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楼兰姑娘 > 第2节

楼兰姑娘 第2节

    我非常欣慰,也觉得特别轻松,工作这么多年,这么天资聪颖、互动这么默契的女孩很少见,而且是这么一个聪明的维族姑娘。

  接着就是周六,本来公司周六是要上班的,但是由于通知停电,所以放假了。
  一早醒来,我忽然接到尤丽吐孜的电话,她神秘兮兮的告诉我,她马上要过来接我,我有点奇怪,不知道她葫芦里卖什么药。
  十五分钟之后,尤丽吐孜来到我酒店楼下。我走下楼去,尤丽吐孜摇下车窗,甩了一下头,示意我上车。待我坐上车副驾驶座位,尤丽吐孜拿出两个豆沙粽子给我,我忽然记起来,2009年6月27日,端午节。
  尤丽吐孜提议我们带上化验室其他姑娘一起去200公里外的塔里木河和塔克拉玛干沙漠游玩,我欣然同意。

  上午11点,两对汉族小情侣、2个单身汉族姑娘、尤丽吐孜和我,准时出发。
  我们开着商务车在戈壁中的公路上飞驰,公路两边是雪白的盐碱地,途径中石油塔克拉玛干油田时,沙漠里一台台磕头机正在采油,我很是新奇。
  路边偶尔有大片大片的棉花蔬菜等农作物,都是采用滴灌装置进行灌溉。
  中午2点,我们终于到达轮台县塔里木河边的一个小镇轮南镇,这是一个维族小镇,打馕的维族乡亲,卖羊肉串的维族小伙,都很友好。和很多沙漠中的小镇一样,这个镇上也有很多卖滴灌带的店铺。
  我们在路边一个维族老乡的饭店吃了午饭,只有面和馕,对于一个南方汉族人来说,天天的面食有点为难我。
  吃过午饭之后,我们开车到塔里木河边,塔里木河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河,天山冰雪融化的水汇聚成河,由于沿途降水量很少但是蒸发量很大,塔里木河到达轮南镇之后,就基本断流了。塔里木河曾经是罗布泊的主要来水河流,由于塔里木河的中途断流,罗布泊也渐渐干涸消失。
  著名的塔里木河只有我老家一条小溪那么宽,在这个季节几乎完全断流,在一潭潭死水坑边,有人在用红柳枝做成的钓竿在钓鱼。水坑虽然很小,但是钓出来的鱼却很大,不断有人欢呼渔获。
  我们停留片刻之后,又驱车前往沙漠深处。
  这条沙漠公路横跨塔克拉玛干沙漠,从新疆巴音郭楞自治州的轮台县到另一端的和田地区的民丰县,全场566公里,在沙漠公路零公里纪念碑前,我们一行拍照留念,尤丽吐孜很开心很活跃,不断的要求我和每个姑娘合影,她说你是我们的姆艾力木,过几天你回去了,我们把和你的合影放在实验室里。
  汽车驶过沙漠公路,路基两边是很多骆驼刺之类的耐旱植物,一路有滴灌装置在给这些植物浇水。
  沙漠公路上车流很少,驾车向沙漠心脏地带行驶了大约30分钟后,尤丽吐孜把车停在路边,我们下车走到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塔克拉玛干沙漠大约有3个多浙江省面积那么大,是中国最大的沙漠。
  烈日之下,塔克拉玛干沙漠扑面而来的是滚烫的热风。我们行走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上,鞋子里很快就灌满了沙子。于是我们脱掉鞋子,在滚烫的沙子上奔跑、欢呼,沙漠里有各种白色的贝壳化石,这应该是几亿年沧海沙漠的证据,我们捡拾了很多小贝壳化石,从一个沙丘奔向另一个沙丘。
  我们在这片亿万年来可能从未有人踏足的沙漠里奔跑欢呼,尤丽吐孜跑到一个沙丘的顶部,高喊着对我说,老师,你不是想看我跳舞吗?我现在跳给你看。
  然后她打开手机音乐,伴随着舞曲,跳了一段欢快的新疆舞,我们其他人都围着沙丘,打着拍子为她伴舞。
  亿万年的沙漠,见证了我们这群年轻人的欢乐,这一天,真的很美好。翩翩起舞的尤丽吐孜,真的很美丽。(待续)
  日期:2018-08-14 10:37:46
  《再见,楼兰姑娘2》
  题记:多年以后,我独自驾车顺着当年的路线,从库尔勒到轮台,再从库车经独库公路前往巴音布鲁克,在当年那个草原毡房又住了一个晚上。
  在夕阳下的独库公路路标前,我想起尤丽吐孜温婉如和田玉的笑容;
  在巴音布鲁克大草原的满天星光里,我想起那个美丽的夜晚,还有尤丽吐孜唱的那首维语歌:星星在天上看着我,我一定能走出孤独的沙漠……
  回来吧,尤丽吐孜,带你去美丽的梦里江南……
  告别塔克拉玛干沙漠之后,我们意犹未尽,因为还有周日一天假期,我们改变回库尔勒的原计划,改为转向库车方向,经独库公路去巴音布鲁克。

