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老公奇怪的爱好让我身心疲惫,真的想离婚了 > 第24节

老公奇怪的爱好让我身心疲惫,真的想离婚了 第24节

    任平生听她语气里带着委屈,便道:“我提前给自己休年假。”
  “哦。”温岐应了一声。
  日期:2017-11-03 10:12

  任平生陪着温岐在山上住了下来,温岐始终怏怏不乐。任平生原本想带温岐出国散心,但温岐不肯下山,他想着难得与世隔绝的过日子,于是他也便由着她。
  没有网络的山上,生活回到了本来的模样。任平生向老姚夫妇要了一块地,然后他带着温岐种地,不过他不种菜,他专门到周围的山上挖野花回来种。
  任平生上山三天后,那块地上已经种满了野花,他每天细心地给它们浇水。这是温岐从来没有见过的任平生,他那么专心的栽种每一株野花。
  温岐蹲在田埂上,她本来想装作无动于衷,可他在花丛朝她笑。他笑的时候并不多,因此尤显珍贵。她看着他的笑,慌忙就移开了视线,即使她恨他入了骨,面对他的笑,她还是情不自禁的就沦陷了。
  “没想到我种地也有天赋,哪天我退休了,我们就到这山上来避居吧。”他拍了拍手上的泥,走到她旁边随便就坐了下来。
  日期:2017-11-03 10:12
  温岐看了他一眼,他身上那套衣服,好几万块,他就这么坐着。
  任平生抬起满是泥巴的手,在她脸上捏了一下:“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温岐收回视线,低声道:“不知道哪一个你才是真的你?”

  “是你把我想得太复杂。”他揽住她的肩膀。
  她迟疑了一下才靠到他肩上,夕阳落在他们的背上,她和他的影子拉得很长。温岐的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那些画面混乱交织,她忍不住低声道:“阿生,如果当初我没有出现在动物园的蟒蛇区,如果萌萌没有死,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交集对不对?”
  任平生的表情滞了一下,随即他拿掉了揽着她肩膀的手:“温岐,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日期:2017-11-06 11:44
  温岐被他一甩,立刻坐直了身体。她看到他的表情又变得冰冷了,此刻的温情,果然只是虚幻出来的场景而已。
  温岐怅然地笑了一下,然后低下了头。是啊,这个世界最扯蛋的两个字就是如果了。如果有如果,如果没有如果……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我只能保证,有些记忆,我会放到心底不再去触碰。”山风阵阵,任平生沉默半晌后说。

  “如果我当年勇敢一点……”温岐又说。
  “闭嘴。”任平生狠狠地打断他,这个该***人,偏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偏要找不痛快。
  “对不起。”温岐起了身,她往田埂旁边的小径走去。顺着长满狗尾巴草的山路,她往前走着。远处山头上的夕阳,红得像血。
  这一天后,温岐和任平生都有了默契,绝口不提山下的任何事情。

  日期:2017-11-06 11:45
  去后山的事情,温岐拖了一天又一天。任平生正儿八经的休起了假,在这与世隔绝的山上,温岐和任平生也和老姚夫妇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日子简单美好得仿佛做梦,温岐有时候不得不掐一把大腿,以此来区别到底是真实还是做梦。
  他们在山上住了半个月后,任平生黑了一大圈,他种的那一畦野花已经长得郁郁葱葱了。
  温岐问了他一次,问他种花干嘛?
  任平生说,想种就种,需要理由吗?
  温岐呆了呆,也是,任平生做事需要理由吗?从来就不需要啊。
  隔了两天,任平生起了个大早,温岐还在睡梦中。他匆匆的跑到了后山,清晨的山间,那畦花随着微风摆动,任平生弯下腰开始采花。
  日期:2017-11-06 11:45
  任平生起床时,温岐就醒了,最近这几天,她失眠得厉害。理智一遍一遍地告诉她,不能再拖下去了,再拖,万一杜致恒那边出了问题,她还没下手就要被任平生打死。可她的心总不听使唤,山上的任平生温和,细致,对她有耐心。她有时候觉得很心酸,为什么在走入这样的绝境后,他才开始尝试对她好?
  温岐的泪水漫过眼角,她是如此的痛恨命运的残酷。恍惚中,她听到房门轻轻打开,晨色中,有个男人捧着花轻轻地走了进来,温岐有点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那是捧着花的任平生啊,她从来也不敢想像的情景,她惊得缩进被窝里,扯着被角胡乱地擦干了眼泪。
  “醒了?”任平生捧着花走到床边,“还挺好看的吧?”他也不肯说个送字,直接坐了下来,然后把那束花送到了她眼前。
  “送我?”温岐一骨碌坐起来,问话时,她被口水呛了一下。
  日期:2017-11-06 11:45
  “不然呢?我种那么多花来煲汤喝吗?”他看温岐一副呆呆傻傻毫无反应的样子,便没好气的把花塞到她的怀里一塞,“你是不是不想要,那我拿去扔了。”这样赌气的任平生也是新鲜的。
  “我要。”温岐抱紧花束,低下头,她闻了闻还带着露水的花瓣。这段时间,他每天呆在地上,浇水除草施肥,跟照顾宠物一样照顾那些花朵,原来他是为了送给自己。温岐抬头看他,对上他的眼神后,她的心“咯噔”一下,他又想**她了吗?
  “我去洗脸。”任平生看着温岐眼中涌起了一层雾气,怕她要说肉麻的话,他立刻起了身。
  温岐将脑海中那些烦人的影像赶走,她告诉自己:温岐,此时此刻,你感受到了他的在意,这就够了。至于那些残破的真相,先放在一旁吧。只要一小会儿就好,只要拥有了这一小会儿,叫她死也是甘愿的。

  日期:2017-11-06 11:46
  温岐知道任平生在山上呆的时日不会多了,她把每一天都当最后一天过。这两年多来,她从来不敢在他面前放肆。因为这与世隔绝的日子,她终于如愿做了一回自己。
  任平生原先以为温岐除了哭泣和惊恐,再也做不出别的生动表情。可在这山上,温岐快乐得像一个精灵,她顽皮,爱笑。聪明,反应极快。
  夜里,他们躺在床上,放下蚊帐,透过开启的窗户看着清冷的月色洒在窗檐上。他们都不说话,温岐就那么紧紧的偎在他的怀里,他搂着她,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拍她的后背,就像哄婴儿那样,然后温岐总是在他的安抚下沉沉睡去。

  如果这个世间有如果,那该多好啊。那些无法释怀的过世,那些到不了的未来,统统都不要去想。只有此刻,就好了。
  日期:2017-11-06 11:46
  任平生听着温岐均匀的呼吸,他默默地叹气。活了三十多年,他的生活从来都是有计划有安排的,几点起床,几点出门,今天有几个会议,明天要见几个客户,一切都有条不紊。连他自己都不能相信,他能这样疯狂地任性一把,关了手机在这山上过一段世外桃源的日子。然而,他心里多么清楚,这世外桃源的好日子总是要到头的。
  他上山第二十天时,他的助理找来了,那个毕业于英国名校的高材生背着一大摞文件上了山。

  面对卷着裤腿做农民的任平生,助理欲哭无泪。
  温岐看着助理,脸上的表情微微凝滞。她看了看任平生,然后起了身往屋后的竹林走去。姚婶养的那群小鸡崽跟着老母鸡叽叽喳喳的到处觅食,温岐靠着高大的竹子出神地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