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老公奇怪的爱好让我身心疲惫,真的想离婚了 > 第23节

老公奇怪的爱好让我身心疲惫,真的想离婚了 第23节

    日期:2017-11-03 10:10
  易佳气得就要扇她,温岐稳稳地抓住了她手,这大半月在山上放养,她力气倒是大了很多。
  “我告诉你,除非我能抓着我老公的现场,否则,我只相信他。还有,易佳,我警告你,趁早离我老公远一点,否则下次我打死你。”温岐狠狠地推她一把,易佳踉跄着跌坐到沙发上。
  温岐要走时,易佳爬起朝她扑过去,温岐早有准备,一个侧身,她用力推了她一把,易佳又跌到沙发上。温岐一个箭步跨过去,然后单膝跪压到她的背上,抓住易佳的头发,她用力揪了一下。
  “你那次开车是想撞死我吧,这账,我一直想跟你算来着,索性今天就算清。”温岐说着扇了她一耳光,她要反抗时,温岐再扇了她一耳光。

  两耳光扇完,易佳懵了,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离我老公远点。”温岐一字一句。
  易佳恨恨的盯着她看。
  日期:2017-11-03 10:10
  温岐这才丢下她,起了身她往电梯口走去,上了楼,她进了房间,锁上了门,她靠在门后,她深深地吸气,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打人。虽然易佳该死,但她还是心跳得厉害。
  这两耳光之后,易佳一定会疯狂的反扑,那是温岐需要的。
  温岐沉着气等着,任平生还是每天半夜三更的回到酒店,她总是装睡着了。
  等了三天,酒店房间的电话响了,午后时分。温岐正准备午睡,电话响得有些突兀。她吓了一跳,然后走到床边接起了电话。
  “温**,你过来吧,8806房间。”易佳说完就挂了。
  温岐笑了,易佳果然上钩了,想来这几天她忙得不得了。既要查清楚她和任平生住在哪一个房间,还要想办法设计任平生去她的房间,还得把她喊去看现场。
  温岐立刻拿出了抽屉里的钱包,在门口换了鞋,她往同一层的8806房间跑去。
  日期:2017-11-03 10:10
  温岐冲了进去,宽大的床上,任平生赤身裸体地瘫在那里一脸痛苦的样子,易佳骑在他的身上,看起来任平生应该是被下药了,不知道易佳使了什么损招能让任平生就范。

  “你们……”温岐尖叫起来,然后她冲过去,抓过床头柜上的东西劈头盖脸就朝床上的打去。
  任平生困难地睁开了眼睛,看到愤怒尖叫的温岐后,他麻木的神经跳动起来。他是要回来午睡的,到了酒店下了车,易佳就喊他。他和她聊了几句,感觉后脖子一阵发麻,醒来他就躺在这床上了。他眼中升起寒意,易佳竟然暗算他。
  温岐胡乱的砸了一通东西,易佳光着身子被逼得躲进了厕所将门反锁上了。
  “温岐。”任平生探手拿过了床边的丨内丨裤往身上套。
  温岐惨笑着:“阿生,看来,易佳的功夫确实比我好。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们吧。”温岐说着,转身就往房间外跑去。
  “温岐。”任平生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易佳听到温岐跑出去,她从厕所里伸出了头,看到任平生,她又甩上了门。

  日期:2017-11-03 10:11
  “易佳,你等着。”任平生追到厕所旁边,抬脚狠狠的踹了一脚门。踹完后,他一软,跌到地上。
  易佳吓得差点没蹦起来。
  任平生凭着顽强的意志力追到了楼下,但还是慢了一步,温岐已经上了出租车。站在台阶上,任平生感觉自己要站不住了,他只能先记下了车牌。
  温岐从车窗里看到了她的动作,知道他一定会找到自己,她收回视线,让司机开了车。路上,她拿出了杜致恒给她准备好的手机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很快,杜致恒回了短信,他说,知道了。接到短信后,温岐就关掉了手机,然后在出租车经过一座大桥时,她把手机从车窗里扔了出去。
  黄昏的时候,温岐回到老姚住的山上。老姚夫妇对于她的再次到来,很是高兴。
  温岐又在山上住下来了,她什么也没有和老姚夫妇说,只是当着他们夫妻的面不时的抹眼泪。老姚夫妇问得狠了,她才说和任平生吵了架。老姚夫妻百般安慰她,然后每天变着法子给她捕捉野味。
  日期:2017-11-03 10:11
  温岐终日郁郁,现在连山上也不去了。姚婶总是劝她要多出去走走,于是,温岐上山的第三天,她一个人偷偷去了离老姚家两座山头的一座老林里,在那里,她看到了那个巨大的捕猎坑。坑已经挖得差不多了,但还没有完工。温岐悄悄的离开了,又隔了一天去,那个坑已经看不见了。浓密的树林,厚厚的落叶,平常人根本看不出来那里有捕猎坑,但一脚步踏上去,坑里密密麻麻的竹尖就会将人刺成肉串。杜致恒让人做了记号,她没有再往前。

  也许过不了几天,任平生就会掉入这个坑里,温岐打了个冷战。

  又过了三天,任平生来了。他这段时间把棘手的事情处理了个七七八八,易佳被他整得很惨,她交代了她和杜致恒之间确实有勾结。可恨的是杜致恒是个律师,他反侦查的能力一流。任平生暂时还没能抓住能致他命的把柄,不过,他还是发现了,杜致恒私下去找过温岐,更具体的情况,他还在进一步的核查中。
  日期:2017-11-03 10:11
  老姚去接任平生时,就把温岐这段时间情绪特别低落,还总哭的事情告诉了任平生。任平生表面没说什么,但想像着温岐每天以泪洗面,他的心情也跟着阴郁起来。
  任平进房间的时候,温岐刚刚午睡醒来。
  温岐看了他一眼,然后收回视线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我和易佳之间,不是你想的那样。”任平生困难地解释,他最恨解释了,更何况那天的情形温岐也看到了,他和易佳确实负距离了,就算他是被设计的,解释起来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温岐不想理他,何必解释呢?她相信,这一次是易佳设计了任平生,那这一次之外呢?他又如何解释?他在夜总会里看那种淫靡的表演,他能清白吗?温岐暗自冷笑。
  任平生看她始终不说话,便也沉默下来。

  温岐翻了个身,看着墙壁。
  “你爱信不信。”任平生来了气,冷哼一声起了身就出了房间。
  日期:2017-11-03 10:11
  温岐听着他的脚步声出了房间,她有点担心起来,任平生会不会就这样下山了?如果他下山了,那她的计划不是要落空了吗?想到这里,她赶紧翻身起了床,跑到门边,她用力拉开门,任平生刚好要折回房间来上了个厕所。温岐猛一拉门,他的手落了个空,重心不稳下,他撞到了温岐的肩上。
  温岐被他撞得连退了几步,眼见着她就要后仰着摔个大马趴了,任平生反应极快,一个箭步上前,他用力拽紧了她。
  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温岐听见任平生的心脏砰砰跳得厉害。
  “对不起。”任平生鬼使神差般的向她道歉。
  温岐推了推他。
  “我陪你在这住一段时间,好不好?”他低哑着声音,极温柔。
  温岐暗喜,但不敢立刻表现出来,默了片刻才说:“你不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