  巴音布鲁克大草原是中国第二大草原,而去巴音布鲁克的独库公路号称是媲美美国66号公路的独库公路,独库公路是G217国道的其中一段,从北疆石油城独山子到南疆的库车,中途需要翻越天山。
  行走在独库公路上,一路的风景非常美丽,有山体被风蚀得宛如巨大的浮雕艺术品的盐水沟,有环险峻奇绝的高耸雪山和盘山公路,有碧波荡漾的高山湖泊大小龙池。
  随着汽车绕着盘山公路前进,海拔也越来越高,之前一直仰视着的皑皑雪山,在大龙池也慢慢变成了平视,雪山下云杉翠柏,绿草如茵。
  过了一个隧道之后,感觉汽车开始下坡,前面出现一片平坦开阔的草原,路边有一个路牌,显示到巴音布鲁克还有72公里。
  将近北京时间晚上十点,一轮红日渐渐沉入草原的地平线,我们把车停在路边,在草原上席地而坐,拿出在轮南镇买的馕饼和饮料矿泉水,开始简单的晚餐。
  草原上,远处有牧民的毡房点缀其间,牧场的炊烟袅袅升起,如梦如幻。
  尤丽吐孜对我说,巴音布鲁克一直是她最想来的地方,今天终于来了,和同事,还有姆艾力木你。
  夕阳的余晖下,穿着红色维族传统纱裙的尤丽吐孜红唇皓齿、明眸善睐,长长的睫毛在扑闪,我刹那间有了一丝恍惚,想起了惊艳绝世的楼兰美女。
  晚上十一点半,我们抵达巴音布鲁克,由于镇上的酒店满房,我们男女分开、分别住进了草原上的两座毡房里。
  入住后我收拾好自己,时间已经是北京时间凌晨12点半,我还是没有睡意,于是我走出毡房,坐在附近的草地上看星星。

  一轮上弦月挂在天边,朦胧的月光下,寂静的巴音布鲁克大草原美得像梦中的童话。
  大约五分钟之后,身后有脚步声。我转身一看,是尤丽吐孜。朦胧的月光下,尤丽吐孜穿着一件白色的维族纱裙,美丽而温婉,一如这巴音布鲁克的似水月光。
  尤丽吐孜走过来,盘腿坐在我身旁,对我说:我在毡房离看到你坐在这里。
  我点点头,我说我从来没有到过草原,今夜巴音布鲁克大草原清甜的空气、朦胧的月光,我不想辜负。
  尤丽吐孜说她也从来没有到过草原,除了去兰州读书的那4年,她从小一直生活在库尔勒郊外的村子里。
  尤丽吐孜回忆起她18岁那年,她独自一个人坐了30个小时的火车,第一次到兰州大学的情景,也回忆起在兰州大学的四年美好时光,还有兰州大学的恩师和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