谢晓芳脸色变得煞白,把手里的菜单一丢,掩着口鼻说,哎呀讨厌,你们怎么不早说呢,人家才想起来人家也有事情呢,咱们改日再约吧。
  方与看着我们,不知道该怎么插话。白静娴作势又捂着嘴巴发出了一声“阿嚏”,我配合她也跟着发出了一声。方与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要不要,要不要也打……
  “让开!”谢晓芳腾地站了起来,让方与让开之后他走了出来,伸出兰花指,从钱包里拿出一张一百元的人民币来,丢在桌子上,说:“我什么也没点,一百块,不用找了。”
  我和白静娴对视了一眼,忍着不笑。谢晓芳临走的时候又幽怨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屁股一扭一扭地离开了咖啡厅。
  待谢晓芳走后,我和白静娴几乎笑岔了气。我学着谢晓芳的样子说,好讨厌你呢我们家静静,来相亲还居然感冒了。
  白静娴翘着兰花指,说,哎哟,人家是故意感冒的呢,就是因为不想跟你相亲呢。
  方与看着我们俩忸怩作态的样子,说,你们俩,这是干嘛,还有刚刚那个家伙说话怎么那个样子的。人家有事走了,那我们是不是也走。
  我们俩玩的几乎快把方与忘记了,方与一提醒之后,我说,对呀,相亲都已经结束了,要不我们也走吧。
  “谁说结束了。”白静娴色眼迷离地看着方与,夸张地用舌头舔了一下上唇,说道,“服务员,拿菜单过来!”
  我们各自点了一些简餐,接下来的时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白静娴赖着不肯走了。
  白静娴一边吃,一边观察着方与,方与只顾埋头吃着黑椒牛柳炒意面。他说,你看这一碗面条,如果我们去面馆,一碗最多十多块钱,但到了咖啡厅里,价格就翻了几番,变成六十八块了。早知道我就不点这么贵的东西了。
  “会过日子,会持家,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斗得过娘炮,打得过流氓,我差点以为好男人都绝种了呢。”白静娴支着下巴,眼睛里全是桃花。

  我推了一把白静娴,小声说,静娴,你什么意思啊。
  “什么意思还看不懂吗,老娘想谈恋爱了。我问你,武二哥有女朋友没?”
  “他应该没有女朋友。”
  “从今天起,他就有了。”
  “哎哟我去!”

  我没有想到剧情竟然翻转的如此之快,我更不明白白静娴看上了方与哪一点,居然在第一次和他接触之后,还是在与别人相亲失败之后,反扑了我的邻居方与。
  我本来想让白静娴再认真考虑一下的,但反过来一想,其实方与哪里差了呢?是因为他脑袋受过伤,还是因为他人太过于老实木讷,或者说是他的收入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确实不高,或者说他根本不懂女儿家的心事呢。
  白静娴看着方与把一碗意面吃完,问,方与,你吃饱了没,不然再来一碗。
  “不来了不来了。”方与连连摆手说,“这里面的东西实在是太贵,分量又太少,太浪费钱了。”
  “方与,我问你个事情哦,你觉得我漂亮吗?”
  “那肯定漂亮啊,林妹妹的朋友各个都很漂亮。”

  “方与,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我单身,谁会看上我呢?”
  白静娴笑笑,接着说,那你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呢?
  方与看看白静娴,又看看我,停顿了好一会儿之后,他小声地说了一个字,有!
  白静娴有些失落,一言不发。我笑了,我对方与说,方与,没有想到你也有喜欢的女孩子呢,我一直都不知道。
  方与有些尴尬,挠了挠头回答说,我没说过,不敢说。
  也许是觉得还有希望,白静娴顿时来了精神。她问,方与,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她漂亮吗?
  “漂亮!”方与似乎连考虑都没考虑一下,脱口而出。
  白静娴说,那她知道你喜欢她吗。

  方与垂下头,再抬起头时,明亮的眸子里有些黯淡。他说,她那么漂亮,会有多少人喜欢她,我这么笨,没告诉过她我喜欢她。
  我一听,竟然有些恼火,他那么自怨自艾,还不懂花言巧语,平白无故地就会失去很多机会。我说,方与,爱情是平等的,你喜欢一个人,就要告诉她,你不告诉她,你怎么知道她不喜欢你呢?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说不定人家就看对了眼,喜欢你呢。振作起来吧少年,未来就在你的眼前。
  我本以为,我一大通话能让给方与受到一些鼓舞,但方与的眼眸愈发黯淡,他说,她不会喜欢我的。
  “为什么?”我问。

  方与怔怔地看了我一眼,说,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我这才知道,原来方与喜欢的那个女孩已经有了男朋友,那么,我总不至于怂恿他,把人家的姻缘拆散,然后让他去追人家吧。除了替他惋惜,我无话可说。
  白静娴笑了,她说,方与,其实你虽然有点儿笨笨的,但看着还蛮好的,我要是那个女孩,我一定喜欢你。对了方与,我现在呢,隆重向你介绍一下我自己好吗。
  方与望着白静娴点了点头,白静娴接着说,我叫白静娴,静娴两个字是文静娴雅的意思,出自于戴望舒的诗句“她是一个静娴的少女,她知道如何爱一个爱她的人”,今年28岁,你今年多大了?
  “哦,我27岁。”方与答道。
  白静娴痴痴的笑了,紧接着碰了碰我的胳膊说,小溪,跟我去洗手间一下呗。
  “我不要去啊。”
  “不要去也得去。”
  白静娴把我拽起来,一直把我拽到洗手间里,还没等我发话,就兴奋地跳着脚说,小溪,他,他,方与……
  “方与怎么了?”
  “你有没有觉得,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啊。”
  我知道白静娴是怎么想的,我一直不说只是不忍破坏她的心情,但是,他们两个人之间会合适吗?也许任由他们水到渠成会好一些,所以我装作糊涂,但耐不住白静娴一遍一遍的哀求。白静娴说,小溪,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我说,我能帮你什么啊?
  白静娴说,你帮我追方与好不好。
  我咂咂嘴,说,白静娴,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你真觉得你和方与合适吗,他老实,万一你伤害了他,那样不太好吧。我跟你认识这么长时间,你说你,换了几任男朋友了?

  白静娴的脸黑了下来,带着愠怒说,不愿意帮就直说呗,干嘛在这儿说些风凉话,我去,我是绿茶,你是白莲花行了吧。
  白静娴说完之后,扭身就往外走,我拉了一下她的胳膊,带着歉意说,静娴,我没那个意思,我……
  “放手。”白静娴冷冷地回望着我。
  我把手松开,任白静娴走了出去,我反复思考,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对于我而言,我早已把白静娴当成了要好的姐妹,若是她祸害别的男人,我大可以拍手叫好,可祸害方与不行啊,因为方与,他好歹是和我一起长大的邻居,我保护他,我有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