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老公奇怪的爱好让我身心疲惫,真的想离婚了 > 第5节

老公奇怪的爱好让我身心疲惫,真的想离婚了 第5节

    “去床上。”她用力顶住他,这里太小了。
  他压根不理她,他托住她的后脑勺,俯头咬住她胸前的小嫣红。他咬的力道太大,温岐痛呼出声,任平生便松开了咬合得很紧的牙齿,改成轻轻的吸吮,腾出另一只手在她另一颗小葡萄上轻轻揉捏着。
  日期:2017-10-11 16:56

  温岐毕竟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在他的挑逗下,她浑身燥热起来。双手也不由伸进了他的衣服里,他的皮肤很紧实,一丁点儿赘肉都没有。
  他却捉住她的手,然后一把扯掉她的裤子,温岐全身上下就只剩了一条黑色的三角内内。任平生邪魅一笑,他伸出手指,然后将那条小内内勾了下去。
  即使不是第一次和任平生云雨,但在白天被他这样看着,她还是羞得不知道把脸往哪放。
  日期:2017-10-11 16:57
  “想不想?”他将她勾到怀里,吻着她的耳垂,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她娇喘连连,嘴里含糊不清的发出一些声音。冷不丁的,她感觉到他的手指长驱而入了。那带着微痛的快感令她的身体弓起来,她的喘息声更重。
  他的手指在她的体内温柔的辗转着,她的双手急切的摸索着,隔着他的西装裤,她摸了他鼓起的巨大。
  他再次抓住了她的手,抱起她,他走到了他们的大床上,将她放到床上,他的动作更加肆意起来,但他不准她摸他,最后更是干脆的将她的双手压到了她的脖子后。
  日期:2017-10-11 16:57
  “想要吗?”他低沉地问她。

  “想。”她说出这个字时觉得自己真是不知羞耻,可此时此刻,她迫切地需要他挺身而入,她需要他的抚慰来填补她身体的空虚。
  任平生看着潮红的脸,知道他的手指再翻转几圈,她就能达到顶点了。他突然就抽出了手指,有液体从他指尖滴落,这个放荡的女人。
  他扯过纸巾擦了擦手,然后将纸巾抛到她的脸上:“贱。”他嘲弄地看她。
  温岐愣愣的。
  “快化妆,半个小时后我们出发。”他说完起身,很快房门传来关上的声音。
  日期:2017-10-11 16:58
  温岐从迷情中惊醒过来,抱着灼热难耐的身体,她觉得自己真的****。不是对他心寒了吗?不是死意已决么?为什么她的身体还是这么诚实的迎接他?什么要被他这样的羞辱?
  她挣扎着从床上起来,然后进了厕所,打开水龙头将水温调低,好一会儿才将自己里的燥热压了下去。擦干身体后,她出了厕所,然后再一次坐到了化妆台前。
  她化好妆,穿着小礼服下了楼。

  日期:2017-10-11 16:59
  任平生坐在大厅的沙发里接电话,接得专注,连她下楼了都没有发现。
  温岐看到他在笑,他从没对她笑过。
  这一夜,她还是那个木头美人,站在他的身边不停的笑着。他始终牵着她的手,给她拿她喜欢吃的水果和小点心,他还在晚会拍了一套昂贵的珠宝送给她。

  她看到宴会厅里,女人们艳羡的目光。
  这A城,若说任平生宠妻第二,没人敢占第一。
  日期:2017-10-11 17:00
  晚会终于结束,温岐笑得下巴都要脱臼了,当着众人的面,他说太太不习惯穿高跟鞋,这么长时间的站立,她吃不消了,于是,他抱着她往外走。
  温岐看着冷峻的侧脸,她感叹他精湛的演技,她若有他十分之一的演技,她也不至于活得这么痛苦吧。
  “阿生哥哥,我搭你的车一起回去,好不好?”一个穿白色小礼服的女人匆匆跑到他们的车边,那是任平生的一个表妹,名叫易佳。虽说是表妹,但有没有血缘关系却很难说。

  日期:2017-10-11 17:00
  像任家这样的大家族,别说稍微能扯上一点关系,就算完全没有关系,也能硬掰扯点关系往上靠,树大好乘凉啊。
  任平生本来想吩咐司机直接走,但瞥眼间,他看就到温岐那似笑非笑的脸。他心里的火腾一下子就上来了,他推开了车门让易佳上了车。
  易佳内心狂喜,拎着裙子就挤坐到了任平生身边。所有人都在嫉妒温岐的好命,但她看出来了,任平生根本就是演给众人看的,他对温岐根本没有感情。易佳觉得自己有机会,所以,她要试试。
  日期:2017-10-11 17:01
  一路上,易佳拼命的找话题,不停的朝任平生抛着媚眼,任平生也乐得配合的,两个人旁若无人的调着情。

  温岐抿着嘴,双手死死的攥紧了裙,任平生究竟要欺她到怎样的地步?
  “停车。”任平生突然喊了一声,易佳和温岐都吓了一跳,两个人同时看向坐在中间的任平生。
  车子靠着路边停了一下来。
  日期:2017-10-11 17:01
  “你去副驾位。”任平生说着就探身过来,推开温岐这边的车门,他一把就将她推下了后座。
  温岐摔到地上,手掌擦到马路上,钻心的痛。她懵一会儿后爬起来,这是一个好机会,她要逃。可她才站起来,司机下了车,他扶住了她,说是扶,根本就是拽,司机把她拽上了副驾位,还给她扣上了安全带。
  日期:2017-10-11 17:01

  后座的两个人已经靠得很近了,易佳就像没长骨头一样,整个人瘫在任平生的怀中。任平生挑逗着她,那女人十分主动,当着司机和温岐面就急不可耐的拉开了任平生裤子上的拉链,然后掏出他的家伙俯头就口了起来。
  任生闷哼了一声。
  “够了。”副驾位的温岐怒吼,她朝方向盘扑了过去,“给我停车停车,我要下去。”
  日期:2017-10-11 17:02
  司机被吓得踩了一脚刹车,惯性下,易佳摔到了后座的地垫上。温岐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然后推开车门跨了下去,踩着高跟鞋,她在夜色中一路狂奔。
  温岐觉得她的胸口要爆炸了,这两年来,任平生虐她欺她还同意摘除她的子宫,现在他还当着她的面和别的女人亲热。
  他不是恨她害死了萌萌吗?行,那就一命换一命,这样可以了吗?

  她往马路中间跑,远处,有一束光打来,那是一辆急速驶来的汽车。温岐迎着车跑,她带着飞蛾扑火的决绝往前飞奔。
  日期:2017-10-11 17:02
  只要轻轻一撞,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所有的爱和恨都可以结束了。
  她想到一切都可以结束脸上便露出了甘之如饴的笑容。
  “滋。”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尖叫声,追在后面的任平生只觉得手脚冰凉,他的心脏要跳出喉咙口了,他感觉自己这辈子从没跑这么快过,在温岐要撞上车子前,他冲上去将她紧紧拽住了。
  “放开我。”温岐拼命的挣扎。
  日期:2017-10-11 17:03
  他劈头盖脸的打她,她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然后,他就像拖一条小狗一样将她拖回了车上。他把她摔到了后座,易佳已经不在车上了。
  “滚。”任平生对站在车旁发抖的司机喊。
  司机哆嗦了一下,默默的往路边上走去。
  任平生把温岐的小礼服扯掉了,然后又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