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别爱的太晚 > 第8节

别爱的太晚 第8节

    实在无聊的时候,我特想给李小白打个电话,特想知道他到哪儿了,但我忍住了。我不该一刻不放地纠缠着他,而是要给他充分的自由空间。
  我把玩偶大白抱在怀里,想伸手戳戳它鼻子的时候,却发现它连鼻子都没有。这是李小白送给我的玩偶,李小白对我说过,他不在的时候,大白就是我的英雄,替他来保护我。
  我看着大白的一双眼睛,我小声地说,大白啊大白,你知道吗,虽然小白刚离开,可我又想他了。我想他又不想让他知道,因为我害怕他比我想他更想我。但我又害怕他没我想他那样想我。大白大白,你懂我的意思么。
  “开饭了开饭了!老方,小溪,快出来吃饭!”米糊糊在客厅里喊着。
  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开门走到客厅,方与从对面房间也走了出来。当我看到桌子上的菜的时候,我睁大了眼睛,我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我说,糊糊啊,你确定我们今晚吃这个?
  “对呀,有什么问题吗?”米糊糊望着我,一脸茫然。
  方与看着桌子上的菜,赶紧拿起空调遥控器说,我觉得我还是把房间里温度调低点儿吧。

  我对米糊糊说,没问题,完全没问题。
  “没问题就赶紧坐下来吃吧,保证你们吃了这次,还想着下次!”米糊糊骄傲地说道。
  我对方与说,方与,把啤酒从冰箱里拿出来,这大夏天,吃火锅,不喝点儿啤酒也忒狠了!
  不得不说,米糊糊的川味火锅特别地道,但也不得不说,这大夏天热火朝天地吃火锅确实有点儿狠!

  经此一役,不知道是因为吃火锅喝了冰啤酒,又加上吹了一夜空调,如此冷热交替,第二天,我嗓子剧痛难忍,说不出话来了。
  我匆匆爬起床,打开门,看见门上挂着一个塑料袋,袋子里有两只包子和一袋豆浆。我心想,这米糊糊真是热情大方,连早餐都准备妥当,这要是个男孩子,不知道该多招人喜欢了。
  米糊糊和方与都已经上班去了,我收拾好一切,也赶紧出了门。若公司里连续数月保持不迟到能颁奖的话,这个奖一定跟我无关。对于没有时间观念以及无法预估交通情况的我来说,迟到,是一种不可控的因素。
  毫无意外,我又迟到了!
  宫胖子恰巧在职员办公室里,看到我时摆着一张臭脸,像老师训斥孩子一样,似乎在等着我的解释。
  我张开嘴巴,指了指自己的嗓子,沙哑地说,我……生病了!
  宫胖子翻了翻白眼,没有理会我就摔门出去了。我赶紧往座位走去,反正全勤奖于我来说不过是梦幻泡影,神马都是浮云,眼下还是别往枪口上撞最好,毕竟,宫胖子是个睚眦必报的人,我已习惯了她有事没事给我穿小鞋。

  到了位置上正准备坐下,我看到桌子上放了一个精致的盒子。白静娴凑过来脑袋,手放在桌子下方指着苏爽的位置带着邪恶的笑,小声地说,爽少送的!
  白静娴说的爽少,全名苏爽,自诩为风度翩翩仪表堂堂,众人皆受他独攻,吊儿郎当小白脸的模样。他撩遍办公室所有未婚女性,玩的最烂俗的杀手锏无非是公司Boss的表弟,油头粉面却做着最不靠谱的事情,在公司里为非作歹,套路了几个小姑娘。普通职员谁也不去得罪他也犯不着得罪他,背地里有对他吹捧的,也有为之鄙夷的,而鄙夷他的人,其中就有我。我向来觉得,苏爽是安插在职员办公室里的奸细,让我们永远也喘不过气来。

  苏爽坐在我的后面,我回头看他,他正得意地看着我,这公子哥儿不止一次送我各种礼物,均被我一一拒绝,但他却毫不在意越挫越勇。
  我拿起盒子,看也没看,转身丢到了苏爽的桌面上,一言不发。
  是的,我的确是一言不发!若不是我嗓子痛得说不出来话,我想我一定会对他尖酸刻薄极尽所能的冷嘲热讽。

  “呦,看也不看一眼就退给我了,有个性,我喜欢。嘿嘿!”苏爽肆无忌惮地笑着。
  我依旧一言不发,如今,除了信奉沉默是金,我别无他法。
  “小溪,这可不是你性格,怼他!”白静娴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用手推着我的胳膊怂恿我。
  像我这样的犯二青年,从来不计后果,若是搁平常,我早就女侠范儿亮出来了,此刻,我只能沙哑着嗓子小声对白静娴说,忍一时风起云涌,退一步四大皆空!

  苏爽平时跩成二五八万似的,其实这就一股子劲儿,不搭理他,他也就闹腾不起来了。然而世事无绝对,尽管苏爽那么的不尊重女性,但依然有人默默地喜欢他。
  她叫莫筱萌,一个老实却又稍显自闭的妹子,封锁着自己孤独的灵魂,不知怎地就看上了苏爽这个花花大少。她是唯一一个苏爽没有惹过的未婚女性,苏爽不惹她,是因为她的相貌平平无奇,放在人群里辨识度很低,长发枯黄,戴着老气的近视眼镜,牙齿上还箍了牙套,看上去确实非常平庸。也正因为如此,她一直把苏爽放在心里,谁也不敢说。
  我知道莫筱萌喜欢苏爽,是因为她每一次看他的眼光,充满了柔情,与我看李小白的时候一模一样。
  “筱萌,这个送给你!”苏爽走到莫筱萌面前,把拳头大小的盒子递给筱萌,一脸不忿地看着我。

  我看到莫筱萌脸上的惊喜和愤怒一闪即逝,但还是垂下头默默地接下了礼物。
  我眼睛避开苏爽的目光,我想,莫筱萌一定很尴尬,她一定不希望她被别人戏耍。
  “这很贵重,我不能收。”我听到莫筱萌怯懦的声音。
  “没事儿,这项链不值钱,要是不喜欢,扔了便是。”苏爽的声音里带着冷嘲热讽,也许他只当作这是对我尽情的嘲弄。
  我不再理会苏爽,埋头做着自己的工作。工作的时候,时间很快,转眼一个上午就过去了。午间我没有胃口吃饭,白静娴给我冲了一杯奶茶,放在我面前,问我好点儿了没,我哑着嗓子说,好多了。
  白静娴笑得合不拢嘴,她说,小溪啊,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狼狈的样子。
  我撅着嘴继续哑着声音说,是不是看到我狼狈,你很开心。
  “我哪儿敢啊!”白静娴委屈地扁着嘴巴,“我还不是担心今晚上你帮我应付不了。”
  我一拍脑袋,恍然想起,白静娴上周跟我说过,今晚上让我陪她一起相亲。
  从相亲的次数来说,白静娴绝对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她相亲下来不少于十次,最后都无疾而终。
  白静娴说,你说过今晚要帮我把关的,我不管,成败都在于你了。
  我点点头,手指伸出作OK状说,没问题。
  于是,下午我拼命喝水,让自己的嗓子尽快转好。水喝的多了,就拼命的上洗手间,这一下午,我度日如年。
  喝水果然管用,临近下班的时候,我的喉咙没那么痛了,收拾好东西正准备随白静娴出发一起去她约会的地方。白静娴忽然拍着我的肩膀指着门口说,小溪,武二哥接你来了哦。
  武二哥?我诧异地朝着门口看去,只见方与正站在办公室门口朝里望,看见我,兴奋地招招手,说,林妹妹,我接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