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别爱的太晚 > 第6节

别爱的太晚 第6节

    “傻瓜,我又不是猪,吃了睡睡了吃。见不到你的时候,我们还可以打电话聊视频。即时通讯真是个好东西,即使远在天边也可以拉近我们的距离。”
  “我还怕我离开的太久,你会忘了我,忘了想我。”
  “傻瓜,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会想你。”我的脸颊微微发烫,我一直以为我是一个具备男孩子性格的女孩子,却每次在他的面前,不自主就会暴露出一个女孩应有的温柔本性。
  李小白将我搂在怀里,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嘴里呢喃:“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你怎么了?”我见他有些伤感,仰过头躺在他的腿上,看着他凝重的眼眸。
  “哦,没什么,只是忽然地感叹罢了。我在想,时间会不会改变一切,即使十年寒窗换得一朝书生名扬天下,等到了鲜衣怒马归来,归来……”

  我抓着他的手,认真地说,不管是否功成名就鲜衣怒马,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信我吗?
  他说,信!
  我有些隐隐担心,担心某一天,我们俩真的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渐行渐远。此时此刻,我也告诉自己,我们能在茫茫人海里认识,一起走过五年,下一个五年,也必定能从容走过。随着岁月流走,一辈子虽长,却又很短。总有一天,我们的感情,一定能画出一个圆。
  相爱的人在一起,可以幸福度过一段很漫长的时光,所以,我们发呆坐着,很久都不会觉得长。
  到了晚上十点多钟以后,李小白叫醒躺在他腿上睡熟的我,轻生说,小溪,不早了,明天你还要搬家,要不我们去找个地方休息,你就别回去了好么。
  我摇摇头说,你早些送我回去吧,方与的行李还在我房间里。
  我不是传统但一定非得等结婚才能和对方怎样的一个人,虽然他是我的初恋,但我明白一个男人的想法,明白李小白的意思。虽然他不是第一次向我提出这样的要求,虽然我也知道终究有一天我会嫁给他,但我总觉得我们见面太少。
  我们之间似乎还缺乏一点儿什么,只是我说不出来。我相信,这样看似无心的拒绝会让他少一些尴尬。
  李小白脸上有一丝不快,我佯装没有察觉,随后我终于明白了,他为什么一天下来说话不多。
  “方与方与,你一天下来就围着那傻大个子转了,你也不想一下,我三个月才见你一面,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我看到他莫名的醋意,感觉有些好笑,我说,傻小白,你在想什么呢。哦,让我猜猜,你一定是吃醋了对吧。
  李小白有些不好意思,或许他觉得,他不该有如此狭小的气量。他说,对不起,我随口说说,没有其他的意思。我知道我的小溪儿美丽善良。刚刚是和你开了个玩笑,再说了,有个从小到大就认识的邻家大哥哥照顾你,我能放心不少呢。
  许是他明白了我对他的心意,许是他也明白他比方与在我心里的位置截然不同,许是他也明白他不过是庸人自扰之,很快,他就平复了心情。他释怀了之后,说,好吧,听你的,我送你回去。
  回到小区,我目送着李小白的车消失在无边的黑夜里,莫名伤感。他说让我明天不要送他了,他害怕每次离别“此情无计可消除”的滋味,他也担心我“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的忧伤,所以,他要一个人默默地离开。
  我舒了口气,宽慰自己,反正只消一个月,我就可以再次见到他了,只当是这一次的别离,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聚吧。
  回到家里,我找了一个废弃不用了的手机和方与的包给去新租的房子找方与。房东给了门禁卡,所以我不用敲门,直接就可以抵达房间。
  方与正在客厅里坐着,和米糊糊聊天,看样子他们已经交流的很熟悉了。方与看见我说,林妹妹,这么晚我还以为你休息了,这包明天拿过来也一样的。
  我把包和手机交给了方与之后,米糊糊也与我打了个招呼,笑脸盈盈。聊了一会儿之后,这热情的姑娘几乎把户口都报上了,我渐渐从拘谨变得放松,也彻底明白,为什么连如此憨傻的方与都能和他聊到一起去了。
  米糊糊比我大两岁,是个川妹子,身材小巧模样姣好,能说会道,在一家不知名的广告公司里做着策划工作,生平只有三大爱好:吃、旅游和睡觉。
  我问她,你的名字真是奇怪,为什么叫米糊糊?
  方与接茬说,我知道我知道,一定是户口上错了,就像我一样,我本来是宇宙的宇,因为上学的时候写“宇”老是写成了“字”,后来我爸就给我改成与其的与了。
  米糊糊说,不是啦,我呢,因为那个时候没有奶粉吃啦,吃米糊糊长大的,我爸就很奇葩啦,给我起了这个名字,说感谢米糊糊养育了我。
  三个人走闲扯了一会儿,我有些倦了,起身对方与说,我要回去休息了,你呢,明天早晨去办张手机卡,十点钟之后再去找我帮我搬家,顺便帮我买几个蛇皮袋。记住了哦,千万不要十点之前到,别问我为什么。
  “为什么?”方与果然还是问了我。

  “因为本姑娘要睡懒觉!”
  第二日,我果然不负众望,一觉睡到了九点半钟,要不是因为晚上忘了拉上窗帘,阳光晒醒了我的困意,我估计还能与床再亲密一会儿。
  我起身收拾好了自己,十点整,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我打开门,果然是十分守时的方与。一手拿着早餐,一手拿着几只蛇皮袋笑着走进来。面对,如此守时的奇葩,我简直是,颜面无存!
  每天忙忙碌碌去上班,太久没有吃早餐,我边吃边夸方与,别看是个粗犷汉子,倒还是挺心细的嘛。
  说是搬家,其实也没什么好搬,无非是被褥衣服鞋子和一些生活用品,我在收拾着的同时,方与两手提着袋子,三趟下来一个小时的工夫,已经完成了搬家的任务。

  我让二房东过来退了房,离开房间恰好是隔壁小夫妻那个女的准备做饭。出门前,我很友善的和他打了个招呼,那女的惊愕了一下,也笑了,客套地说,有空回来玩。
  别了,小夫妻!
  别了,满屋的油烟和狼藉!
  别了,这凶神恶煞二房东的日子!
  等收拾好一切了之后,出门吃饭,方与告诉我,他已经找好工作了。我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问他什么情况。
  方与说,我早晨出小区,和门口保安聊了一下,保安和我说,最近保安职位空缺,物业公司正招保安呢。然后我就去了物业公司,他们让我下午过去面试,嘿嘿。
  我竖起拇指对他说,方与,你真是,太厉害了!
  方与摸了摸脑袋说,嘿嘿,不是我厉害,是我运气好罢了。高温天气快要到了,有些保安没当过兵吃过苦,不愿意干。
  我上下打量了几眼方与,越来越觉得他厚积薄发深藏不露,只不过他确确实实是个脚踏实地做事的人罢了。方与若是能找个稳妥的工作,有了稳定收入,这样我也不用再操心他的事情了。我说,祝你下午面试旗开得胜马到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