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老公奇怪的爱好让我身心疲惫,真的想离婚了 > 第25节

老公奇怪的爱好让我身心疲惫,真的想离婚了 第25节

    日期:2017-11-06 11:46
  任平生带着助理回了大厅,他们在大厅里一呆就是几个小时。到午饭时间时,温岐本来想去喊他们吃饭,可任平生的脸色阴沉,温岐犹豫了一下,没敢喊。后面姚婶去喊,任平生说事情处理完再吃。
  温岐吃了午饭就回了房间,又等了半个多小时,任平生还是没有忙完,她想着睡会儿,兴许等她睡起来了,他就忙完了呢。
  温岐这一觉睡得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股蛮力一把把她从床上拎了起来。温岐睁开眼睛,眼前的任平生凶神恶煞。

  温岐的心缩紧,下意识告诉她,不好了,出事了。
  任平生狞笑着:“温岐,来,告诉我,你和杜致恒做了一些什么?”
  日期:2017-11-06 11:47
  温岐又看到了山下的那个任平生,那是暴戾,以折磨她为乐的任平生,她看着他,想说什么,但张着嘴,又说不出来。
  “说啊,你哑了吗?”他咆哮,“你不是要弄死我吗?不是已经在后山挖好了坑吗?你为什么不带我去呢?是不是看着我对你好了几天,你又不舍得让我去死了?但温岐,我告诉你,我们不会在这山上呆一辈子,那些过去也不会因为山上的这段时间消失而去。你现在没弄死我,下了山,我会让你悔断肠子。”
  他真的知道了,温岐惨笑,是啊,她是心软了,她不舍得了。
  “我让你说话。”他掐她的下巴。
  “我没有害死萌萌,可你却杀了我两个孩子,还害死笑笑。任平生,这两年多来,你折磨我,羞辱我,是你一步一步逼着我走到绝境,你是逼得我想杀了你。”温岐的声音颤得厉害。
  任平生看着她,仿佛要将她看一个窟窿出来。
  日期:2017-11-06 11:47
  “我逼你的?”任平生一字一顿,他将她推到床上,“从现在开始,你给我呆在这房间里,哪里也不准去。”他说完就往房间外走去,房门关上,在外面落了锁。
  温岐呆怔着,是她心太软,她活该。
  当天晚上八点多,温岐坐在房间的床上发呆,屋角传来摩托车响的声音,一开始听着是一辆车的声音,但声音不绝的,像是来了好多辆车子。温岐从床上爬起来,她趴到窗户上,隔着木栏条,只能看到有车灯在夜色中闪烁着。

  温岐心里不安起来,这一整天任平生都没有进房来,她黄昏时想出去走走,房门被打了反锁。晚饭是姚婶送来的,隔着窗户递给她。温岐想和她说几句话,但姚婶红着眼睛,只是摇了摇头就走了。
  日期:2017-11-06 11:47
  “吱呀。”房门打开,温岐猛地回头。
  “丢进去。”任平生的声音落下,绑得结实的杜致恒先被推了进来,然后是披头散发脸肿得老高的易佳,接着是两个年轻的黑衣男人,最后任平生才走了进来。
  “好了,现在大家齐聚一堂了,有什么话,大家坐下来说一说,聊一聊,把账都清一清。”任平生笑眯眯的,他走到床旁,拖了把椅子坐到了房门口。
  温岐看着地上的两个人,她感觉手脚发凉。
  “杜律师,你先来吧。把你怎么在我车上动的手脚说清楚,把你和怂恿温岐的过程再说一遍给我听听。当然了,你最好把你对我父母的诋毁也解释清楚。”任平生拍了拍裤腿上的灰尘,慢条斯理的说道。

  日期:2017-11-06 11:48
  “任平生,你这是绑架,你绑架我,我可以告你的,你别无法无天。”杜致恒嚎叫着。
  “没错啊,我这就是绑架啊,我没说不是啊。至于你说我无法无天……”任平生轻蔑地一笑,“不好意思,现在在这A城,我就是法律。谁让我爸的学生又官升一级呢,他现在直管A城。而且很不幸啊,你爸还不小心出事了,这以后,你唯一的靠山就没有喽。没有靠山,你这律师怕也不太好做啊。”
  “我就知道,全都是你搞的鬼,任平生,你这个小人,你就是个小人。”杜致恒大吼大叫。
  日期:2017-11-08 09:15
  “啧啧,别这么气急败坏嘛。我早就和你说过了,作为律师,你要知道,凡事要讲究证据,没有证据,你那就毁谤我,我也可以告你的。”任平生心平气和地反驳。

  杜致恒呼呼喘着粗气,气得根本说不出来话了。
  “上次温岐下山,是你去接的她,是你把她安排到酒店。你带她去见她母亲和姐姐,然后又送她来找我。杜致恒,你为了将她对我的恨激发到极点。你让人在我的车上动手机,导致笑笑死亡,那个下手的人现在在牢里呆着呢,光是这一点,就够喝一壶的了。还有,你买通白管家,给温岐寄DV,在我家卧室里装双面镜。杜律师,请问,依法,你该判几年啊?”任平生起了身走到杜致恒面前,他伸手拍打着杜致恒的脸。

  “你,你……”杜致恒害怕了,他的嘴唇翕动着,字不成句。
  日期:2017-11-08 09:15
  “你诋毁我父母,散发各种谣言,说我父亲和你母亲之间存在不正当的关系,说你母亲临死前接到的电话是我母亲打的,说我父母害死了你的母亲。实际呢?”任平生拿掉他鼻梁上的眼镜,“事实是什么呢?来,说给我听听事实是什么?”

  杜致恒的眼神闪烁着,他不说话。
  “来,易佳,你来帮他说吧。”任平生抓过易佳的头,把她拖了过来。
  “阿生哥哥。”易佳怕得直抖,前几天,任平生的助理找到她,说任平生要见她,她跟着去了,随后就被关起来了。天天都有人来逼她回答一些问题,一开始,她还想耍些小花招,几顿暴打后,她老老实实的把底全掏了。
  日期:2017-11-08 09:16

  “我不是你哥哥,别喊我,现在你帮杜律师说一说他母亲做过的那些龌龊事儿,他不是什么都跟你说了嘛,你还给他出主意了呢。”任平生微笑着。
  易佳看着杜致恒,那两个黑衣男人咳了一声,易佳差点没跳起来。
  “杜律师说,他说,任伯父和他母亲有奸情,他们暗中相好,说他母亲为了任伯父离婚,但任伯父辜负了他父亲。还说,任伯父指使任伯母去迫害他的母亲,把她母亲活活气死了。他,他,母亲死之前留下了一个保险柜,那个柜子里有个雕像,是任伯父和他母亲交媾的情景。”易佳说不下去了。
  “闭嘴,给我闭嘴。”杜致恒挣扎着大喊。
  日期:2017-11-08 09:16

  “你不让她说啊,那我来说,我和我父亲对质过了。所谓的你母亲和我父亲有奸情,全都是你臆想出来的。真相是,我父亲是你母亲的初恋。这么多年来,是你母亲一直在苦苦纠缠我父亲,还有,她临死前接到的电话,是你父亲打的。追究起来,是你父亲把你母亲活活气死的。”任平生起身,他朝黑衣男人打了个手势,黑衣男人出了门,很快拿着个文件袋回来。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这些证据,看看你这一年多来像个疯子一样臆想,又没有能力查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杜致恒,你真是侮辱了律师这两个字。”任平生从文件袋里拿出了一大堆的纸,然后摔到了杜致恒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