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别爱的太晚 > 第9节

别爱的太晚 第9节

    我和白静娴走过去,白静娴笑着打趣道,林妹妹,好亲昵的称呼,不喊猴妮儿了,哈哈。

  方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摸着自己的脑袋咧嘴笑着,他口拙嘴笨,没有反驳。
  我说,方与,你不上班怎么跑到我公司里来了?
  方与说,我今天不上班啊,是你让我下班到你公司来找你,说要带我出去转转的。
  我说的?我仔细地回想着我什么时候会生出一个这样的想法,好像我多宠他似的,我们不过是邻居而已,我至于那么好心,要占用我下班的时间带他出去转转。
  我问他,我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昨天晚上,我们和米糊糊一起吃火锅的时候啊,你说你哥给你打了两万块钱,你要带我出去转转。”
  “切,我有那么好心,我……”话说到这儿,我忽然想起来,昨晚上我貌似真的说过这样的话。
  昨晚上我喝了一瓶啤酒之后,开始说话不着调,紧接着对方与说,方与,姐们有钱了,明晚上带你Happy去!我要带你看看魔都的繁华,让你爱上这个城市!
  方与摇着头,说,那是你哥给你的钱,不能浪费,要省着点儿花。
  我醉醺醺地说,钱是王八蛋,花了咱再赚,没事,姐有钱,你明天下午五点,务必要到我公司等我,不许迟到,否则跟你没完!
  我脑袋急速运转之后,对方与说,不好意思啊方与,我今晚跟这姐们儿一起有事呢,回头再带你玩儿吧。

  方与点点头,正要说话,白静娴一把拉住方与的胳膊说,别呀小溪,来的早不如来得巧,正好,我们一起去,万一我没看上那男的,那男的看上我,非要死乞白赖的跟我谈恋爱,还指望着你们帮我打豺狼呢。
  方与呆呆愣愣地站着,留也不是走也不是,我冲他点点头,说,方与,那你跟我一起吧。
  “好,反正我也没事儿。”方与开心地笑了起来。
  白静娴伸出手来,说,我叫白静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方与,四四方方的方,与其的与。”方与大方的同白静娴握了握手,便算是两相认识。
  约会的地方是在公司附近的一个咖啡厅里,听白静娴简单介绍说,这个男的是她的一个客户介绍给他的,有钱有车有房,房子还是买在上海的,虽然只是一个小户型的公寓,但是在这样的一个繁华大都市里,一平方少说也得三万块钱,六十多平价值两百万。
  白静娴并非拜金,但一年一年的漂流在外,一个家如同一个归宿,更何况,白静娴虽然貌美,但也已经二十八岁,早已有了恨嫁的心,或许只要是个正常的同龄男性,只要没有明显的问题,她都可勉强接受。

  “小溪,你看,其实还是蛮帅的。”白静娴给我看着她手机里的那男的照片说道。
  手机里的男生看着很清爽,皮肤白皙,打扮入时,一看就是成功人士。我说,静娴,看来老天真的对你眷顾了,送给你这么帅一个男孩子。
  “那是,谁还能每次都那么倒霉,遇到的都是奇葩啊。”白静娴咯咯笑着,忽然又紧张地说道,“怎么越是靠近,我心里越慌张呢。哎呀,不管了不管了,反正到时候,你和方与坐在边上,一定要多说我一些好话,什么文静啊,淑女啊,有上进心啊,会操持家务啊,通通用来夸我。”
  我说,行,反正天仙什么样儿,我就把你夸成什么样儿。
  半晌,除了我和白静娴说话,方与跟在后面一言不发。白静娴回头看了一眼方与,小声地问我,小溪,你看方与这哥们儿干嘛呢。
  我回头望去,只见方与嘴里一直嘀咕着不知道在反复说着什么。我大声问他,方与,你嘀嘀咕咕什么呢。
  “啊,白静娴。”方与当下就吐出了白静娴的名字,紧接着迷茫地看了我一眼指着白静娴说道,“我在背白静娴的名字,我怕我不仔细地背下来,记不住她,她的名字太拗口了!”
  白静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还别说,这哥们儿有点意思啊。
  方与不好意思地挠头笑了。我和白静娴不再管他,一直往前走,走到咖啡厅的门口,白静娴定了定神,对我说,小溪,待会儿我要是应付不来,就全指望你了。
  我攥着拳头放在胸前鼓舞道,没问题。
  我们一行人走进咖啡厅内,问清楚了十八号桌,服务生说,十八号桌的先生已经等我们很久了。
  我们随着服务生的指引,很快找到了十八号桌的位置,果然,那里坐着一位气宇轩昂,保养很好的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先生,看到我们的时候,眼眸一下子亮了起来,站起身彬彬有礼笑容满面地对我们打招呼说,几位,请坐!
  这个男人叫谢晓芳,白静娴本对这个名字不感冒,所以才有点儿担心与他相亲。但白静娴偏偏又害怕错过了姻缘,因此拉着我和她一起来相亲。
  在见到谢晓芳之前,白静娴只听说了关于他的一些传说,都是来自于他客户的描绘。这个客户告诉白静娴,谢晓芳为人特别绅士,有学历有才貌,最适合结婚。
  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我们坐定了之后,我看了一眼谢晓芳。他除了笑得有些阴柔之外,倒也没有什么,但我总觉得哪里隐隐不对。
  我和白静娴坐在谢晓芳的对面,方与和谢晓芳坐在另一侧。方与坐下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谢晓芳的胳膊,谢晓芳赶紧挪了挪身子,拿纸巾擦了擦被方与碰过的地方。
  谢晓芳见我们都坐定了之后,开始说话了,但是他在说话的时候把兰花指翘了起来,女里女气地对服务生说道:“服务生,给我们拿份菜单来。”
  白静娴一看到这儿,惊惶失措地看着我,似乎遇见了什么怪物,我知道,这次的相亲肯定黄了,谁承想相亲竟然相到了一个男妹子。
  “那个,小溪,你刚刚在门口的时候说什么来着?”白静娴开始向我求助,她知道属我的鬼主意最多。

  我说,我在门口,哦,在门口夸你会持家,温良贤淑,知书达理,实乃居家旅行必备的好女子,谁这辈子要是娶了你,谁就积了八辈子德了。
  白静娴知道我捉弄她,她赶紧又换了一个策略,说,小溪,下班的时候,我们主管是不是让我们今晚加班呢,我们是不是得赶紧过去了?
  我说,这个也没问题,宫胖子大发慈悲,说你今儿个相亲重要,不用去上班了。
  对面的两个男人看着我们俩,完全不知道我们在见招拆招。谢晓芳兰花指翘着,脸上闪着千娇百媚说,对,相亲重要,你主管真识趣儿,男的女的啊?
  我和白静娴对视了一眼,我们俩一起说道:“美女!”
  谢晓芳说,呦,美女也不一定有我们家静静漂亮,哼!
  “你家静静是谁啊?”白静娴问道。
  谢晓芳掩面“噗嗤”一笑,说,还能有谁,我们家静静就是你呗。
  这话一吐出口,几乎让白静娴三天前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谢晓芳手持着菜单说,哎呀不说了,时间净耽误过去了,我们可什么都没点呢,来来静静,快点一些你们爱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