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楼兰姑娘 > 第4节

楼兰姑娘 第4节

    几分钟之后,火车来了,我向尤丽吐孜挥了挥手,一步三回头的走上了火车。在火车站维汉两族人民诧异、惊奇的目光里,我们没有拥抱,甚至也没有握手。
  火车徐徐驶出火车站,尤丽吐孜的倩影在库尔勒清晨的光影里渐渐远去。

  临别时的那一个回首,伊人梨花带雨,直教人惆怅恨别、心中百转千回。
  火车在天山下的戈壁大漠里蜿蜒前行,库尔勒也渐渐成了远方。
  我倚靠在车窗边吃着尤丽吐孜亲手做的馕和果酱,看着灰黄的戈壁和远方的雪山,想把这一切都铭刻在心里。想起尤丽吐孜,想起那个巴音布鲁克的夜晚,心中满满的都是不舍和感伤。
  傍晚时分,手机有好几个小时没收到任何短信和电话了,我的诺基亚N71手机一反常态的沉默了一下午。这时候我才发现,手机欠费停机了。
  大约半小时之后,手机忽然又响了起来,是中国移动发来的充值和开机短信。
  正在惊讶之间,尤丽吐孜打来了电话,她说她下午就发现我的手机停机了,她刚下班就去给我手机充值了,明天是周日她们休息一天,另外,明天是她的生日。
  我有点懊恼她没早点告诉我她生日就在明天。她连连说没有关系。
  我说我刚过了吐鲁番,下一站我在鄯善下车赶回库尔勒,明天陪你过生日。
  尤丽吐孜犹豫了一下,说:“你坐了十个小时火车到鄯善,再坐十个小时火车回库尔勒,太辛苦了。要么你在鄯善下车,从鄯善坐火车去乌鲁木齐只要3、4个小时,明天一早我从库尔勒坐飞机去乌鲁木齐,我们在乌鲁木齐汇合,去逛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
  我同意了她的方案。
  挂了尤丽吐孜电话之后,我马上打电话给甘肃玉门客户,因为临时有事,我需要把调试时间向后推迟了一天。客户应允。
  于是,2009年7月4日晚上,我提前在新疆鄯善站下了火车,没有出站买票,混上了一列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
  这么多年以来,我脑海里一直在想起那个傍晚的那个电话,那个把一切都改变了的电话。本来上苍已经垂怜和眷顾我们,让我的手机都停机了,可是我和尤丽吐孜还是一步一步的走了进去,走进了那个2009年7月5日的乌鲁木齐……
  日期:2018-08-14 10:40:17
  《再见,楼兰姑娘》3
  凌晨,火车渐渐驶入乌鲁木齐火车站,从遥远的内地过来的人们,历经40多个小时的火车旅程之后,都已经筋疲力尽。
  我拎着行李,很轻松愉快的走出乌鲁木齐站。
  路灯下,有很多出租车司机在揽客。夜幕下的乌鲁木齐,平静而安宁。出租车很快载着我到达乌鲁木齐天山区的一家酒店。
  这个晚上,我有些许激动,辗转难眠。

