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别爱的太晚 > 第2节

别爱的太晚 第2节

    “他吼我!”我抹了一把眼泪。
  女生就该用眼泪说话。
  “去!冲掉!”方与命令起来,仍然带着军人特有的威严。
  男的没敢说话,乖乖冲了马桶,出了洗手间疾步往屋里钻。
  “回来!道歉!”方与的眼睛本来就大,阖一睁圆,显得更目光如炬。

  “对不起!”男的不情愿地吐出这三个字,缩着脑袋钻进了屋。
  我知道那男的害怕方与,因为他的身量和方与相比,完全不是一个层级。
  女的端着菜挤了我一下,扭着屁股也钻进了屋,门啪的一声关上,整个石膏板的墙面都在晃荡。
  “走,带你吃饺子去!”我决定要奢侈一把,感谢方与的英雄救美。虽然他算不得什么英雄,我也不是传说中的潇湘美人。
  山东饺子馆,不是因为我喜欢吃这里的味道,而是因为这家饺子馆里的饺子皮薄馅大。这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便宜。
  自我记事起,我从来没有过得这么紧巴。
  一家四口我在家里是千年老二的地位,老大是我妈。我哥排第五,因为中间还有一只狗狗。
  我妈总说我傻里傻气的随她,但我知道,我并不是遗传于她,但我不说,从来不说。

  方与的家和我的家,只有一墙之隔,我爸和他爸关系好,我妈和他妈关系好,但不代表我和方与会那么亲近。
  “方与。”我喊了他一声。
  方与把嘴里的饺子咽下,问我,猴妮儿,啥事?
  我左右看了一下,我说,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喊我猴妮儿,你可以喊我小溪,可以喊我林妹妹,喊什么都可以,反正就是别喊猴妮儿。
  今天办公室里同事笑话我,已经让我面红耳赤,这个小名,可是连我男朋友都不知道。
  “哦,好啊,猴妮儿。”
  我承认,方与不是故意的,他就是这样,他不傻的时候也是这样,脑袋像轴了一样。
  我说,快吃吧,我下午还要去上班儿,不然宫胖子又要报复我。
  他问,宫胖子是谁?
  我说,唉,反正,就是一个胖子。
  我不歧视胖子,但我歧视宫胖子!

  我带着方与回到住处,我对他说,这个地方大,千万别乱跑,乖乖等我下班回来,晚上带你吃大餐。
  说到吃,我刚填饱的肚子似乎咕咕直叫。我承认我是一个吃货,但我已经三月不见肉味,别人夸我身材好,都以为我是在减肥,可我真的不想减肥。
  我风风火火的冲到办公室里,刚坐到位置上,“小八卦”白静娴问我,小溪,二哥跟你什么关系?
  白静娴从来说话都是天上一脚,地下一脚的不着调,我说,什么二哥?
  白静娴说,就是喊你猴妮儿的那人高马大,英俊潇洒的武二郎。
  我看着白静娴,白静娴的脸上挂满了桃花。

  白静娴虽然漂亮,但似乎天妒红颜,她刚经过人生的第N次失恋,导致到了现在,她对男朋友的标准越来越低。
  “那是我的邻居。他帅?我怎么没觉得。”
  我对白静娴予以反驳,至少,我活了二十二年,从没觉得方与是帅的,或者是因为我和他太过于熟络。
  我的工作是搜集和编写一些似是而非的心灵鸡汤,用来浇灌那些干渴的白领。在这杂志不景气的时代,像我这样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学生,只能屈身在这样的单位里。

  看着一脸痤疮的男同事,活成了妇女主任的模样,他们纷纷没了自己的理想,我暗自庆幸,因为我没有痤疮,这已是上天给我最大的眷顾。
  下午的工作是紧张而又繁忙的。许多人以为的白领生活一定是多么的美好,我在摊到我的主管宫胖子之前,也曾一厢情愿的这么认为,但自从摊到了宫胖子,我注定生活水深火热。
  宫胖子又开始传唤我,我在同事们的注目礼中,走到了她的办公室。
  宫胖子名叫宫艳文,二十五六岁,矮矮胖胖的,一脸的痘坑,用了非常之手段当上的部门主管,这一点别人不知道,但我可清楚的很。

  我每次见到宫胖子都避之不及,但宫胖子总喜欢找我的茬。现在,宫胖子一脸的愤怒,看来又是要找事儿了。
  “林溪,每次我让你编辑一些比较走心的鸡汤,你看你编辑的都是什么?昨天华众那家是你维护的主版,今天人家就反馈了数据,公众粉丝掉了几千。”
  宫胖子曾经教育我们,说编辑的内容要哀怨一点,走心一点,千万不要傻白甜。
  但为什么不能正能量多一点儿呢,难道这就不是走心?
  当然,这样的话,我不敢直接和宫胖子顶撞,毕竟她手里掌握着我的饭碗,倘若她扼住了我命运的喉咙,就相当于顺便拿走了我扁扁的荷包。

  虽然,我知道,华众的公众号掉了粉丝,是因为他们推了丰胸的广告,掉粉是很正常的。但我有苦说不出。
  我说,下次走心,一定。
  宫胖子罗里吧嗦地说了二十分钟,终于开始收尾。她说,赶紧工作去吧,你看看你,又耽误了二十多分钟。
  我不敢多言,逃也似的离开了宫胖子的办公室。刚坐到位置上,检查了一下手机,手机上收到了好几条微信。
  消息都是李小白发来的。李小白,我名义上的男朋友,他给我发来的消息。

  他说,我回来了。
  李小白,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一个在我生命里第一次除了亲情之外让我走心的男人。
  我十七岁在网上认识李小白,一晃就是五年。
  毕业的时候,他告诉我,“来上海吧,我在这里等你。”于是,我傻傻地来到上海。
  他是个媒体工作者,飘忽不定。他的工作就是辗转在不同的月台,今天上海,明天广州,后天北京,似乎每天都在行程中。
  算算日子,我来到上海的一百八十多天,却只见了他三面。
  然而,五年我都能等了,一百八十多天见三面对我来说已是奢侈。
  我匆匆回复信息后,李小白说,林妹妹,你下班后,我到你公司楼下接你。
  我放下手机,白静娴从我身后探出脑袋。她笑着八卦,小溪,你的白马王子,他回来了。

  “嗯。”我重重点了点头,幸福的回答她,一丝惆怅却挂在了我的眉睫。
  我总告诉白静娴,李小白是我的白马王子,但他真的是我的白马王子吗?我总感觉,我抓不住他。
  每个女孩,都喜欢做梦,在梦里,灰姑娘穿上水晶鞋,参加了一个舞会,遇见了一个白马王子。
  我是幸运的,李小白那么优秀,那么体贴,那么温文尔雅,那么闪耀光芒。

  他的身上,馥郁的男士香水味道令人遐想。
  五点一刻,收拾完手里的一切,我冲下楼,我必须要冲下楼,因为电梯的下班高峰期,从大厦的22层抵达B2层,至少要用20分钟的时间。
  我从22层的安全通道往下跑,只因为李小白说,他已经在地下车库等我。我怕他等得着急,所以,我顾不得女孩子的体面。偏偏,行百里者半九十,我在下最后几层楼梯的时候崴住了脚。
  楼道里只有绿莹莹的安全指示灯光。我喊了一声,李——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