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老公奇怪的爱好让我身心疲惫,真的想离婚了 > 第4节

老公奇怪的爱好让我身心疲惫,真的想离婚了 第4节

    任平生,如果我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那么,那我绝不会再活下去,我死后,一定会变成厉鬼日日夜夜的缠着你,让你也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温岐在心中起了最恶毒的誓言。
  医疗室里的手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温岐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
  日期:2017-10-11 16:49
  “砰。”一声巨响,睡梦中的温岐惊了一下,但药物的作用太厉害,她睁不开眼睛。她看不到那个男人猩红的双眸,看不到那个男人狂怒的摧毁医疗室里的一切,她也听不到他大喊陆医生。
  温岐再醒过来时,已经是午后时分了。她睁开眼睛,有些茫然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这是她和任平生的房间。

  日期:2017-10-11 16:50
  床边的输液架上挂着输液袋,手术已经结束了?她动了一下,腹部传来隐隐的痛。她的子宫被摘掉了……她呜咽出声,想要伸手摸摸腹部,想要抬动手才发现,她的双手都被绑在床的两边。她又蹬了蹬脚,脚也被绑上了。
  “少奶奶,你醒啦?”芳芳房门口跑进来,见温岐在动,赶紧跑了过来。
  “我的手和脚……”她又挣扎了一下。
  “先生说,不能让你乱动。”芳芳嗫嗫道。
  日期:2017-10-11 16:50
  当时被他们当场拍下来的照片,就是这些照片把我坑惨了。
  加密了,回复222,就能看!
  看不多的,多回复几遍222,肯定能看的!
  日期:2017-10-11 16:51

  温岐惨笑,任平生还真是想得周到,他大概也是担心她会寻死吧。他还没折磨够她呢,怎么能那么轻易的就放过了她?
  罢了罢了,忍着吧,他总不能这样绑着她一辈子,只要松绑,那么她就有机会死。
  黄昏时分,任平生上了楼,他西装革履,看起来像是从谈判桌上刚下来一般。他面无表情地站在温岐的床边,双眸黑得望不见底,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日期:2017-10-11 16:51
  温岐不看他,从她听到梁医生说摘除子宫是任平生的意思那一刻起,她就寒了心。高门大宅,不过是一座葬她的坟墓而已。
  “饿吗?”任平生站了许久后终于开口说了话。
  “不饿。”温岐本来也想平静的回答他,但她的泪腺好像突然失控了一般。那两个字出口,两行眼泪便顺着她的眼角潸然而下。
  “哭什么?”他皱眉,烦躁道:“我说过很多次了,不要在我面前哭。”
  日期:2017-10-11 16:52

  温岐当然知道他讨厌眼泪,可她控制不住,转过头,她看着墙壁,拼了命的压抑自己的情绪。泪腺偏要和她作对,流得没完没了的。
  “那你哭个够吧。”任平生冷冷地说了一声后转身出了房间。
  任平生这一走,有半月未归,温岐的伤口早就痊愈了。但她身边时时刻刻都跟着两个黑衣女人,就连她去上厕所,那两个女人都将门半开,就怕温岐会凭空消失了。
  这两年来,任平生把她折磨得狠了时,总会缓一段时间,等她重新活过来,然后折磨又周而复始。
  日期:2017-10-11 16:52
  温岐开始计划身后事了,她要去看看她妈,她想把她偷偷存的十万给她妈。有了这十万,她妈的日子应该会好过一点。自打她家破产后,她爸就酗酒成性,喝多了就打她妈妈,骂她没用,温家不能从温岐这里讨到半点好处。她的亲姐姐更是极度厌恶她,因为姐姐嫁了个工薪族,手里缺钱时曾经向温岐借钱买房,结果被任平生知道,任平生把温岐带回了家中,直到温岐姐姐房子装修完,她都没能有机会去一趟姐姐家。

  日期:2017-10-11 16:53
  现在温岐偶尔回家一趟,只要任平生转个身,谁都要逮着机会都骂她一句白眼狼,骂她攀了高枝儿就忘了本。
  她想她还得去看看她姑姑,要不是姑姑费尽心思,她和任平生的婚事根本就成不了。这两年来,姑姑隔三差五打电话来教她各种妩媚之法,要她牢牢奴住任平生。她曾经有一次回去看姑姑,流露出想离婚的想法,那天,姑姑拿戒尺将她后背抽得鲜血淋淋,以后她只字不敢再提起。
  日期:2017-10-11 16:53
  看过她们后,她就安心的去了。
  任平生回家来了,芳芳跑上楼告诉她。
  温岐努力地捏了捏自己的脸,然后对着镜子露出了一丝笑容。她准备起身出房间时,她听到楼梯口传来的脚步声,那是任平生走路的声音,她不由自主的就紧张起来了,后背绷得笔直的。
  “任先生。”两个黑衣女人整齐划一的喊道。
  “下去吧。”任平生挥了挥手,两个女人迅速地出了房间。
  日期:2017-10-11 16:54

  “回,回来了。”她起了身,结结巴巴地喊他。
  任平生看了她一眼,然后他脱了身上的外套挂到置衣架上。
  “晚上有应酬,你一起去。”他语气淡淡,说完就进了厕所。
  温岐捏着手心,他明明说她上不了台面,可是有应酬他却总喜欢带她去。每次她都像个木偶一样,一句话说不上,倒是脸笑得僵硬难耐。

  他说要去,那就去吧,说不定他高兴,他就准她回去看她妈妈了。
  日期:2017-10-11 16:54
  她重新坐下来,对着镜子开始梳头发,化妆。毫无预防的,任平生的脸出现在了镜子里,温岐吓得梳子掉到了地上。
  任平生弯腰从地上捡了起来:“我是鬼吗?你那么害怕干嘛?”
  她想说被他吓到了,但她不想和他说。

  他拿着梳子,温柔地帮她梳起了头发。她的头发很长,也长柔软。他听说头发软的人,心肠也软。任平生用力拽了一下她的头发,硬生生地将脑海中那个想法赶了出去。
  日期:2017-10-11 16:55
  “好痛。”温岐叫了一声。
  任平生一声不吭,继续帮她梳着头发。十来分钟后,他就帮她绑好一个公主辫的造型,那是萌萌最喜欢的发型。

  温岐站起了身,她抿了抿唇,鼓起勇气想和他说她明天想回去看看她妈家。可迎上任平生的目光,她却吓得退了一步,她身后是椅子,她这一退差点站不稳。
  任平生下意识就伸过去后,他拽住了她,然后死死地盯着她。今天他是怎么了?怎么总是想到萌萌,想到萌萌,眼前这个女人就会提醒他,她就是杀萌萌的凶手。
  日期:2017-10-11 16:55
  “阿生。”温岐不安的喊他。
  任平生看着她,她眼中透着不安,她对他的怕已经烙进了骨子里。这么个女人,为了她,他不惜和他父母翻脸,他为什么要为了她付出那么多?
  他狠狠地将她搂到怀中,然后俯下头去吻她。他吻得用力,仿佛秋风扫落叶,温岐吓得本能地抓住了他后背的衣服。
  他伸手探进她宽大的家居服里,粗暴地揉捏着她的双峰。温岐痛得要叫,他的舌头灵活地缠住她的舌头。
  日期:2017-10-11 16:56
  痛楚着夹带着丝丝快感。
  “稀里哗啦”的声响中,化妆台上的瓶瓶罐罐掉了一地。温岐身上的衣服被他用力撕开了,她被他压在小小的梳妆台上。