  清晨7点,由于时差的原因,乌鲁木齐的天还是蒙蒙亮,闹钟响起,我起床洗漱,准备赶往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接尤丽吐孜。
  而此刻,尤丽吐孜正坐在弟弟亚力坤的摩托车后面,一边赶往库尔勒机场,一边给我打电话。她可怜的弟弟已经连续两天被她早早叫起床当摩托车夫,尤丽吐孜说要给她弟弟从乌鲁木齐带一份礼物做补偿。我们在电话里哈哈大笑。
  8点整,尤丽吐孜乘坐的航班准点从库尔勒机场起飞,而我也在8点10分赶到地窝堡机场。
  8点40分,尤丽吐孜的南航班机准点到达。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尤丽吐孜蹦蹦跳跳的来到我面前。我们仿佛阔别重逢,互相打量着对方,惊喜,且感慨。
  今天的尤丽吐孜还是白色T恤、浅蓝色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球鞋,一副清纯可爱的女大学生模样。
  北京时间早上9点钟,周日的乌鲁木齐,时间还很早,我和尤丽吐孜商量了一下,打车前往市区红山公园附近,找了一个维族人开的伊斯兰餐厅坐了下来。
  乌鲁木齐的早晨,和内地城市一样,安静而慵懒,一个个舞刀的、打太极的大伯大妈,从红山公园里收工回家做早饭洗衣服。
  那一天的白天,尤丽吐孜和我像内地城市所有的男女一样约会,逛街、购物、吃饭、看电影,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上午11点,我和尤丽吐孜来到乌鲁木齐中山电子商城,尤丽吐孜要给她弟弟买一只MP3作为礼物。挑好MP3之后,维族老板很热情,打开电脑,里面有几千首MP3歌曲,让我们随便拷贝。尤丽吐孜挑选了一些维文歌曲和英文歌曲,其中有一首莎拉布莱曼的《斯卡布罗集市》,尤丽吐孜说这是她最爱的一首英文歌。尤丽吐孜问我有没有听过,我说我以前听这首歌的时候,只知道这首歌叫《月光女神》,尤丽吐孜吐吐舌头调皮的笑了。

  买好MP3之后,我和尤丽吐孜一人塞着一只耳塞听《斯卡布罗集市》,一遍又一遍。
  后来,我和尤丽吐孜坐157路公交车去乌鲁木齐友好商场,给她买了一只手表作为生日礼物,这只手表的表盘上有一只镂空的蝴蝶,精致而漂亮,尤丽吐孜很喜欢这个礼物,把这只手表拆开包装戴在了手上。造型别致的手表,戴在她白皙的手上,非常般配。
  在伊斯兰餐厅享用过美味的午餐后,尤丽吐孜说《变形金刚2》一周以前刚上映了,要不我们去看看吧。我欣然同意。午后的电影院,人并不多,我们捧着爆米花、喝着冰可乐看电影。

  每周在祖国上空飞来飞去的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电影了,其实我并不太喜欢这个类型的电影,《变形金刚1》我也没看过,但是尤丽吐孜特别喜欢。
  看完电影,已经北京时间下午5点了,这个时间相当于内地的下午3点钟。尤丽吐孜订了当天晚上11点多的最晚一班飞机回库尔勒,而我也买好了当天晚上10点多出发的火车票去甘肃。
  时间还早,我们按照原计划去逛二道桥附近的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
  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附近是维族人聚居区,置身其中,我仿佛来到了中亚的某个国家。

  尤丽吐孜像所有爱美的女孩子一样,在琳琅满目的服装店挑花了眼睛,而我,也像绝大多数男士一样,扮演着随从、拎包工和第三方评价机构的角色。
  最终,尤丽吐孜给爸爸妈妈弟弟妹妹和自己各买了一套衣服。
  时间到了将近下午8点,我们买好东西正准备离开。忽然有个维族大叔匆匆跑进来,对着周围几个准备收摊的维族店主喊了几句,那些维族店主就开始神色慌张的加紧收拾东西,匆忙关门打烊。
  我侧身问尤丽吐孜发生什么事情了,尤丽吐孜说外面聚集了很多维族人,还有很多是南疆来的维族人,可能要出事情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我们走出国际大巴扎,国际大巴扎外面已经聚集了上百个维族巴郎子,有几个无辜的路人被他们打翻在地上,血肉模糊,惨状不忍目睹。
  这些巴郎子忽然看到我这个汉人,一下子全部围了过来,这些人有的手中提着木棒,有的提着刀。在此之前,我见过最大的架势就是高中时,在家乡的小县城,两伙小混混在街头打群架。我节节后退,退到国际大巴扎的墙边,已经无路可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