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别爱的太晚 > 第7节

别爱的太晚 第7节

  
  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和白静娴在一起久了也变得有一些小八卦。我问方与,昨天你和米糊糊聊得那么惬意都聊些什么啊。
  方与说,我与她投缘的很呢!他知道我当过兵,就问了我许多部队里的事情。
  我一听,乐了,我说,方与啊,可千万别怪姐没提醒你,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近水楼台先得月,莫使金樽空对月,烽火连三月,一樽还酹江月,总之不管怎么个月,你——
  “我怎样?”方与满头雾水,不知道我在发什么神经。
  “你一定要努力努力再努力,把米糊糊拿下,让她变成你的女朋友!”
  方与嘿嘿笑了,他说,这个不成,不仗义。
  我说,这和仗义不仗义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有啥不仗义的,放心啊,姐无条件可以帮你的。
  方与挠了挠脑袋说,那个米糊糊有男朋友了,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事儿绝对不行!

  千算万算,我没算过,那个米糊糊居然已经有了男朋友了,我,我真是猪脑子。也是哦,那姑娘长那么好看,又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方与,人家既然都有男朋友了,你还勾搭人家,说,昨晚我走了,你是不是又和她秉烛夜谈,花前月下,青梅煮酒,共话桑麻了。
  “我才没有咧!你走了我们也就各自休息了,她和我说这么多又问我部队里的情况,是因为她男朋友就是个当兵的,还没退伍呢。”方与急得满脸通红,赶忙作出解释。
  看着方与着急的样子,我差点喷饭。
  吃完了饭,我和方与回住处,进门就看到米糊糊买回的大包小包的东西正散落在客厅的桌子上。米糊糊看见我俩,热情地说,老方,小溪,你们回来了啊,你们看,我买回来了厨具灶具,锅碗瓢盆,今晚上我做饭,我们在家里吃暖暖房。
  方与笑呵呵的,也不委婉,直截了当地说,那敢情好,这才有家的感觉。你等着啊,我下午去面试工作,完事了回来我做饭。
  我被方与和米糊糊这两个爽朗的家伙感染着,本来我是一个慢热型的人,瞬间也感受到了他们的热情。我说,那我可以去买菜。
  “不用不用,今晚你们谁都不用动手,我自己全部搞定,你们只管吃就成了。”米糊糊笑的时候,非常漂亮,洁白的牙齿齐展展地露出几颗,散发出川妹子特有的气质来。
  让白吃白喝我总会有些浑身不自在,最后米糊糊拗不过我,同意家里啤酒由我来买。
  方与出去面试去了,只剩下了我和米糊糊,面对健谈的米糊糊,我们很快成了朋友。她告诉了我很多自己旅游时候的许多所见所闻,告诉我很多她家乡的人和事,也告诉我说,他的男朋友是一个非常帅的兵哥哥,他们认识多年恋爱多年,男朋友当兵了两年,他们分开了两年。
  米糊糊说,异地恋真是一种煎熬,会改变两个人之间的许多感情,没经历过异地恋的人,是永远无法感受到的。
  我说,我能感同身受。我和我男朋友恋爱五年,直到半年之前我为了他来到这座城市,我以为从此以后我们就可以朝夕相对,但自我来了之后,我们只有四次的匆匆相聚,这和异地恋有什么区别呢。
  “昨天在房产公司里,那个瘦高的帅哥就是你的男朋友咯,我觉得挺好的了。”
  “是啊,我也觉得挺好的。他比我大八岁,我们在网络上认识,虽然聚少离多,但我不后悔!”我深深知道,我在无怨无悔地爱着李小白这个男人,我的脑子里回旋着关于李小白的零零总总,他占据了我的整个青春。
  又聊了一会儿,我妈给我打电话过来,我妈说,你大与哥工作有着落了没,我可和你婶子说过了啊,只要有我们家小溪在,一定万无一失的,你可别丢了老娘我的脸了哦。
  我说,妈,你这二话不说就问我方与的事情,我还以为你想我了呢,你也不问我过的好不好,吃的胖不胖,有没有钱什么的,你还到底是不是我亲妈了啊。

  “是是是,我当然是你亲妈啊,你看你哪哪儿不像我来着。那我现在关心关心你啊。”
  “嗯,妈,劳您关心一下!”
  “小溪儿啊,你过的好不好?”
  “不好!”
  “那你吃的胖不胖?”
  “不胖!”
  “那你有没有钱花?”

  “没有!”
  我妈停顿了一下,说,死丫头,我没话了,挂了吧。
  待我妈挂断电话之后,我笑了。我为我捉弄我妈而笑。
  我妈是一个非常好的母亲,待我比亲生女儿还要亲,虽然我不是她的亲生女儿,虽然我只是她从小溪边捡来的孩子,虽然他们不告诉我我是捡来的,但我从小就知道,我从来不说。

  我深爱着我的父亲,我的母亲,还有我的哥哥。所以,我会永远都装作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没过十分钟,我哥就打电话过来了。我哥名叫林枫,同样比我大八岁,从小到大都特别疼我,或许,这正是我男朋友也恰好比我大八岁的原因了吧,因为李小白和我哥有点儿相似吧。
  我哥一直生活在距离我不远的昆山做生意,事业小成,一直想让我投奔他,均被我完美拒绝,我告诉他说,我在大上海要打拼出自己的事业出来,然而半年多过去,我已找他接济三次,每一次都如十分钟前给我妈打电话那样如法炮制。
  “小溪儿,你在电话里又和妈叫穷了啊。”
  “我没啊,我就是和妈随便开开玩笑。”我忍住笑说。

  “可妈才没以为你开玩笑呢,妈刚刚给我打电话来跟我说,说你现在穷的揭不开锅啦,让我给你转点钱过来。”
  “哎呀,我现在就跟妈好好解释一下,告诉她我一切安好,勿念。瘦了十斤只是减肥而已。”
  “得,你可别吓唬妈了,妈听你这么一说,估计连夜就过来了。等我挂了电话就给你转点儿钱过去啊我的姑奶奶。”
  “我可没让你转啊,我有钱呢。”

  “我乐意转,我钱多花不完成吧。得,我还有事儿我先挂了啊。”哥说完就挂了电话。
  哥说过,他在这世上唯一争辩不过的就是我了,我明白他只是十分宠我。几分钟后,我的手机收到了一笔两万元的到账信息,我长舒一口气,接下来的日子,终于有着落了。
  一个小时后,方与回来,脸上挂着笑容,我知道,他的工作肯定是没问题了。我问他工资多少,他喜滋滋地告诉我,试用期一个月,工资三千试用期以后工资五千,还有五险一金,综合保险什么的,待遇非常不错了。
  我瞬间觉得,对于方与来说,他的要求并不高,但他的幸福感却特别的强烈。名利只会徒增烦恼,而他根本不需要这些,所以方与比谁都要幸福。
  临近傍晚,米糊糊在厨房里准备着晚间的饭菜,我和方与要帮着打下手,被她赶出了厨房。她说她做的菜非常地道,绝对是正宗川味儿,只是如果我们都在厨房里杵着的话,她一旦紧张就会影响她的发挥,味道就不好了。

  方与因为要背公司下发的条例,回房间里用功去了;鉴于我也是个吃货,并且厨房里实在太热,于是我也屁颠屁颠地回到卧室里,躺在床上吹着空调的独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